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天大地大脸亦大 一片冰心在夜壶…警惕胡锡进下山摘桃子

邱开冒博客
一丘万壑

抗日胜利时,两派都指责对方摘桃子,抢占抗战成果,冒领胜利果实。重庆和延安不论具体战绩大小,都真枪实弹地抗战了,桃子是应该享受的,只不过是多少数量的分配问题。但若是汪伪大员比如周佛海也出来抢功,说自己是曲线救国,也该分享抗战果实,不用政府动手就会被全国人民一针针手工扎死的。

疫情政策进一步完善和转换的迹象越来越清楚时,老胡跳出来摘桃子了:“老胡近几个月一直是解除大规模封控和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舆论推动者之一。”仔细查看老胡近几个月的言论,一直在谆谆教诲群众服从隔离顾全大局,即使隔离转运车翻了,封闭小区着火了,也不能“迁怒”防疫政策云云,咋一转身成了“解除大规模封控”的推动者了呢?汪精卫麾下的伪军可以在黎明前起义投诚,国家也会给予出路,但周佛海、丁默邨之流再自嗨也不敢说自己是抗日的“推动”者,更不敢自诩是“中流砥柱”。老胡给自己整容时真敢下毒手呀!是个狠人。坊间流传着四条汉子的诨名——

民族英雄吴三桂

抗日名将张学良

坐怀不乱西门庆

推动解封胡锡进

其实,我对老胡是很佩服的,他在言论的泥潭里如一条游走的泥鳅,即谙水性又懂土腥,翩翩一浊世混公子,一付混不吝造型,咋滴吧!坊间传闻,能打败今日老胡的只有昨日老胡,他的文章不能读合订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脸,肥脸不流他人掌,要打脸靠自扇,不等别人打脸,自己就近水楼台先得月,自打脸,先听响。老胡把露脸的美感与打脸的快感集于一脸,露脸打脸自循环,周行而不殆,独立而不改,故道大,天大,地大,脸亦大。老胡是得道者,是低配版唐伯虎——世人笑我忒风颠,我笑他人看不穿。世人都拿脸皮说事儿,惋惜老胡奋不顾脸,把老胡笑得牙龈疼——爱惜脸皮是小资产阶级虚荣心在作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及得道者是无所畏惧的,千穿万穿,脸皮不穿。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脸,及吾无脸,吾有何患?不理解老胡的境界而与老胡论脸者,夏虫不可语冰。

抛开脸皮看老胡,庶几可品复杂老胡之三昧,洛阳乡亲如相问,一片冰心在夜壶。一个木匠只有手艺好坏之分,不需要脸皮为工艺背书,活儿好坏自有市场定价,不用冒着搭上脸皮的风险。没有脸皮的后顾之忧,老胡只是个文字油漆匠,客户需要什么颜色他就调什么颜料,由于他只服务于VIP单一主顾,文字产品显得无趣而单调。有人总结出老胡的话术套路,从纯工艺的角度揭露老胡的活儿太糙。

若让老胡给一件强奸案洗地,老胡立马套入模板:

一边是受害人,一边施暴者,都是弱势群体。一方面女性穿得太性感,一方面男性没经受住诱惑。须知,性需求是人的刚需欲望……同时也必须认清楚性资源不平衡造成的偶发事件……强奸是事实,但也不能否认诲淫诲盗的穿戴引发不正确的价值观……一头要反对强奸
,还有一头要重视对男性价值观的引导……相信穿戴性感不是为了勾引人,也相信施暴者一时没忍住……个人认为这既是教训也是经验……未来一定会鼓励衣着多样化,同时也一定有抑制强奸案发生的社会文明……

所以老胡说自己是解除大规模封控的推动者又有什么毛病?这是老胡的文章格式必然的结果:一方面老胡支持全面封控,而另一方面老胡又推动了封控的解除……文章格式摆那里,不以老胡的意志和事实为转移,老胡也没办法呀!绝顶剑客,不是剑客在舞剑,而是剑在舞剑客。不是老胡在运笔,而是笔在运老胡,如庄生晓梦迷蝴蝶,不知谁是幺蛾子。

老胡自诩为解封的推动者并不是坏事,只要对恢复正常生活有利,不妨让他摘桃子。套用老胡作文模板:老胡支持封控是事实,但也不能否认他现在呼吁解封的积极性。一头要警惕老胡的投机,还有一头要重视他投机显示的背景局势的变化……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后要用老胡的作文秘笈来描述老胡,也许有助于理解脸皮之外的复杂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