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天降壕姐!LV太子妃通过DNA找到失散多年亲妹

最近,时尚界发生了一件堪比小说情节的新闻!

俄罗斯知名超模、世界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太子妃”水果娜”Natalia
Vodianova,她通过DNA对比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珍娜!

水果娜

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从出生后就被送养,姐妹俩多年来都没有彼此的确切消息。

前段时间,妹妹终于从美国飞到巴黎和姐姐团聚,水果娜亲自到机场接她,20多年来第一次见面的两姐妹深情相拥。

网友们都沸腾了,直呼这是玛丽苏照进现实,《天降豪姐》、《我的姐姐是LVMH太子妃》、《公主小妹竟是我自己》…

大家都为她们团聚而开心,也惊叹于整件事的戏剧性,但熟悉水果娜的人都明白,在这宛如童话般美好的故事背后,都是她早年的辛酸和挣扎。

之所以会有”水果娜”这个外号,就是因为她小时候家境贫寒,只能靠在市场卖水果维生。

她在俄罗斯的下诺夫哥罗德出生长大,在这座工业城市里,水果娜和她的妈妈拉里萨Larissa相依为命。

拉里萨是个好妈妈,她夜以继日地工作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但不幸的是,她却在感情上一次次重蹈覆辙,掉进渣男的陷阱。

这些男人总是如旋风般闯进她的生活,留下一个孩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水果娜就这样有了两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二妹奥科萨娜和三妹克里斯蒂娜。

从左到右:妈妈拉里萨,克里斯蒂娜,水果娜,奥科萨娜

二妹奥科萨娜出生时脑部受损,这让一家人的处境更为艰难,在水果娜记忆里,母女四人一直生活在一个小房间里,家徒四壁、无所依托。

作为长女,水果娜从很小的时候就被迫长大,成为家里的”第二个家长”,从里到外帮着母亲养家,照顾妹妹们、去市场进货卖水果、和批发商压价…

11岁就抱着水果箱子运货,每个重30公斤,经常一回运几十个箱子。

到14岁时,她已经可以熟练地扛起家里的一切,早上很早起床,因为没钱,就吃一根香蕉算是早餐,然后开着朋友的车去水果批发商那里进货。

为了不被批发商骗,她会自己带着秤去称重,以防被缺斤少两。

到了市场上支起摊子,她就开始张罗生意,和来往的顾客讨价还价。

之后她还要去上学、做饭、照顾年幼的姐妹们,每天就这样周而复始,那个时候她从没想过未来,甚至不会去想这一周会发生什么。

因为对她来说,未来没什么值得展望的,她也许就像她的母亲一样,要一辈子围着这里打转了。

在她16岁那年,母亲又又又一次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击中,她把这个男人视为”白马王子”,而这个男人给她留下了一笔巨额债务,迫使她不得不向当地的黑帮借高利贷,更糟糕的是,她还怀上了第四个孩子。

母亲在一连串的打击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女儿水果娜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在这样的家庭出生长大,水果娜对家人有一种极强的使命感和保护欲,同时她在底层摸爬滚打多年,从小就具备了坚韧的心性,在面对冲突时能够迅速下决断。

还是少女的她坐下来和已经怀胎8月的母亲谈话,告诉母亲应该怎么做——把孩子生下来,送领养。

“你绝对不能让这个新生儿也陷入到这汪泥潭里。”

之后母亲生下了孩子,是个女儿,她听从水果娜的建议,很快就把孩子送到了领养机构。

领养机构的人曾给拉里萨打电话说,”她(婴儿)是个特别好的小宝贝,从来不哭,她太可爱太漂亮了,你确定你要继续这么做吗?”

拉里萨作为母亲,心里肯定是万般的不舍,但水果娜对她说,”有很多父母都想要这个孩子,她会被好好爱着,她会有更好的生活,比和我们在一起更好。”

对于极其看重家人的水果娜来说,这是个异常艰难的决定,但却是当时她能为妹妹做的最好的决定。

她一直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领养机构看这个妹妹时的场景,她把手伸进小床的栏杆里,她的手指马上被妹妹牢牢抓住,怎么都不肯松手。

就是那个时刻,所有的情绪涌上她心头,她同样不想放手,却不得不放。

理智告诉她,这是她们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但在那个无比情绪化、所有理智都抛诸脑后的时刻,她对襁褓中的婴儿说,”我保证,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这个即将被领养的婴儿,就是小妹珍娜。

让水果娜没想到的是,就在她16岁这个档口,小珍娜的命运被改变,而她自己的命运也将迎来180度大转变。

一位巴黎模特星探来到下诺夫哥罗德,举行了一次选角。

当时水果娜的模特男友极力劝她去试镜,几乎是把她”赶”去了现场,说”你必须去”。

当她出现在试镜地点时,星探没有错过这块璞玉,给了她一个足以改变她一生的机会——飞到巴黎发展模特事业。

但前提是她必须在三个月内学会英语。

作为一个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斗士,水果娜毫不犹豫地搭上了这趟命运的列车,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时尚之都巴黎。

灰姑娘的神话在这里诞生,她快速适应着异国的生活,这很艰难但难不倒她,她在两个月内学会了基本的英语,同时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的一切”养分”。

极强的韧性加上出众的外形和气质,她的模特事业很快就迈上了正轨。

她和俄罗斯男友的关系却没能适应这种转变,他们俩很快分手了,但水果娜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前男友为她做的一切,在她开始挣钱之后,还给前男友买了辆奔驰。

