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起底网络赌球:有人输了学费,有人输掉一套房

当下,卡塔尔世界杯正如火如荼进行,球迷们开启了足球盛宴。与此同时,有关赌球的新闻也不时见诸报端。

此前有传言称,浙江杭州、广东湛江有人因赌球输钱后跳楼身亡,虽然警方及时辟谣,但也让很多人意识到了赌球的严重危害。

因赌球败光积蓄,甚至押车卖房的事儿并不少见。26岁的胡杰,如今在江苏一家小企业上班。他仍记得,自己当初因为贪念,赌球输掉了自己的学费。33岁的宁夏人段鹤,曾赌球8年,最终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一名代理商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搭建一个赌球网站仅需要3.5万元人民币,有人靠赌球网站,一年就可非法盈利上千万元。

同时,相关代理也表示,他们会则根据参赌人员的资金实力,授予相应的投注额度。为了保证客户活跃度,他们还会将自己的“水钱”返利给客户。

“十赌九输。”41岁的社区民警袁立,奉劝赌徒们就此收手。

“赌球让我输了学费”

2018年,胡杰在国内一所高校就读大三。那一年,胡杰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员,在场上司职中后卫,他最喜欢的球星,是当年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的拉莫斯。

不仅在足球上有些许天赋,胡杰还凭借一米八五的出色身高,受到学校篮球队的青睐。因此,那时总能看到胡杰在球场上的身影。

本该无忧无虑度过大学生活的胡杰,却在2018年的5月底,因赌球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当年5月25日,胡杰如同往常一样,玩着单机游戏,却突然卡关。如往常一样,胡杰开始在网站搜索通关攻略。

那时,攻略网站右下方弹出的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某球队指定博彩合作伙伴,多种竞彩模式等你来玩。”胡杰说,广告上还有一众球星的照片,时至今日,他仍清晰地记得这句广告词。

博彩广告屡见不鲜(图源:网络)

胡杰一眼就看出,这是赌球网站的广告。在此之前,他身边也有因为赌博而家破人亡的案例。胡杰的母亲也经常叮嘱他,作为大学生,不能参与赌博。

“当时,皇家马德里就要参加欧冠决赛了,我想着就赌200块钱,应该没事吧?大不了,我后面午饭晚饭少吃一点。”胡杰说,他当天在网站注册了账号,很快就有代理添加其微信。

代理为胡杰详细介绍了赔率,并且表示,胡杰只需要告知想要买什么、买多少,然后直接转账给代理,剩下的交给他就行。

胡杰这个时候有点害怕,“与我开始想得不同,我担心被骗。”但胡杰转念一想,不过是200块钱,即便亏也只会亏一点。于是,他一咬牙,便选择押注了皇马,并将钱转了过去。

北京时间5月27日凌晨,2017-2018赛季欧冠决赛打响。最终,皇马以3:1的比分,战胜了利物浦。比赛结束后3小时,代理很快将400余元转给了他。

那一刻,胡杰觉得,自己这是在赚钱,“只要我不像其他人那样豪赌,肯定是没问题的。”

在代理的邀请下,胡杰加入了一个赌球群聊,群聊里除了有50多位代理,其他的400余人,都是“赌友”。虽然欧冠刚刚结束,但世界杯也即将到来,因此群里总是显得火热。

“揭幕战怎么押,有没有大佬说说看?”“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焦点战,我赌葡萄牙!”“赔率表什么时候上?”胡杰说,那时候,他仍然觉得,自己与群里的“赌友”不同,“他们是赌徒,而我是聪明的生意人。”

胡杰运气很好,揭幕战他押中俄罗斯,将200元钱变成了700元钱。又在西葡大战中押中平局,将200元钱变成了1600元钱。在淘汰赛阶段,他又接连压中法国、乌拉圭……

胡杰的胃口越来越大。1/8决赛西班牙对阵克罗地亚,胡杰觉得,能够与葡萄牙战平的西班牙肯定会获胜。于是,他将此前赢来的7000余元钱,以及生活费3000余元钱,均压在了西班牙身上。却不曾想,西班牙在点球大战,输给了克罗地亚。

