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大白无奈吐心声:倒楣的都是我们 出闪失要掉脑袋!

社交媒体上疯传郑州富士康员工抗议影片,“大白”向一民众围踹。   图:推特影片

疫情已爆发三年,中国的清零政策引起强烈反弹,而近期有在前线的防疫人员 ( 大白 ) 表示
:“我们不断被警告,清零是当务之急,若有闪失会掉脑袋。”大白还说 :“他们是听命办事的底层人,快要被压垮了。”

据《南华早报》报导于昨 5 日,中国各地于 11
月份爆发反封控的“白纸革命”。前线的防疫人员十分清楚,如今民众已失去耐心,且无惧挑战中国当局与清零政策。

四川省内江市的“大白”刘小姐表示
:“其实我根本没法答覆民众有关防疫封控的询问,因我对于上级下达的指令也搞不清楚,且当前的形势说变就变,我们也跟不上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然沟通管道层层繁琐而且常常变来变去,且只要出了纰漏,像是封控不利或封控期间衍生次生灾难,倒楣的都是我们。我们这些听命链的底层快要被压垮。”

广州市“大白”陈先生表示
:“当我对民众执行检查,人们总是对我大骂粗话,我能理解,因为大家的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但我还是得执行公务。”陈先生还说
:“我们频频被上级警告,如果封控有任何闪失,有人就得掉脑袋,因清零是当务之急。”

据报导,虽然“大白”不是警察,但他们拥有广泛的权力,从实施封控、组织核酸检测、到对家庭实施居家监控。

报导称,这些最底层“大白”被赋予“网格长”和“十户长”头衔。中国当局藉由他们监控民众的一举一动。而这个防疫监控体系,以公寓民宅所在的街道与区块划分成网格,可以识别某人是某个地区的居民。

陈先生是广州市的“网格长”,负责的范围是白云区 5 个街区的公寓。上述刘小姐则是十户长,负责 14 个家庭大约有 60 人。

报导称,“网格长”与“十户长”等人员并未获得正式授权。随著疫情压力的增加,基层官员每天都在努力应对来自高层的大量命令和要求。这使得“大白”们难以应付。

有网友称,武汉工程大学宿舍因核酸检测结果异常,被大白们封上铁门封控。   图:推特

中国防疫大白强闯民宅将人拖去集中隔离。   图:翻摄推特

北京民众排队做核酸。   图:中国日报(资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