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自由而来——东京声援白纸运动集会随笔

因乌鲁木齐火灾而引发的“白纸运动”已经在中国各地开花,而海外中国人也没有袖手旁观,各地华人都组织了悼念活动和声援白纸运动的集会,而我有幸见证了东京的集会活动。

悼念区域的鲜花和用小提琴演奏《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女生

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特别是这么多中国大陆人能够来到现场参与这个活动。虽然现场飘扬的旗帜五花八门,有中华民国国旗、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港英旗、西藏的雪山狮子旗、东突厥斯坦的蓝色星月旗,甚至还有我闻所未闻的诸夏分离主义的“大蜀民国”旗。用小粉红的话说,这场集会可谓是“五毒俱全”,都是境外敌对势力,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你只看打出的旗帜,你可能会想当然地觉得又是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境外势力”搞的抗议活动,然而当我真的走到人群当中,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不是这样的——自发参与的中国大陆人绝对是这场集会的大多数。他们虽然没有统一的旗帜,但是他们有的手拿白纸,有的在白纸上还写上标语,也有”蛤丝“(调侃江泽民的网友),有“国粉”(中国大陆的中华民国派),他们毫不掩饰掩饰地表达出要自由,不要独裁,不要皇帝。

集会区域人多到看不到尽头

恰逢长者去世,有蛤丝前来报到

在这里,传统意义上的“境外势力”和来自中国大陆的“新境外势力”在自由的旗帜下聚集在了一起,虽然诉求不同,但是大家没有割席。在四通桥事件和白纸革命之前,此情此景是不可想象的——“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要自由”,以及四通桥上的横幅标语成了在场最大的公约数。

既然互联网无法表达,那就上街吧!

这场集会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就是它提供了一个大家自由表达的机会,人们可以轮流在人群中发表演讲,有的人讲道理,有的人喊口号,有的人讲述自己的过往遭遇和心路历程。人们聚在这里,通过表达理念和情感,让在场的每个人知道,我们不是孤单的,我们不是异类,我们虽有不同的生活环境和家庭背景,人生经历有所不同,但我们都热爱自由,都愿意关心他人处境,都没有觉得别人的遭遇事不关己。

人生中第一张选票

前一阵我在后二十大时代之杂谈(二)用爬行回应荒谬的时代一文中讲到了学生们聚在一起在地上爬这种看似怪异的行为,其背后实际上是人在追求对找到同伴和自我表达这两种本能的满足。举起白纸的学生们,乌鲁木齐中路的上海市民们,亮马河畔的北京市民们,他们并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他们走上街头的动机既有为他人发声就是为自己发声的理性的考虑,也遵从表达自我与找到伙伴的本能——只有自由表达和找到同伴的需求得到满足,人们的政治抑郁才能被治愈,无力感带来的沮丧才能够被治愈。

另外,由于简体中文互联网的审查,导致不符合官方意识形态的思想无法自由传播,所谓反贼们很难在网上形成社群,这就更凸显出线下群聚的重要性。到了线下,才知道有这么多和自己有相似想法的人,同时还能倾听不同族群的不同诉求,这里不再是只有官方意识形态的场域。在这里有香港的朋友,有台湾的朋友,还有被妖魔化的西藏和新疆维吾尔族的朋友,在这里我们的互相倾听对方,不再把他们当成避之而不及的X独分子。

接下来,我想截取我印象深刻的发言者的瞬间记录下来,他们并不是活动的发起者,很多人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的发言或许并没有很充分的准备,甚至有的人激动到颤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但他们自由表达的行为本身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和勇气。

注:1.有些发言我无法复原发言者的原话,只能凭我的记忆补全大概意思。2.由于现场环境嘈杂部分内容可能会有所出入。3.出于安全考虑,本文不会出现演讲者的图片和影像资料。

ウイグル人に自由を!

一位来自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女生。

她的家人们被强制收容进了再教育营,2017年至今无法联系到自己的家人。她高喊:ウイグル人に自由を!(给维吾尔人自由),在场人群也跟随其口号高喊:ウイグル人に自由を!

在场的汉族人是大多数,但不会把她看作和自己不相干的人,更不会因为集会中出现东突厥斯坦的旗帜就不同情其遭遇。

当她发言完毕,人群中有人高喊:我们与维吾尔人站在一起!

来自新疆汉人的悲愤

来自一位新疆汉族女生和一位新疆汉族男生的发言。他们都来自于新疆的汉族公职人员家庭。

“我觉得我有必要为新疆还在被封控的人发声,为了乌鲁木齐人,上海人,全国的人发声,中国需要自由!”,女生呼喊道。

她向我们诉说了作为新疆人童年时看到坦克上街的恐惧;作为新疆汉人一面要面对恐怖袭击的恐惧,一面还要忍受政府更多对自由的剥夺,忍受比中国内地还要严酷的网络封锁。

新疆男生说到:“我们连百度云都用不了!”。(由百度提供的备受审查的云端储存服务)人群中有人调侃地喊道:“那还怎么看片啊!”(这里的片指AV,百度云常用于获取资源)

这位男生还说到,他家人供职于医疗系统,之前给再教育营里维吾尔人做检查的时候会检查他们的肚子里有没有异物,因为有人会吃铁自杀。

我们的行动就是我们的选票!

