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大坂直美母亲专访揭女儿教养法:老公靠自学教打球

大满贯赛事4次夺冠,世界排名冲上榜首,一度登顶巅峰君临女子网坛的大坂直美。美国经济杂志《Forbes》”2021年度女运动员收入榜”连续两年蝉联榜首。戴上黑口罩抗议种族歧视,通过抵制记者会,号召关注运动员精神健康,这些举动引发巨大反响,最终让她获得了影响全球的能力。养育了大坂直美并一直在身边陪伴她的母亲大坂环,最近发行了一本自传。就此书及其两个女儿,我们对她进行了一次采访。

母女二人的新挑战

大坂直美最近又开始了新的挑战。她并未续约大型经纪公司IMG,而是自立门户,跟自己的经纪人Stuart
Duguid携手创办了体育经纪公司。虽然法网因跟腱受伤首轮出局,但在球场外,她依然是响当当的头条新闻人物。

对于这一决定,直美的母亲大坂环解释道:”挂在大公司下面,想做的事情总是有限的,但如果自己当老板,就可自由地做任何事情。她讨厌被管束,希望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这点很像我(笑)。”

自称”叛逆者”的大坂环出了本记录自己半生的自传,《朝着隧道的另一端》(集英社)。书里的故事追溯到她认识海地裔美国人弗朗索瓦(Leonard
Francois)之前,讲述的不是一个伟大运动员的母亲,而是一个日本女性敢作敢当的勇敢的人生姿态,向年轻女性传递了强烈的资讯。

我们就这部自传以及她的女儿、与丈夫携手推动的项目等话题,对现居美国佛州的大坂环做了一次采访。

记者:我很感兴趣地读了你的书,给人的一个印象是,一般想回避的事情在书中也都毫不隐瞒地写了出来。你坚持这样写作的精力和勇气来自何处?

大坂环:为了写这本书,我把以前的照片和录影带都翻出来重新看了一遍,各种情感喷涌而出,就好像真的回到了当时的自己,万千思绪在笔尖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朋友也说
“你可真敢写啊。”可我觉得”不写这些,那就不是我的人生了””这段要是略过不提,那前后就连不上了”,所以决定要把所有东西都写下来。

被大威细威的活跃所触动

记者:弗朗索瓦从没摸过网球拍,却靠自学在麻里和直美姐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她们网球。众所周知,大细威(云露丝威廉丝(Venus
Williams)与莎莲娜威廉丝(Serena
Williams))的父亲兼教练理查也同样没学过网球,你的丈夫借鉴了他的方法。但麻里不到1岁就开始了训练,这实在让我吃惊。

大坂环:虽说是训练,但其实是玩耍性质的。当时是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平衡感及核心力量训练。我丈夫喜欢运动,足球、篮球、骑自行车和马拉松之类的,他总是在玩某种运动,大概也抱有要更认真地去做做的想法吧。我觉得他一直漠然地有个愿望,希望孩子能够成为体育选手,到了大细威姐妹出现后,这个愿望真正变成了一个清晰的目标。

记者:细威17岁拿下首个美网冠军时,麻里3岁,直美不到2岁。第2年的温布顿,大威拿下冠军。听说你是受到了大细威战绩的鼓舞,那么在你看来大细威魅力何在?

大坂环:当时网坛还是白人的天下,出了那么厉害的黑人球星,我大受震撼。虽然以前也出过黑人冠军,男子有亚瑟艾许(Arthur
Ashe),女子有阿莉西亚吉布逊(Althea
Gibson),但十几岁的姐妹花给人的冲击还是很强烈的。她俩赚了多少钱,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单纯地感慨,她们能在全球飞来飞去,接触到各种文化、各色人群,过着那个年代的普通女孩根本不可能体验的精彩人生……这种职业真的太棒了。

记者:据说大细威的父亲让女儿学网球的动机,是有一天偶然在电视上看到某位网球选手拿的冠军奖金差不多等于自己1年的收入。而对于你和你丈夫来说,让女儿学网球的动机不是为了钱吗?

大坂环:我们当时真的很穷,但钱并不是最大的动机。我丈夫那时候在经营进口服装和酒吧,我一边帮他忙,一边在邮购公司的热线中心打工。我们起早贪黑地工作,每天平均只睡3个小时,即便这样也还是没法摆脱贫困的生活,所以钱肯定是想的。但我们还有更大的梦想。

我当时觉得大细威的成功给了我们梦想和希望。尤其是麻里,天生运动神经就很出色,足够让我们相信梦想可以成真。因为有这样的梦想,即便过着极其贫穷的生活,我们也开始感受到人生的喜悦了。

热心社会活动的背景

记者:近些年,直美开始向世界发出各种疑问,展示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她积极回应2020年”BLM(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2021年抵制记者会,呼吁关注运动员的精神健康。直美曾说过自己其实很内向,但现在她给人的印象似乎改变了很多。

大坂环:可能大家对直美的印象,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美网初次夺冠的时候吧。确实那时的她真的是那种很内向的感觉。除了网球,她在家基本不是玩电脑游戏,就是跟麻里聊天。不过,我觉得随着接触人的机会越来越多,又交了男朋友,还跟世界顶级的人士成为好友,她的心扉一点点地打开了。

最终她所有行动都是自己拿的主意。在美网中戴黑口罩(上面写着在警察的种族歧视性暴力行为中受害的黑人的名字),也是直美的想法。虽然周围也有反对和担忧的声音,但她还是将自己的意志付诸了实践。她是那种越被反对越斗志昂扬的性格,很不好意思,这点完全像我。

我父亲是个保守的人,对礼仪举止和穿戴打扮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我对此就反抗过。我不想活在别人的想法中,即便是父母,我也不想受他们管束。我自己在培养女儿们的过程中也从没说过”你应该这么做”,但直美的心里一直有跟我一样的思想之”芽”,并且感觉现在萌发了出来。

记者:听说你还自掏腰包在海地办了幼稚园和学校。

大坂环:这个项目很忙,以至于我丈夫把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海地。最早还是在大坂的时候,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志工组织,在海地开办幼稚园。这个项目越做越大,现在已经变得像一个小型社区一样的学校了。网球场就有好几个,有幼稚园也有学校,宿舍楼的施工也进入收尾阶段。学生有两百多人,学校和幼稚园的老师、保全、清洁工、教练等等加起来有好几十个员工。我的梦想是把这里打造成职业网球选手辈出的地方。

其实现在我们已经派送了一个男孩去大阪的高中留学。将来还打算把学生送到各个国家,不过留学太花钱了,而且海地的孩子们去外国生活也有很多困难。实际情况是,我们也在苦战之中,但为了帮助孩子们梦想成真,我们一直都在拼命努力。

记者:对于那些想把孩子培养成网球选手的父母,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大坂环:通向罗马的路并不只有一条。我们以前很穷,但如果一开始就有钱和人脉的话,应该还会有别的路可走。重要的不是方法,而是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100%甚至120%地投入。我觉得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即便没有完美地达到目标,也能够离梦想更近一些。

只不过,全身心地投入,并不是说让孩子还要对父母的人生负责。这一路走来,我看到过一些父母,孩子输了比赛,他们就破口责骂,或是把网球包扔到场外很远的地方。我们不能一味追求胜利,这样会让孩子畏缩不前。我觉得,作为运动员,相较于早日功成名就,保持饥渴之心和谦虚的姿态,才是更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