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深度:“推特文件”真的是重磅炸弹吗?

《纽约时间》出品 微信号:NYandBeyond 发表 2022年12月05日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据Gizmodo报道 周五(12月2日)深夜,记者马特·泰比 (Matt Taibbi)
公布了“推特文件”,这是推特高管发送的一批电子邮件,讨论了该公司如何决定停止《纽约邮报》2020年10月的一篇在线报道。

推特文件里有什么?它们真的像《纽约邮报》和福克斯新闻所说的那样,是“爆炸性”文件吗?或者,正如《纽约邮报》的一位专栏作家所指出的那样,它们“完全算不上确凿的证据”?继续读下去。

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2020年10月,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三周,《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可能是爆炸性的独家报道:《邮件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将乌克兰商人介绍给副总统父亲的》。这篇报道据称得到了特拉华州一家电脑修理店老板的爆料,这位老板说,拜登总统的次子亨特·拜登在自己的店里送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后来电脑被他就扔在店里了。《纽约邮报》称,在笔记本电脑上发现的电子邮件和文件揭示了亨特如何向乌克兰商人施加影响,还包括“一段12分钟的色情视频”,显示亨特吸食可卡因并发生性关系。

《纽约邮报》的报道发表后,推特禁止任何人在推特上发布指向该报道的链接或通过直接消息发送链接,并将其标记为“黑客材料”。该公司还暂停了《纽约邮报》的账户多日,阻止其进一步发推文。

为什么?推特前信任与安全主管约尔·罗斯(Yoel
Roth)本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推特无法证实这一消息,暗示他和公司的其他人不信任《纽约邮报》。

核实新闻报道很少会成为推特的使命,因此,此举似乎是有意干涉政治进程。这个故事尤其难以核实,因为声称找到笔记本电脑的人拒绝将它交给邮报以外的媒体,所以其他报纸都无法证实邮报的结论。(报道的大部分内容,包括亨特在乌克兰和中国有争议的商业交易,将在近两年后得到证实。)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黑客入侵和泄露,”罗斯说。

那么什么是“推特文件”呢?

推特掩盖这一事件的决定成为了右翼关注的丑闻,推特新任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此前承诺将跟进了解推特这一有争议的决定。于是便有了“推特文件”。

马斯克在周五下午晚些时候首次透露了这一消息,承诺独家披露与亨特·拜登“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很棒的,”他承诺道,并在推特上加了一个爆米花表情符号。

三小时后,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基于推特的内部文件,发布了一条30多条推文的长文,披露了他所称的“一个人类制造的机制脱离了设计师控制的弗兰肯斯坦式的故事”。

对马斯克来说,这次发布驱散了笼罩在推特上空的乌云,他正在努力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推特,净化内部文化。有可能是马斯克亲自把文件交给了泰比,但这一点无法确定。马斯克确实在文件发布之前和发布过程中大肆宣传,但泰比只表示他引述了“内部消息来源”。

在帖子中,泰比分享了一些邮件截图,显示推特高管在讨论《纽约邮报》的报道,并努力阻止它在社交网络上传播。泰比说,这些邮件显示了推特为“压制这一事件”采取的“非同寻常的措施”。

文件中最严厉的一段话来自一位讨论这一决定的高管,那就是推特通讯主管布兰登·博尔曼(Brandon
Borrman)。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问道,“我们能如实宣称这是政策的一部分吗?”

对推特文件的大部分反应,尤其是来自该公司右翼批评者的反应,普遍认为这一爆炸性消息证明推特是在民主党的命令下行事的。但泰比自己写道:“双方都可以使用这些工具。例如,在2020年,来自川普白宫和拜登竞选团队的请求都得到了接受和尊重。”他接着说,由于推特员工的政治捐款倾向于民主党,报告推文被删除的系统是不平衡的。这可能是真的。有可能是因为这些捐款,更多民主党人与推特工作人员的联系更加紧密,但也有可能不是这样。在泰比提供的截图中,没有任何电子邮件显示这些所谓的非法关系,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推特员工因这种不正当影响而采取任何行动。

许多观察人士,甚至包括马斯克一贯的支持者,都认为这次爆料是一次失败。《纽约邮报》专栏作家米兰达·迪瓦恩(Miranda
Devine)告诉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这些文件“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确凿证据”。据《每日野兽》报道,保守派权威人士塞巴斯蒂安·戈尔卡(Sebastian
Gorka)在Truth
Social上写道:“到目前为止,我对它完全不以为然。我们知道华盛顿的民主党人和帕洛阿尔托的民主党人勾结。它没证明什么。”保守派新闻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报》(Washington
Free Beacon)的记者乔·西蒙森(Joe
Simonson)写道,“到目前为止,推特的文件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只是透露了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推特的工作人员是民主党人,听命于民主党。”

如果推特文件真的重要,那在哪一点上重要呢?

