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超级使馆建案遭否决 中英黄金时代变调缩影

中国计划在游客如织的历史名胜”伦敦塔”一带兴建在欧洲规模数一数二的使馆区,近日遭伦敦区议会否决,理由包括”考量民众安全”。中国取得相关土地的过程反映英中关系曾被热情炒作的”黄金时代”,如今或许已成只堪怀念的”流金岁月”。

就在金融专业人士出身的首相苏纳克(RishiSunak)宣告与中国关系的”黄金时代”已逝、中国对英国的价值观和利益构成”体制性挑战”后不久,伦敦市塔村区议会(Tower
Hamlets Council)12月1日晚间无异议否决中国新大使馆建设申请案。

区议会一位发言人说明,否决的理由包括建案恐冲击社区居民和游客安全、影响历史古迹维护、导致周边交通进一步恶化。

不过,这位发言人说,区议会否决不意味结案,申请案后续将交由伦敦市政府审议。

另一方面,根据地方发展、住房及社区部(DLUHC)官员11月28日对国会书面询问所作答覆,DLUHC正考虑应民众要求,将申请案收回中央层级审查。相关审议过程可长达逾一年。

无论英方最终裁决为何,中国”超级使馆”建案可谓英中关系近年演变的缩影。

自19世纪70年代中国(当时为清廷)向英国派驻使节以来,即以西伦敦市中心波特兰坊(PortlandPlace)为基地。由于现址无法满足使用需求,2018年,中国买下位于东伦敦、可俯瞰中世纪城堡”伦敦塔”(Tower
of London)的英国皇家铸币厂旧址(Royal Mint Court),进帐近2万2000平方公尺土地。

根据地方政府收到的建案申请书,中国计划在此建造”英国境内规模最大的使馆”,以及文化交流中心、地下停车场、可容纳至少200名人员的宿舍等。

皇家铸币厂旧址位处伦敦塔历史文化保护区,中国将如何处理名列二级古迹(相当于三级制的三级古迹)的地上建物引发各界关切。根据申请书,中方打算修复翻新以及”局部拆除与改建”并进。

值得玩味的是,申请书提到”执行建案评估时,哪一个或哪一些国家将使用此地点不属于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

但周边居民等利害相关人显然不同意这说法。

自2020年法定公共咨商程序启动以来,地方政府至今年12月1日总计接获58件抗议和意见表达书。

根据公开正式文件,各方反对建案的理由包括大使馆可能成为恐怖攻击目标或秘密警察站、监视摄影系统数量大增将妨碍隐私、抗议活动恐冲击周边区域、曼彻斯特总领事馆和平示威民众遭暴力攻击的事件可能重演、中国对待其他国家的方式和人权纪录引发疑虑、电话和网路恐遭监听、周边不动产市值恐下降,以及更直白的”申请方是哪一个国家很重要”。

有鉴于中国人权纪录恶劣,今年初几位区议员曾提议,将围绕中国新使馆区预定地的道路改名为”天安门广场”、”维吾尔广场”、”香港之路”、”西藏之丘”。

塔村区正好也是大伦敦都会区穆斯林人口比例最高的两个行政区之一,2018年的最新官方数据是占行政区总人口约4成。

定居塔村区多年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伦敦负责人马赫穆特(Rahima Mahmut)曾说,难以接受伦敦塔桥(Tower
Bridge)旁将矗立中国为自己打造的宫殿堡垒。

大力反对中国使馆建案的区议员高兹(PeterGolds)直言:”你能想像法国政府在紧邻巴黎凯旋门的地点允许建造巨型大使馆吗?”

高兹的质问凸显作为地主国,英国恐怕也得检视自身或许不太光彩的面向。

王室可谓英国”软实力”重要元素,但或许实力”有价”才是它真正”无价”之处?

