跳至正文

上海带头高喊“习近平下台”的青年,后来怎样了?

他振臂高呼,带领群众喊出了“习近平下台”。现在的他,人在何方?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编译 经济学人

第一次振臂,他紧张到不行。接著,他握拳举向天空并高喊,“共产党?”群众呼应他,“下台!”

他再次高喊“习近平?”

对于国家主席的名字,群众显得比较小心翼翼,一些人环顾四周看向那位胆敢喊出声的戴眼镜年轻人,接著还是给出了回应“下台!”。

化名“王”的那位戴眼镜男性又喊了三次习近平,群众渐次调高了音量,“下台!”

王男甚至不知道,前方等著他的会是什么。如同大部分走上上海街头的年轻人一样,这是他人生第一场抗议活动,发生在他的27岁。

结束酒吧的轮班,抗议地点距离他工作的地方不过骑车几分钟的距离。人们在那里放上花束、点起蜡烛。许多人高举白纸,向疫情封控提出无声抗议,也代表那些有诉求但因各种顾虑无法发声的人们。

当中一人表示,“不需要写什么,这是人民革命的象徵”。

追悼会是为新疆乌鲁木齐公寓大火受害者举办的,传闻指受害者因为严格的新冠病毒封控而来不及被救出。火灾逃生出口被封住了,出口被铁栅栏围住。至少10
人罹难。

《经济学人》撰稿人任美珞(Eva
Rammeloo)上前与王男谈话,他还跨坐在脚踏车上。他说,疫情的封控让他这一代人难以生活,但中国各地抗议事件所关注的,远大过疫情。

王男说,“我们要争取的是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我近来有强大的无力感,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或许生活存在著某种生活信条,但那是共产党造成的”。

光是矗立于人群裡,就是一种英勇。化名美美的30岁女性与抗议群众保持一段距离,週六夜晚与朋友外出的她听说了这场追悼会。“我从来没在中国看过真正的抗争”,美美说。

任美珞问在场的一名员警,怎么看待抗议群众号召改变,员警微笑望向别处。停顿了一会儿说,“没办法”。

中国偶尔会放行示威活动,但那些被允许的通常是地区性的议题,解决方式则通常是开除几个地方官员。但对于中国的清零政策,恐怕很难找到代罪羔羊。即便是疫情爆发前,中共已经镇压力道愈来愈大。美美回想,其实人人“心底深处”都知道,有些事该改变,“但似乎又无法精确说出到底是什么”。

美美的父母在中国东北的地方政府任职,她的祖父支持毛泽东,共产党深入她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有时候你深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美美说,祖父也这样认为,但是“我们不知道怎么谈论那种事。也许,这些抗争可以带来一些什么,但改变不会马上发生”。

带头高喊“习近平下台”的年轻酒保则很清楚他要的改变。“我希望我们国家不要再是一党独裁政权”。

他在週日凌晨 4
点左右,兴高采烈地回到家。接著在社群媒体发文,“如果我的演讲有点用,那么我离成为一个理想的中国人又近了一步”。

隔天晚上,他照样回到酒吧为客人端上调酒,他心满意足。他的母亲传讯告诉他“妈妈以你为荣”。但也警告他要多加小心。

晚些时刻,警方找上这家酒吧,王男依然觉得自己是骄傲的中国公民。只是这一次,警方不像在週六示威现场那么温和,他们将王男戴上手铐带走。他的朋友们告诉任美珞,警方没有出示逮捕王男的正式拘捕文件。三天过去了,这名振臂的年轻人,依然无消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