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专访"李老师":如何以一人之力完胜世界各大媒体

【#RFA热帖回顾】独家专访”#李老师”:如何以一人之力完胜世界各大媒体
https://t.co/qgDq6kt4KS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December 3, 2022

化名”李老师不是你老师”的推特用户近来频繁上传大量有关长沙富士康工人抗议以及全国各地民众抗议封控措施的视频、照片等信息,其及时性走在诸多传统媒体的前面,在舆论界引起广泛关注。有人说,”李老师”以一人之力完胜世界各大媒体,也有人说,众人都在追看”李老师卫视”。本台记者王允专访了”李老师”,请他讲述传播中国信息的心路历程。

每秒钟收到四十个投稿

记者:李老师,你最近就国内几大事件转发的视频和图片等在推特上广受关注,尤其是乌鲁木齐火灾之后,国内民众对封控政策的反抗等消息,有人甚至说你以一人之力完胜世界各大媒体。您高密度地转发这些消息,已经超出了一般网友的偶发性行为,请问,您这样做是出于什么想法?

李老师:其实这是偶然发生的事情。我本身会经常阅读和接收国内网友的投稿,这些投稿不仅仅是正在发生的社会事件,很多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或者心情等等。并不是因为我本来就是汇集信息的人,而是因为大家知道我接收投稿,就形成了向我投稿的习惯。那么,当社会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向我投稿,在这个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向我投稿。

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帐号被人发现,所以他们希望别人能帮他们发出他们想说的话,以及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

记者:您这两天转发频率挺高的,您一天睡了几个小时?

李老师:富士康发生抗议的那一天,我其实只睡了三个小时。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我就强制自己一天一定要睡六个小时。

记者:您在推特上说,国内的人从后台给你发的资料太多,甚至连电脑的CPU都快受不了了,是个什么情况?能描述一下吗?

李老师:中国现在各地都在发生民众抗议,在今天意大利当地时间下午5、6点(指11月27日),也就是国内事件最激烈的时候,我每秒钟大概能收到30到40个投稿。也就是说,当一条消息我刚确认好,想要去编辑的时候,那条消息就被弹没了,被其它消息不知道弹到哪里去了。

而且它不是同一时间有一件事情的不同消息,而是有无数件事情的不同消息。我今天晚上就同时报道了北京、上海,广州,还有成都、武汉,中国最大的这些城市,他们都是非常多的人使用推特,非常多的人在现场给我投稿。还包括一些小的地方,一些学校,他们的学生也在想要做一些什么,他们也给我投稿,包括他们的学校里正在发生什么。

有无数多的稿件,非常多的稿件。包括一些网友他们会重复投稿一些内容,他们自己并不知道是重复的,所以我的私信是非常非常满的。

非典型信息平台 及时是第一位

记者:您得到的消息很多,您是如何从中挑选上传的?您挑选的标准是什么?您如何从中鉴定真伪呢?

李老师:首先我会从经验来判断真伪。另外,同一件事情,如果同时有十多个人投稿的话,那基本可以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如果一件事情被说得很夸张,但只有一个人投稿的话,那么就说明这多半是一个假消息。

对我来说,我希望我可以客观、准确、及时地报道这些信息,但是,我作为一个自媒体,作为个人的话,我是把及时放在第一位的。我是想尽快地传递消息,所以你可以看到非常非常多的消息,我可以在事件发生几分钟之内就可以获取消息。也因此,我也会出现一些错误,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但我尽量去修正它。

记者:您所传递的这些信息中,哪一条或几条是让您印象最为深刻的?您看到这些信息时,您的感受是什么?

李老师:让我感动的消息非常多,因为这些是我从没有见过的。1989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我只是在纪录片里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图片上他们在干什么。但是,在今天,当人们真的走上街头,当他们喊出那些口号的时候,我一打开手机、打开私信,我真的就是一边眼泪流着,一边就去编辑这些内容。但是这几天上收了太多的东西,我实在不知道是哪一条了。

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两个吧。一个就是在直播里,当看到富士康的大门被民众点燃,然后这些人和警察对抗的时候,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因为很多年了,我没有见过这种群体性的事件,特别是以这种现场直播的方式让我看到这件事情。

另一件就是上海昨天(26日)晚上,大家一起大喊,罢免国贼习近平、共产党下台。这两件事情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有就是成都。成都今天(27日)晚上非常不一样,因为他们在游行的时候,时刻都在保护身边的人,他们会不断提醒防止踩踏,然后互相帮忙。然后非常感动的是上海,当警察去抓人,大家就去阻止,互相去把那个人拉回来。

记者:这一波抗议频发,可以说是一波风潮,您觉得这是民变吗?

