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国际赛场再度奏响《愿荣光归香港》 港警启动调查

在迪拜举行的亚洲经典健力赛中,反修例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再度被当成中国国歌播放,香港运动员连炜祯随即打手势叫停。 网上截图

近日,在阿联酋迪拜举行的亚洲经典健力赛中,反修例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再度被当成中国国歌播放。香港警方表示,将就该事件予以调查。

亚洲经典健力锦标赛12月2日在阿联酋迪拜举行,香港选手连炜祯在女子47公斤公开赛中夺冠。根据亚洲健力联会上载至油管的影片显示,到奏唱国歌仪式时,大会播放了香港反修例歌曲《愿荣光归香港》。歌曲播出约10秒后,连炜祯举起“T”字手势,大会随即停播。

视频显示,现场工作人员疑似提出播放的不是中国国歌,有人回应说,乐曲由油管得来。大约一分钟后,大会改播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事后,大会播出反修例歌曲的视频从油管下架。

上月初,韩国仁川举行亚洲七人榄球赛,港队出场奏唱国歌时,大会也曾播放《愿荣光归香港》,酿成轩然大波。主办机构当时解释是人为错误,亚洲榄球总会也致歉。根据总会的说法,事件是一名初级人员在网上错误下载歌曲所致。

港府及亲北京阵营对于仁川事件反应强烈。香港政务司司长陈国基约见韩国驻港总领事,要求彻查事件。警方重案组则调查案中是否有人违反港版国安法或国歌法。

中国香港体育协会暨奥委会为因应仁川事件,向辖下所有体育总会发出国歌和升挂区旗指引,提供国歌和区旗的工具包予出席国际赛事的领队,交予主办机构使用。如果赛事期间发现出错,须以“T”字手势示意反对,情况严重需要离场。而体育总会也须向运动员说明相关指引。

迪拜亚洲经典健力赛是首次有香港运动员按指引,以“T”字手势叫停。

亚洲健力联会11月3日向香港举重健力总会书面道歉,提到港队到埗时已向赛会提供国歌,由于技术团队由不同国家义工组成,他们从互联网下载所有国歌,对哪一首是代表香港的国歌并无概念。

中国香港体育协会暨奥委会名誉副会长贝钧奇对迪拜事件感到遗憾,强调体育赛事主办单位必须采用港府提供的国歌版本,不可在网上下载。警方也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调查事件是否涉及串谋违反《国歌条例》。

有香港媒体在两起国歌出错事件发生后,以“香港国歌”在谷歌搜寻,发现排行首位的是《愿荣光归香港》中文版视频。港府上月曾向谷歌交涉,要求把正确国歌资讯置顶。香港亲北京立法会议员也要求谷歌删除所谓“港独”歌曲。

专家:搜“不存在事物”只会得出最炽热讨论结果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认为,港府的要求存在逻辑问题。

方保侨:“香港并非国家,没有‘香港国歌’。搜寻不存在的事物时,互联网只会得出最多人浏览的讨论纪录。当局可跟搜寻器供应商交涉,但对方有权决定是否更改,因为供应商除了守香港法例,也要遵守其他地方法例。而且世上不止谷歌一个搜寻器,还有雅虎、百度等,当局是否会检视谷歌以外的所有搜寻器呢?谷歌有能力隐藏相关搜寻结果,但所隐藏的只是搜寻结果而非内容,内容依然存在。此外,供应商可按IP地址向香港用户隐藏相关信息,但并不代表其他地方的人看不到。”

前香港本土政党“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认为,无论迪拜还是仁川事件都是意外,背后并没有政治意图,事件越闹越大与港府反应过激有关。

郑家朗:“香港政府激烈的反应间接让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港府那么高调,说要派国安队伍来彻查播错国歌行为是否触犯(港版)国安法,透过‘战狼外交’让播错国家的人负上责任,这在国际社会眼中是很荒谬的。”

郑家朗说,从《愿荣光归香港》在互联网备受讨论看来,这首歌在部分港人甚至外国人心目中意义非同寻常。

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表示,国歌出错事件闹大与港府反应过激有关。(郑家朗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郑家朗:“《愿荣光归香港》被搜索的高度和排名反映了这首歌在(部分)港人心目中的地位。这首歌是2019年抗争事件中诞生的产物,里面的歌词很多是对应当年抗争者的牺牲。他们为了自己所爱的地方,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和生命。”

他说,每当流亡海外的港人举行集会,现场几乎必然响起《愿荣光归香港》,近期连串风波则为这首反修例歌曲带来更大认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