“当时感觉心里一直在抽搐。”胡杰说,那一刻他心里只想着翻本。“翻本”,在赌博里,指的是赢回已经输掉的钱。

但那时,摆在胡杰面前的问题是,手头已经没有了本金。

左思右想,胡杰欺骗自己的父亲说,学校开发了新的学费缴纳系统,可以提前缴纳下学期学费。胡杰的父亲也未多想,便将1.5万元的学费全部打给了他。

胡杰拿到钱后,便开始在群聊里找人询问,接下来该如何下注。段鹤,也在那时,跟他成为了相识。

时间很快来到了7月11日,克罗地亚即将在半决赛迎战英格兰队。二人缜密分析后认为,老将众多的克罗地亚为了闯入半决赛已用尽全力,如果想翻盘,可以全押英格兰。

胡杰随后,将学费1.5万元,尽数投在了英格兰队身上。但结果,又一次让胡杰失望。

这一次,胡杰终于清醒了,自己早已经陷入了赌博的陷阱。

“两届世界杯,我输掉了妈妈给我买的房子”

胡杰醒了,但段鹤还在沉迷。彼时的他,用自己的话说,是终极“赌狗”。

段鹤赌球是从2014年开始的,与胡杰只赌“胜负平”不同,他不仅会赌这种简单的玩法,还会赌比分。

“一般都是国外的网站,他们会开设赌比分的。”段鹤说,这种赌博模式,赔率更大,猜对比分,1块钱便可以翻倍到百元不止。

第一次下注,段鹤就通过4000元钱买了个冷门,成功赢了2.6万元钱。随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段鹤就赢了29万元钱。

“正常工作累死累活,10年都可能赚不了这么多。”段鹤说,自己彼时已经是被多巴胺操控的木偶。他辞掉了在体制内的工作,准备回家专心赌球。

“当时天天赌,一到五大联赛都是通宵作战。”段鹤说,自己为了赌球研究了很多,不仅会看球队的阵容,还会在网页搜索球员的身价、表现,甚至还装模作样地做了计划。

刚开始,段鹤确实赢了钱。可很快,他就开始赢几场,输几场。不知不觉,他的10万元存款也被掏空。

“没钱的时候,想起我还有几张信用卡。”段鹤说,自己是做工程造价出身,他做了一个规划,决定办理多张信用卡,用半年时间赢回失去的一切。

一个月的时间,段鹤办理了11张信用卡,并用各种网贷,凑出了40万元的赌资。

段鹤为赌球曾多次借贷(图源:受访者)

他也一改自己此前几千元一赌的模式,开始几百元一次的下注。

时至今日,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输了多少钱,只记得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在一天天减少。信用卡和网贷的还款账单,却越来越多。

于是,段鹤为了每个月的还款,又一次次地借网贷。到2018年世界杯开赛前,段鹤总共已经欠下了近百万元的巨款。

“再借30万,做最后一搏。”段鹤说,自己决定,借这次世界杯翻身。但最终,如同胡杰一样,他输得一无所有。

段鹤说,自己最终卖掉房子填平了账务,并向父母坦白了自己赌球的经过。

如今,他在老家的一个私营企业工作。“我痛恨自己,痛恨赌博。”段鹤后悔地说。

“作为民警和哥哥,我都痛恨赌球”

41岁的袁立,是一名社区民警。他说,自己已经无数次见过,赌徒在倾家荡产后的悔恨。而他也十分厌恶赌球。

袁立说,自己的弟弟,曾经也赌过球,最终输掉了父母给他养孩子的10万元积蓄。

“我很自责,没管住弟弟。”袁立说,自那以后,他愈发痛恨赌博,也一直在学习反赌知识,希望减少赌博的受害者。

“其实玩到最后,都是输。”袁立介绍,每到世界杯,总会掀起网络赌球的狂潮。数据显示,2010年南非世界杯,全球赌球金额高达100亿欧元,其中60%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内地。而2014年巴西世界杯,境外非法赌球网站从中国内地抽走了1万亿元资金。

赌球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胡杰那种,叫做“代为结算”。另一种则是段鹤参与的,叫做“地下钱庄”。

“代为结算”的方式比较简单,基本与普通赌场无异,只是将棋牌变成足球。这类赌博是平台自己坐庄,构建赌博平台,招揽层层代理,再由代理们组建社交群,直接在群里发布参赌信息,再私聊交易,赌资一般由代理通过各种渠道汇入庄家账户中,而代理则会从赌资中抽取一部分“劳务费”。这种交易方式主要以从中抽水、对赌、诈骗等方式谋取利益。