英国皇家财产局(Crown Estate)负责管理名义上由君主持有的公共地产物业。皇家铸币厂旧址及部分周边土地、合称Royal
Mint Court的街区在2010年以前由英国君主持有永久地权。
1980年代,当时英国君主、今年9月逝世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允许在此街区为护理师、警员等”关键基础人员”兴建社会住宅,总计100余户。女王成为这些人的地主。

2010年,皇家财产局出售街区土地,买主是英国不动产投资开发公司Delancey。
2018年,Delancey将土地转售中国政府。

也就是说,身为地主,中方现在对街区居民拥有与过去英国君主一样的权利,有权规范居民如何使用地上物,包括要求不得在窗户悬挂特定物品,并自由运用紧邻居民住房的土地。

19世纪清廷按照与列强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向英国缴纳赔款,部分银元流入皇家铸币厂。时序来到21世纪,”列强”阵容已有显著改变。

居民不满,无论是2010年或2018年的交易案,他们实际上都被蒙在鼓里,如今更被迫透过多方陈情、诉求、发动抗议,螳臂当车力抗强权中国以及倾向让建案过关的都市建设官员。

根据社区居民协会的说法,在今年12月1日区议会初步挡下建案前,中央政府官员对居民要求出面协助与中方斡旋反应冷淡,民众仿佛成了遭连带出售的”地上物”。这逼得他们之前上书国王查尔斯三世(King
Charles III),恳请他保护”忠诚的子民”。

让居民感到被出卖的故事背后,有两位交情匪浅的公众人物:前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以及拜强生之赐于2020年获封终身贵族爵位(life peerage,不得继承)的李斯特(Edward
Lister)。

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去年2月发布调查报导,分析李斯特如何在皇家铸币厂旧址土地交易案直接、间接三方获利。

强生从2008至2016年担任伦敦市长,李斯特在2011年成为他的副手,主责政策和建设规划、兼任幕僚长。

根据报导,由于在业者、投资客、官方和反对人士之间从容不迫”挲圆仔汤”的功夫了得,李斯特赢得江湖封号”淡定艾迪”(Steady
Eddie)。他是强生任伦敦市长期间与中国发展投资合作关系的得力助手。

2016年,强生出任外交大臣。李斯特在同一年应聘为总部位于美国、全球最大不动产投资顾问管理公司之一的世邦魏理仕集团(CBRE
Group)伦敦地产物业顾问,以及前述Delancey公司咨询委员。
2017年,李斯特成为主要任务包括代表公众利益监督官员的英国外交部顾问。他这3个职位都支薪。

强生很快就交办李斯特重要任务:代表英国外交部协助中国购置新使馆,同时为英国在中国争取使馆扩建用地。十分”凑巧”,无论是代表中方猎地的CBRE、持有铸币厂旧址的Delancey,或是英国外交部,都有李斯特的身影。

两家公司皆否认李斯特涉入此交易案相关协商。英国外交部则告诉”泰晤士报”,李斯特当时的权责是确保中国在购入土地以前,承诺履行特定条件。

Delancey在2010年以5100万英镑购入铸币厂旧址,2018年以2亿5500万英镑转售中方。中国聘请英国知名建筑师奇柏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带领的事务所打造新使馆。奇柏菲尔德的作品以简约风格闻名。

2018年7月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使馆会见”英国外交大臣特别顾问李斯特爵士”,并”积极评价”李斯特”为促进中英外交馆舍合作所做积极努力”。刘晓明说,中国驻英使馆新馆舍是中方最重要的驻外使领馆建设项目之一,是中英关系”黄金时代”重要象征。

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现任中国驻英大使郑泽光也曾为此建案访问英国。

“淡定艾迪”李斯特在2019年强生成为首相后,也随之进驻唐宁街,成为强生的特别顾问、幕僚长。
2020年,李斯特的头衔由”爵士”(Sir)升级为”勋爵”(Lord),爵位是男爵(Baron)。

根据公开资料,李斯特的触角至少曾广及波斯湾、非洲、东南亚。或许英中关系”黄金时代”是否消逝,对善于经营政商关系者而言,只是该如何”华丽转身”、”聪明转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