BuzzFeed的资深编辑凯蒂·诺托普洛斯(Katie
Notopoulos)在推特上写道:“我认为完全无视马特·泰比/推特文件,认为它毫无价值,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看到围绕重大决策的内部讨论非常有趣!任何新闻媒体都会喜欢拥有这个独家新闻!这并不是我们所调侃的‘丑闻’。”她进一步解释说,像推特这样规模大、价值高的公司,对人们认为的或实际存在的不当行为做出如此彻底的解释,是非常罕见的。而邮件详细描述了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内部闹剧,因此其功能类似于通过《信息公开法》披露政府的内部文件。

推特的新主人认为它是“事实上的公共城市广场”,这表明他相信一定程度的公共问责。这和政府机构没什么不同。尽管收到因《信息自由法》而被隐藏起来的文件令人兴奋,但也有可能这些文件很无聊,因为它们告诉了你已经知道的事情。推特文件就是这种情况。人们了解到推特屏蔽《纽约邮报》报道的决策过程,但从推特文件中并没有了解到令人震惊的新原因。甚至在这些文件公布之前,人们就已经知道推特压制了这一消息,而且在很大程度上知道哪些高管参与了此事。

这些人后来受到了职业惩罚,离开了推特。据泰比报道,在这一决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前首席法务官加德(Vijaya
Gadde)被马斯克解雇了。罗斯因为马斯克的“独裁命令”而辞职。博尔曼在马斯克到达之前离开。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已经离开公司了。当决定用数字方式切断《纽约邮报》的报道时,这些人是出于对乔·拜登和民主党的忠诚吗?是出于对共和党的反对和对唐纳德·川普的仇恨?出于对《纽约邮报》的厌恶?从现在公布的文件来看,无从知道这一点。

在这张2019年的照片中,马斯克在一个游戏大会上发言。

对亨特·拜登的报道更有兴趣的媒体似乎对这个消息也并不怎么兴奋,他们在低调的标题下发布了这一消息。如果说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的故事应该归功于哪一家特定的媒体,那么肯定是《纽约邮报》。然而,《纽约邮报》周五晚间发的两条关于马斯克的推送都很克制。第一个是关于马斯克承诺的一个简单的开场白:“埃隆·马斯克今天将提供关于纽约邮报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审查的推特文件。”另一个是“阅读这些文件”风格的标题:“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重磅消息:推特公布审查细节。”福克斯新闻通过苹果新闻发布的推送写道:“埃隆·马斯克就推特审查发布爆炸性文件。”

《纽约邮报》在其网站上阐述了为什么你应该关注这个问题。推特正在有意无意地审查内容,并在审查过程中编造理由,它的标题暗示:“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爆炸性新闻:推特编造理由审查《纽约邮报》的报道。”

然而,推特临时决定审查美国最臭名昭著的小报之一的一篇内容,这并不令人震惊。这家社交网络多年来一直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该公司从来没有停止过处理内容审查。早在2016年,Buzzfeed发表了一篇长篇调查报道,展示了推特自2006年成立以来一直在与侮辱性内容作斗争。杰克·多尔西和他所有的高管都是在实践中不断拟写新的规章,就像马斯克一样。

最后,美国政府是否为前副总统干预了一家社交媒体公司?如果有的话,这是一个真正的重磅炸弹。马斯克本人周五也表示:“推特自己压制言论自由并不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但在没有司法审查的情况下,根据政府的命令压制言论自由就是违宪。”泰比曾相信事实就是如此。2022年8月,他在推特上写道:“到目前为止,笔记本电脑是次要问题。真正的问题是FBI介入,切断了真实故事的传播。”但在周五晚上,泰比撤销了这一断言:“据我所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政府与笔记本电脑事件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