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世界杯上最火辣的女人,C 罗内马尔都怕她

世界杯上最火辣的女人,靠的不是颜值和身材,而是真本事。

气场强大到,C 罗、内马尔这样的顶级球星,到了她面前,也得低下头。

她们就是——

世界杯赛场上那些裁判姐姐们。

男足世界杯,这项举办了 92 年来的全球顶级赛事,首次出现女裁判的身影。

德国对哥斯达黎加的出线生死战,就迎来了第一位女主裁,法国的史蒂芬妮 · 弗拉帕特。

弗拉帕特判定德国第四粒进球有效

而在更早的墨西哥和波兰小组赛中,弗拉帕特就以第四官员的身份亮相。

墨西哥和波兰的小组赛前,弗拉帕尔与球员握手

在过去,这四年一度的盛事也有女性的存在,然而逃不过三种身份:

太太团、女球迷和美女记者。

镜头关注她们颜值、身材、以及和球星的恋情,作为赛场外的点缀。

2014 年巴西世界杯,媒体关于各国太太团的盘点报道

今年同样,无数人在盘点太太团们如何花枝招展,穿得多大牌,拎了几个爱马仕。

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来看看那些走到镜头中间,自食其力搞事业的裁判姐姐们。

这次裁判团队中共有 6 位女性。

其中包括 3 名主裁判,除了上面提到的斯蒂芬妮 · 弗拉帕特。

还有日本的山下良美,她在比利时 VS 加拿大的比赛中担任第四官员。

卢旺达的萨利玛 · 穆坎桑加,她也是非洲杯历史上的第一位主女裁。

以及 3 名助理裁判。

墨西哥的卡伦 · 迪亚斯,她在德国和哥斯达黎加的比赛中担任边裁。

巴西的纽萨 · 巴克,她同样在这场比赛中当边裁。

以及美国的凯瑟琳 · 内斯比特。

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打破职业天花板,闯进过去只有男人踏足的绿茵场。

在 FIFA(国际足联联合会)裁判委员会宣布卡塔尔世界杯将首次选用女裁判时,主席科里纳这样回应这一决定:


她们之所以能来到这里,并非因为女性身份,而是因为她们是国际足联的比赛官员。我们考虑的是执法质量,而非性别。”

本届世界杯之前,这 6 位裁判就已经实现了行业内女性的种种职业突破。

就以法国的史蒂芬妮 · 弗拉帕特来说。

一方面,执裁经验丰富,在种种足球顶级赛事上留下自己的姓名。

男足世界杯之外,在男足法甲、男足欧冠、男足世预选赛上开启女裁判先河的人,都是弗拉帕特。

而这些载入足坛史册的成就,离不开她自身业务能力的出色。

裁判作为球场上的唯一权威,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正因如此,他们常常因为主观或客观上存在争议的判罚,身陷舆论风暴中心。

而弗拉帕特,外界对她最多的评价,就是冷静,公正,准确。

2019 年 8 月的欧洲超级杯决赛,弗拉帕特执哨利物浦和切尔西的对决。

在这场比赛中,她精准判决了一次进球越位无效,和一次点球。

利物浦教练克洛普称赞她的专业,” 执法准确,冷静地完成任务 “。

今年上半年欧冠,皇马 5 比 1 大胜凯尔特人的比赛,主裁判同样是弗拉帕特。

无论是球员手球,还是犯规铲人,都被她记录在案,并且吹罚点球。

荣誉是对弗拉帕特个人能力和表现的最佳褒奖。

从 2019 年起,她就被 IFFHS(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连续三年评为最佳女裁判。