李老师:我认为其实并不是,因为大家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要吃饭,要生活,不能这么“变态清零”下去了。就是很基本的诉求,所有的这种愤怒都是来自于封控。长期的封控带来没有收入,带来经济下滑,包括限制出行,以及各种各样“清零”过程中的乱象。即使他们现实中接触的愤怒,以及心灵上遭受的伤害,包括长期以来的言论管制、信息管制的伤害。只是到了昨天和今天(26日与27日)晚上,大家开始喊共产党下台,罢黜习近平。这样的口号其实主要在大城市。

实际而言,事情一开始在乌鲁木齐,或者在一些小城市,包括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好像都没有听到这样的口号。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大部分人的一个需求。大部分人根本的诉求其实是解封和反对清零。

中国人大部分其实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长大的,他们其实是把中国和政府合而为一的,因此他们只要是爱国的人,就肯定是拥护政府的。他们没有这样的概念去说,我爱这个国家,但不爱这个党。我猜测,他们可能会认为,反对政府是一件大不敬,或者不应该的事情,是和自己价值观相冲突的事情。他们的诉求还没有到一定要改朝换代的这一步。

自称国安的人要我死

记者:您在推特上用了化名“李老师不是你老师”,您是否担心自己的真实姓名曝光呢?

李老师:李老师这个名字是我的一个外号,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的一个外号。因为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兼职做老师,所以,李老师这个名字就一直被喊到现在。我并不担心我的真实姓名曝光,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完全匿名的人。对于我以前的网友和粉丝来说,我几乎就是一个实名的人。

记者:您在推特上说,有国内水军在干扰您的推特,现在情况如何?

李老师:从今天(27日)晚上开始,我收到大量水军的攻击,包括一些人身的威胁,他们就说自己是国安的人,知道我在哪里,要我死。国内也有一些人开始抹黑我,因为国内很多人开始使用我的新闻来源。他们抹黑我,认为我是这件事情的策划人,我发几条推特,整个中国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这其实很有趣。

记者:您在推特上警告国内的警方不要去骚扰您的家人,这件事情发生了吗?

李老师:其实今天就有警察去我家,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这些警察去我家做调查,想知道我在哪里,就这样问了一下,但也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他们是知道我了,专程过来确认的,还是怎么回事?

只是火种传到了我手里

记者:按照以往中国的政治逻辑,有可能您会被指责为“境外势力”、海外的幕后黑手,您会怎么回应这种指责?

李老师:我的应对方式就是我只报道新闻,而且我坚持中立,客观,真实,以及及时的标准下去报道。我尽量避免破绽,让他们污蔑我在煽动或是号召大家做什么。我只是在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但现在他们已经把帽子扣在我头上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坚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我认为在推特的中文社群里,需要一个这样的声音,需要一个人中立、客观、及时和真实准确地去报道中国的事情,因为需要有人把这些记录下来。

其实在推特的中文社群里,是聚集了很多以前在国内无法正常说话的人,他们发的内容里其实是有情绪的,我非常理解这种情况。但我认为,应该有这样一个人。之前是有这样一个人,他在国内,然后他被警察抓了,就把帐号给删了。我就受到了感召,于是我就接过了这件事。我觉得这是一个火种吧,一个个地传到我这里。

记者:这一波消息高峰中,以您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影响力确实走在前面,很多传统媒体都紧跟其后,您如何评价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在向外传递中国真相方面的作用?

李老师:我们和传统媒体有差别吧,您这样的传统媒体,需要非常准确的信息,需要绝对真实的信息,时效性可能是在第二位的。这一点我们好像正好相反,因为在社交媒体上,速度其实是第一位的,也因此出现很多谣言和假消息,但对我们来说,速度就是第一位的。

而且中国人已经养成了使用社交媒体的习惯。如果一件事情发生,它会通过微信以极隐秘的、极私隐的方式快速地去传播。你收到一个信息,然后一键转发,发给无数个群,然后无数个群里的无数个人看到这个信息,他又会立即传播出去。这个传播速度是超乎想象的。现在就是社交媒体太快了,每个人都有手机,社交媒体就是可以走在传统媒体的前边。

但我认为这一次,我所代表的推特上的这些推主,我们是在向内传递,因为中国是无法去传播这些消息的。你无法去打字,出了突发事情,就会立即被掩盖掉,会立刻消失。所以,在中国你没有办法去传播消息,你只有跑出来去看墙内的消息。我们最大的作用是让墙内的人知道墙内正在发生什么,而不是向外,向使用其他语言的人展示中国发生了什么。我当然知道还有很多了不起的推主也在做这件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事情翻译成英文,把这些信息传递出去。

记者:感谢李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