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拖死前,他们想让中国前首富破产

最近,有近百名国美员工到北京鹏润大厦36层的国美总部讨薪。据说,黄光裕被讨薪员工围堵在办公室,双方在谈判时候还产生了肢体冲突,后在警察调解下继续商谈。

10月份的时候,国美电器董事长说,到12月底之前,只缴纳社保,不发工资,顺带着还批评了员工态度。但有员工说,其实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同时社保只扣不缴,而公积金更是从6月份开始就停了

对于这种情况,员工要么接受,要么走人。在讨薪现场,国美也说了,“没有现金流可以给大家发工资了”。

为期8个小时的讨薪,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而欠款比员工工资多得多的供应商们也坐不住了,他们在员工讨薪之前,就申请“国美破产清算”。

消息很快引爆市场,国美很快就出来辟谣:国美电器以及国美控股旗下的公司,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破产的法律文书或者问询谈话。

国美还说,请相关各方恪守法律法规,合法合规解决争议问题。

对于这个说法,供应商以及发布“破产”相关消息的中城院要案中心也有话说:11月底寄出的申请材料,北京一中院刚刚收到材料,现在审查的速度慢一点,但对国美的通知,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供应商方面称,已经给国美发过多封律师函,国美对于这个结果应该有心理准备。

也不怪这些供应商着急,国美目前的总负债大约是586.7亿,最大的债主是银行,大约有247.8亿的债务,而第二大债主就是供应商们了,其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达到144.4亿。

如果国美有资产,他们可能还心安一点,但现在国美现金只有24.09亿,一年内需要还的短债就有229亿,显然是不够的。经营状况也一般,上半年营收121亿,但亏损高达32.7亿,经营产生的现金流不足1亿。

8月份曾传出消息,国美召开过两次债权人会议,主要是银行,国美获得了最大债权人渤海银行半年的展期,但其他银行基本上都是提起诉讼、财产保全,走执行的路子了。

真难,曾经的首富也要被追债了。

国美还挺让人唏嘘的。

1987年,黄光裕举债在北京珠市口开了第一家国美门店,只是那时还不叫国美,但是黄光裕脑袋灵光,从1990年开始,就摆脱了中间商,开始与厂商直接对接,让国美从众多的门店中突出重围。

那时候,他的对手苏宁刚刚开店。可以说上游厂商,就是黄光裕发迹的命脉。

1993年,黄光裕开出的十几家门店,开创了家电连锁模式,后来国美走出北京,成为家电行业的领头羊。

2004年,国美和苏宁双双上市,之后两年,黄光裕成了中国首富。

2008年,国美的销售额破1000亿,再次问鼎中国首富。

不过,国美的辉煌随着黄光裕在2008年底被调查以及随后的入狱而告终,苏宁进入上升期,国美惨淡经营。

最终,这两位老对手在2022年殊途同归,都在债务泥潭里面翻滚了。

在黄光裕出狱时,国美股价大涨,一些人对他带领国美重回高峰充满信心,黄光裕也给了强势回应,说是18个月重振国美。

结果老大很努力,恨不得每天工作24小时,但结果不好。公司业绩越来越差,不知不觉就亏了70多亿,国美的股价也大跌70%以上。

后来又来了一个三年计划,然后注入诸如房地产在内的“优质资产”,结果,似乎也不尽如人意。

再后来,黄光裕也不再喊话或者推计划了,而是选择了不断套现,从2021年底至今,累计套现已经约10亿港元。

减持的钱干嘛?说是一部分用来补充流动资金,一部分偿还到期债务,按这个解释呢,钱肯定是花在刀刃上了,但是对于频繁减持,大家还是怀疑黄光裕“要跑”,当然股价也再次应声大跌。

最惨的就是供应商了。

1.现在国美的应付账款与票据数额越来越大,144亿的总额不少,但是数额分散,比如这一次提交破产申请的供应商有4家,总额400万,连零头都不到,可见其他供应商还在观望,势头不好的话,肯定会向国美施压。

2.周转周期也越来越长,以前只有157天,现在要301天,从现金到商票再到商票逾期,100万咬咬牙都还不上,更何况144亿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产业链里面,中小企业的弱势地位,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在“国美破产”这事儿上还有另一个主角,中城院要案中心,这个机构干啥的呢?主要做的是中小企业和中小投资者保护的,他们除了国美外,还关注了苏宁的“破产”。

就在国美被申请破产的几天前,全国破产重整信息网公布了一起破产案件,在四川内江,苏宁易购及其旗下的内江苏宁物流,被内江一家物流公司申请破产清算。

当然,苏宁的反应很快,说破产案不涉及上市公司,债务与苏宁易购无关,但是在流传出来的申请破产的材料里面,却可以见到苏宁易购的名字。

随后,苏宁的反应是,联系了申请人,第二天就把欠款还上了,破产申请被撤回。

不“逼宫”,就不还钱。

而经过今年,更能感受到这种撕裂以及对比所带来的冲击感,苏宁的父子两代人在国内被各种追债、催债,但是儿子还能再海外继续玩足球,晒豪车。

而被欠了钱的中小企业面对的是什么局面呢,被渠道压榨,还要被下游压价,勉力维持已经是不错的了,还有很多拖不下去的,就倒闭了。

无论是对于中国首富还是江苏首富,破产的阴影只能说是首富的黄昏,但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讲,那就是自己的末日。

不单单是苏宁、国美。

去年,乐视在APP的logo上玩梗,“欠122亿”上了热搜,说是什么自嘲,但是真正嘲笑的是谁呢?当然是债权人们,尤其是乐视的中小供应商们。

2016-2017年,那时候还没有疫情,乐视的讨债大军们,常年驻扎在乐视的楼下,一些小供应商们,老板亲自到乐视去要账。为了追债,有的小老板们干脆就住在了乐视大厦里面。

贾会计的“下周回国”成为互联网经典笑话了,在国外还用汽车拿着投资人的钱,造他那个至今未上市的车,而供应商们,有的已经不指望能还钱了,有的已经倒闭了。

而另一个走向了破产清算环节的金立,更是债主遍天下,在统计阶段,金立的债权人达到了648家,其中34家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其余的614家,全部是上中下游的生意伙伴,实际债务211亿。

创始人一把牌能输7亿美金,而供应商成为金立牌局里面最大的输家,毕竟他们到了最后时刻,也甚少能决定自己被拖欠的钱的命运。

这也是中小企业面临的最大的困局之一。咋办呢?

国企拖欠的,还有国家帮忙催呢,今年5月份,有过一次清理拖欠账款的行动,上半年累计清偿拖欠民营及中小企业欠款956亿。

但是这部分钱也只是政府部门以及国企,对于非国企的约束性并不大,那些钱咋办呢?

要么靠运气,要么靠良心,遇上国美、苏宁这样的,也就只好申请其破产了。毕竟真让它破产,还能拿回点钱来,再等下去,只有自己先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