一位回答了我们来这里集会有什么用的发言者。

”我来这里之前就邀请了我的朋友和同学,也跟我的家人朋友说过,他们问了我一个很相似的问题:你到这里来有什么用!?你跟大家群情激愤,回去之后你继续过你的日子,第二天也没有任何改变。“

“我要告诉大家,不是的!如果有人问你,你站出来有什么用,你告诉他:这就是我的选票!你花出去的每一分钱,说出去的每一句话,你在电脑上手机上打出的每一个所谓反动的字,都是你的选票!”

“我们在用脚投票!民主需要投票,但是投票不只有选票一种方式,我们以我们的双脚来到这里发声,这就是我们的选票!民主万岁!”

用母语喊出自由

来自一位内蒙古的蒙古族小哥的汉蒙双语发言。

他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所谓双语教学,就是要逐步灭绝蒙古人的语言,本质上是一种强制同化政策。

他悲愤地控诉道:“我们曾经上课都会学习蒙古语,用蒙古语授课,但是后来中央罢免了支持民族文化教育的官员,开始用汉语授课,美其名曰双语教育,但到后来蒙古语课都要被挤出课堂,很多小孩子已经变得不会说蒙古语!”

当他用汉语发言过后,又开始用用蒙古语发言,现场能够听懂的人或许不多,但我相信人们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喊出自己的母语,这是他的抗议。

最后,他用蒙古语高喊自由,现场的人们也跟随他的发音呼喊起来。我们虽然不懂蒙古语,但那一刻,人们知道为蒙古族人争取自由也是为我们争取自由,我们面对的压迫的根源相同。

谁曾经不是小粉红?

来自一位自称曾经是小粉红的男生的发言。

“不仅国内的人,就连像我们这样在国外的人,也要因为我们的祖国而心惊胆颤。一百多年前大清朝的时候我们都不用这么害怕,一百多年后国家强大了,我们反而更要害怕我们的祖国了!“

“两年前我就是个小粉红,我骂香港人,我骂台湾人”

人群中有人高喊高喊:”我也是!“

”大家不要怕,大家从此和他们站在一起,向他们道歉,我们一起抗争一起战斗!“

人民需要自由,这是最坏的时代!

“我们为什么站在这里?因为我们相信自由,相信民主,相信真理!如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代价,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们不惧怕这些!”

“你有权利发声的时候你不发声,你把权利让给公权力,到时候你发觉,我怎么变成别人的奴隶,那个时候你就后悔去吧!不要把发声的权利让给别人,不做奴隶做主人!”

“大家不要放弃抗争,如果你们周围的人不愿意参加进来,这没有关系,你告诉他我们不用一下达到很大的目标,就从小事做起。”

”最后我想一引用一个我喜欢的歌手,叫李志,他有一首歌的歌词叫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但我想说,人民需要自由这是最坏的年代!“

当我们主动走出来,也就理解了香港人为什么抗争

来自一位曾因转发“不当言论”国内父母被叫去喝茶朋友的发言。

“我在国内自己的空间,问徐州铁链女到底怎么样了,可是3月8号那一天,网警找到我在国内的家人,找他们去喝茶,我害怕。可是今天我还是站出来了。“

“我站在这里想告诉所有人,不要害怕,我们是有力量的,我们和维吾尔人站在一起,和新疆人站在一起,和2019年香港抗争的人站在一起。我们曾经有不同的想法,可能曾经觉得那些人是被煽动。可是我们今天第一次主动走出来,那我们被煽动了吗,有人给你们钱吗?哪来的境外势力?月球吗?”(此处是引用北京抗议民众在街头反驳境外势力煽动论的原话:哪来的境外势力?月球吗?)

这时人群有人回应:我们就是境外势力!

“我们都有同样的想法,就是我们要自由,我们要人权。”

哪怕是一头猪被关在猪圈里它都知道要跑!

来自一位经历当地政府养老金项目暴雷,见证了身边的人维权上访被维稳的女生的发言。

“我们不是孤独的!只是我们的嘴被堵了起来。现在我们有机会在这里喊出我们的需求,我们需要的是让独裁政府下台!让习近平下台!让他们感到害怕,让他们明白人民的力量,我们可以推翻他们!”

“我一直不能理解国内的一些人到现在都在支持中国政府,为什么!?明明一直在圈养着他们,没有自由,嘴被堵住,行动被束缚,连家门都出不了还要维护中国政府!哪怕是一头猪被关在猪圈里它都知道要跑!”

“我希望我们国内的朋友醒过来,中国政府只是把我们关在猪圈里养而已,我们应该推翻他们,而不是支持他们。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我们需要拆掉围栏,我们需要自由!不自由,毋宁死!”

最后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想对去现场声援的人们说:谢谢你们给了我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