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瑟瑟发抖时 不要赞美任何一片雪花 更别说将至的雪崩

录音称一个班有30人被拉到方舱。图非当事人及涉事方舱。(网络图片)

杭州下雪了,却很小,很不正经,很不浪漫,让人忍不住谴责,雪小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雪花还没有道歉,在方舱质问工作人员的兰州18岁女学生先道歉了,官方通报说“其本人也充分认识到了自己过激行为、不实言论造成的危害,深刻认识到自身错误,并通过班级微信群进行了道歉。”看完官方通报,感觉当地政府又一次挽救了一个走在危险边缘的年轻人。去找来了该女学生的质问录音,才发现,还是当地政府厉害,敢于让受害者道歉,并勇于公布这一行为。

女生的质问内容是这样的,“二楼的人告诉我们,他们有地暖,热得不需要被子,为什么三楼是这个情况?”声音还是很温和的,接下来,她稍微有些激动的说,“我们都在生病,跟你们要药,你们说只有拉肚子的药,我们学生怎么办?没有人解决吗?我们是牲口吗?我们找谁,我昨天在找人了,踢皮球踢皮球。我们是什么,畜生吗?”

“我们学生来这个地方,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连自己的核酸都没有看到,凭什么把我们拉过来?”这时,可能是工作人员用手机录女孩的视频,女孩大声问,“你录什么?凭什么录?我也在录我告诉你,你以为我害怕你吗?”女孩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什么消息都没有接到,班里四五十个人拉来了三十个,24小时核酸阴性的都要拉过来,凭什么?”

女孩用哭喊的声音说,“你们在干什么?拉我们填(音)舱吗?兰州人不做核酸了,你们拉不过来了,拉学校(学生)是吧,半个学校的人全部拉来填舱,你们想干什么?”这时女孩情绪有点激动,“我们活不活了,我今年18岁,我的青春刚刚开始,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没有孩子吗?”声音里听出女孩在踢东西,撕心裂肺的说,“你们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都他妈别活了。”最后只有女孩的哭泣。

正常人基本都能感同身受,正常人也都能理解,但最后我们却看到了正常的不正常的结果。有人说要理解政府物资紧张,医疗资源紧张,人力资源紧张,各方面都紧张。有人说不要抱怨,罪魁祸首在于疫情……。罪魁祸首或许是疫情,但人们现在承受的一切是源于疫情防控的胡搞乱搞,天灾还能躲躲,人祸无处可藏。

罪魁祸首在乎疫情(天灾),我想雪花听到这句话都无法同意,小了你嫌不够浪漫,大了你就说是雪灾,做个雪花实在太难了,还要说什么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句话是大家搞错了在乱用,这句话是波兰诗人斯坦尼斯洛的名句,它的原意是“雪崩中,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它指向的对象是作恶者,是体系中的每一个人,而不是受害者。集中营的看守、毒气室的建造者、喜欢弹巴赫戴着白手套按下毒气室按钮的人……,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没有人觉得自己对集中营的死难者是有责任的。

普通人毫无选择,胁从者或许有被迫成分,但却不是无可选择的,而很多作恶的人,就是躲在这个身份后面假装无辜却毫不留情的作恶。受害者,道歉的受害者,怎么可能是那片雪花,让我们努力做个正常人吧,下点小雪,我们可以惊呼好美好浪漫,但也不能忘记雪太大时,边疆那些因雪灾冻死的牛羊和冻伤的人,以及各地寒潮下在方舱里瑟瑟发抖的人。当然你也可以不管不问,但不要在他们说冷的时候,你说,别抱怨,雪花多浪漫,这样会显得自己像央视一样有病,我看过他们的报道,在边疆雪灾时,他们很多报道边疆的视频内容是“瑞雪兆丰年”、“美爆了,宛若白色童话世界。”

不论是杭州的小雪,还是边疆的大雪,环境都是寒冷刺骨的,不论在哪,我们吃饱穿暖时,都可以喊上一句,我爱你,塞北的雪,甚至唱上一曲《北国之春》,但不要在瑟瑟发抖时,赞美那一片片雪花,更别说它们背后即将到来的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