“这种模式,因其低门槛、高回报、零成本等特点,渐渐在网络赌球中成为主流模式。”袁立说。

而“地下钱庄”模式则较为复杂。袁立介绍,“地下钱庄”一般出现在各博彩网站和App中,由庄家在海外搭建同步运行的博彩网站,再由国内代理将邀请码和网站链接发送给用户,用户注册登录后,将人民币按照汇率兑换成虚拟货币,再用虚拟货币与庄家交易兑换为筹码,进行赌球。待用户赌完结算时,需要将筹码提现,庄家将筹码变回虚拟货币打到用户账户中,再由用户在虚拟货币平台上卖出,最终兑换为人民币。

这种交易方式十分烦琐,但因其隐蔽性强,许多“大款”赌徒会选择以这种方式赌球。

“无论哪种模式,都会存在庄家抽水钱的情况。”袁立举了个例子,“你和朋友各为两队投出100块,你支持的队赢了,朋友的钱归你。但庄家并没有白忙活,他们会把本该是2的赔率设置为1.9,所以无论你俩谁赢,只能拿到190块而不是200块,那10块钱就是水钱,被庄家抽走了。”

3.5万元即可搭建赌球网站

赌球网站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12月1日,极目新闻记者随机点击进入了一家赌球网站,网站显示,用户可以投注足球、网球、篮球、棒球、棋牌等多个版块。记者选择了足球版块,页面中有巴西队与喀麦隆队的世界杯赛事可以投注。在网站中,喀麦隆队是主队,而巴西队是客队。喀麦隆队的赔率为0.86,而巴西队的赔率则为0.94。在赔率中间,还写有“受球半”的字样。

何为受球半?段鹤向记者解释,受球半是一种常见的亚洲盘口的叫法,其含义就是主队稍弱,客队稍强,主队受让客队半球。比如这场比赛,如果喀麦隆队对阵巴西队,巴西赢喀麦隆一球以上,那么购买了巴西队的玩家则胜利。如果喀麦隆赢,或者两队打平,购买了喀麦隆队的玩家则胜利。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平台的赔率并非固定不变,而是实时变动,直到比赛结束。但变动并无明显规律。

随后,记者通过在线充值的方式,投注了巴西队100元钱。

12月3日,该比赛结束,最终喀麦隆队以1:0的比分战胜了巴西队,记者未能在本次赌局中获胜,100元钱就此打水漂。

实时变动赔率、接受赌资、返还赌资,究竟这种赌球网站是如何搭建起来的?

极目新闻记者通过特殊渠道,联系上一个名为“小龙”的代理商。

小龙介绍,搭建一个赌球网站并不贵,如果只赌世界杯,需5000UDT(一种区块链虚拟货币,1UDT约等于7元人民币)。小龙还表示,记者只需要支付费用及寻找代理即可,他们会协助记者实时更新赔率。

小龙声称在自己这里搭建赌球网站不会被警方查获(图源:聊天截图)

“后续收益都是你们的。”小龙称,只要后续运营得当,这样的赌球网站收益十分可观,“一年赚上千万的都有。”

小龙还称,自己曾有一名客户,在建设了博彩网站后,便疯狂招募代理,几乎每个代理都有接近500名客户,收益十分可观。

那么,一个类似的赌球网站究竟能有多少个代理?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一名代理“四方”。

“四方”称,自己所在的赌球团队,代理有200人左右。参赌人员通过代理获得赌博网站的登录账户和密码,便可自主在赌博网站上进行投注。他们会则根据参赌人员的资金实力,授予相应的投注额度,“相当于每个账户信用额度不同,资金实力强的人可以投注的额度相应较高。”

他表示,自己所在的团队,主要有三种盈利模式,一种是股东从参赌人员投注总额中按比例分成;另一种则是代理从参赌人员每月投注总额中抽取10%的水钱;第三种则是代理从参赌人员每次投注额中抽取2%的水钱。

为了保证赌球网站的活跃度,同时招揽更多人员参赌,四方表示,自己有时候会“让利”,以微信发红包的形式,将原本可以自己赚取“水钱”,“返利”给下线及参赌人员,以此稳定“客户”。

同时,无论是小龙还是四方,他们均表示,在他们那里搭建赌球网站或成为代理都十分安全,“警方很难查到境外网站。”

袁立也提到,网络赌球涉及国内外,侦查取证工作难度很大。在他接触过的相关案件中,庄家抽水的比例一般在3%到5%。因此,只要参与赌博,玩下去是无限趋向于负收益,“因为不可能一直赢。”

“十赌九输,奉劝大家,远离赌博。”袁立提醒到。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内出现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