13 岁开启足球裁判之路,18 岁正式将其作为自己的职业。

在绿茵场上奔跑了 26 个年头之后,她终于如愿踏进世界杯的赛场。

女裁判执裁男足世界杯,被公认为对抗性别歧视,破除刻板印象的进步之举。

各行各业,女性天然受到更多的偏见和限制,足球裁判同样如此。

英超联赛的传奇边裁西恩 · 玛茜,以判断越位精准而出名,深受球迷喜爱。

2019 年英超比赛中,玛茜姐上场拉架

原本她主要执裁英冠、英乙等低级别联赛,后来英足总(相当于我国足协)听取广大球迷的心声,将她调入英超这一顶尖联赛当中。

拥有如此服众的能力,然而玛茜姐还是遭遇不止一次的性别歧视。

最著名的一次,是 2011
年利物浦对伍尔夫汉普顿的首粒进球中,她正确判断了球员传球时没有越位,却无端招致两位英超名嘴的大肆嘲讽。

一个说,最好有人跟她解释下越位。另一个说,女人不懂越位规则。

2020 年英超联赛,球星阿圭罗和玛茜姐理论时手搭肩膀,引发了咸猪手的争议

在男人长期担任主角的足球圈子里,如此明目张胆的歧视言论数不胜数。

2006 年的英冠联赛中,卢顿主帅迈克 · 纽维尔,就因为自家球队以 2 比 3 惜败对手,迁怒裁判艾米 · 雷纳。

他不仅质疑这位裁判的业务能力,还借题发挥,声称女人没资格在球场上执法。

” 这是英冠联赛,不是公园里踢着玩的足球,女人在这里做什么?”

裁判判罚存在争议,这在球场上是常有之事。

然而当裁判性别为女时,球员、教练和球迷都很难就事论事。

轻则让你回家做饭。

就像 2016 年意大利联赛中,裁判萨拉就被一方教练高声教训:你还是回厨房工作去吧!

更讽刺的是,那轮比赛的所有球员和教练脸上都画着红色标记,为了配合意大利足协的 ” 反对暴力侵害妇女行为 ” 的宣传。

be like 注:图中人物并非发表歧视言论的教练

重则上升到人身攻击。

2018 年德甲联赛,主裁判比比安娜存在两次不算严重的失误。

就算她通过助理裁判和 VAR 技术的帮助及时纠正判罚,还是被球迷公然骂为妓女,最终俱乐部代替球迷公开致歉。

比比安娜被誉为德甲传奇女裁判,退役时拜仁和多特蒙德的球员前来致意

女裁判执法男足比赛,除了要对抗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还得克服男女生理结构上的客观差异。

其实世界杯之前就有女裁判的先例,只不过仅仅局限于女足。

男足的跑动距离更长,运动强度更大,尤其是主裁为了保证判罚水准,需要和球保持在 20
米以内的距离,全场跑的同时又不能影响进攻。

图中绿衣小人就是裁判弗拉帕特

《每日邮报》曾曝光过英超联赛数据,最令人惊讶的是,主裁判的平均跑动距离竟然比球员还高。

而世界杯这种云集各国高手的赛事,对裁判的体力要求只会更严格。

压力放到女裁判身上,就是必须以和男裁判同样的标准来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

用弗拉帕尔的话来说,就是 ” 球员不会因为是我执裁就跑得慢一点,标准就不能降低 “。

当然,她们能够现身世界杯,也离不开世界范围内女性风潮兴起的大背景。

足球行业的性别歧视难以药到病除,但也有了越发积极的变化。

一方面是针对歧视言行的成文法规,触犯者不仅会遭受谴责,还会面临禁赛、罚款等处罚。

某球员声称 ” 男人的足球世界不应该有女人的位置 “,然后被罚去当少年女足的裁判

另一方面是男女裁判的同工同酬,让女裁判和男裁判共同站在男足世界杯赛场上正是一种尝试。

2007 年,德国联赛出现了第一位女裁判比安娜,还堪称爆炸性新闻。

今天,世界杯迎来 6 位女裁判,比起震惊,人们更多的是惊喜。

至于未来,正如 FIFA 裁判委员会科里纳所言:

” 我希望在未来,女裁判出现在重大男足比赛将被视为在正常不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