在到达巴黎约一年后,有一次,她去蓬皮杜艺术中心顶层的乔治餐厅参加晚宴,在那里她遇到了英俊富有的英国贵族贾斯汀·波特曼。

波特曼家族是英国富有的贵族家族,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

贾斯汀就是标准的贵族青年,在哈罗公学上学,毕业后继续追求艺术生涯、在伦敦办展、来往于世界各地名利场中。

在晚宴上,他被美丽张扬的模特水果娜吸引了目光,还特意换了位置,坐到她身旁,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和她聊天。

晚宴结束时,贵族青年已经坠入爱河。

他使尽浑身解数追求水果娜,水果娜一开始表现得比较难以接近,之后也被贾斯汀打动,他们很快结婚生子。

不到四年的时间,水果娜就从一贫如洗的俄罗斯少女变成了英国贵族的超模妻子,在时尚界大放异彩,走高定时装秀、拍香水广告、和一众奢侈品牌签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独家合同…

她身价飞涨、事业腾飞、家庭幸福,这时她刚刚20出头。

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她延续了这种成功的人生,并把自己的事业版图扩展得更大,不仅成为世界公认的知名超模,而且踏足了表演、主持等领域,还创立了慈善机构,支持许多慈善事业。

2011年,她和贵族丈夫宣布分居后,开始和LVMH创始人的儿子安托万·阿尔诺约会。

LVMH集团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奢侈品巨头,旗下品牌包括LV、迪奥、芬迪、纪梵希、宝格丽、蒂芙尼等等,在时尚界的地位举足轻重。

水果娜和集团创始人的儿子结婚,也被大家戏称为”LVMH太子妃”。两人在一起已经11年,有了两个儿子,2020年在巴黎登记处正式结婚。

表面看起来,水果娜从第一次到巴黎之后,命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就像灰姑娘穿上水晶鞋一样梦幻。

她让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好,也在第一时间安顿好了所有的家人,为母亲和祖父母买了公寓,为脑部受损的二妹奥科萨娜雇了一个保姆,还让当时8岁的三妹克里斯蒂娜到国际学校就读。

等克里斯蒂娜长大一点,就带她各种走红毯,参加时尚活动。

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但在这些美好的背后,她的内心总有一块地方在隐隐作痛。

就是那个被她送去领养、如今不知去向的小妹妹。

她在哪里?过得好吗?她的养父母对她不好怎么办?

这些年里,她一直被这种噩梦般的想法缠绕着,无法停止往坏的方向去想,因为她害怕年幼的妹妹会在这个巨大的世界里孤苦伶仃,就像她们从前一样。

这些想法在她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变得更让她痛苦,因为她更加明白了孩子的珍贵。

为了找到妹妹的下落,她甚至找了私家侦探,但由于收养系统的保密性,她没有得到妹妹的任何信息。

2016年,她第一次接受了DNA测试,之后每个月她都会收到网站给她发送的潜在亲属的信息,但每一次都希望落空。

渐渐地,这种期待成了一种漫长的折磨,她不想再继续让自己痛苦下去,因此停止了寻找。

而她也因此错过了来自妹妹珍娜的联系。

说到珍娜,在姐姐和妈妈把她送去领养之后,一对美国夫妇收养了珍娜。

本来这对美国夫妇只想收养一个儿子,他们给他取名叫伊森,但在最后一刻,他们看到了珍娜,决定把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也带回家。

就这样,珍娜和伊森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乡村无忧无虑地长大,据珍娜所说,他们的童年过的就是美国田园诗一般的生活。

左为珍娜,右为水果娜

珍娜是家附近唯一的女孩,所以从小就和男孩们一起上蹿下跳,她们家特别喜欢户外活动,经常一家人去露营、远足、钓鱼、划独木舟和皮划艇。

几乎每个周末,他们都在外面度过,两个孩子痛痛快快地玩,别提多开心了。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珍娜有着被爱的底气,性格开朗又洒脱,她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一直对在俄罗斯的亲生父母感到好奇,但这种好奇并不会影响到她现在的生活。

她在十几岁时就注册了一项在线DNA服务,2019年,她突然收到一个DNA配对成功的通知,经过一番网络搜索,她确定自己有一个同母异父的超模姐姐——就是水果娜!

但她并不想打扰对方的生活,也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只是简单发了一条消息问好。

她说,”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也过得很好,你甚至不用回复我这条信息,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很好,我希望你也是一样。”

可当时水果娜因为心力交瘁,无力再继续寻找下去,她断绝了所有寻找妹妹的信息源,所以没有收到珍娜的消息,两个人就此错过了。

而珍娜没有收到回复,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于是她也放下这件事,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直到她的另一个姐姐也通过DNA网站知道了她的存在。

水果娜当年寻找珍娜未果后,三妹克里斯蒂娜在之后也注册了DNA网站。

左为克里斯蒂娜,右为水果娜

2021年,她突然收到了和一个同母异父姐妹DNA匹配成功的通知。

克里斯蒂娜当时就傻了,心想这是不是大姐用假名注册的,问了水果娜之后发现不是,姐妹俩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孩子肯定就是她们最小的妹妹!

两姐妹激动地给珍娜发了大量邮件,一封接一封。

看着水果娜和克里斯蒂娜发来的海量消息,珍娜既开心又震惊,同时又有点面对未知的害怕。

她试探性地回复,三姐妹之间开始了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对彼此的熟悉程度越来越高,珍娜还和养父母说了这件事,养父母都惊呆了,但完全支持她和姐妹们来往。

之后,珍娜终于鼓足勇气和水果娜进行视频通话。

她特别紧张,因为她怕姐姐水果娜会是高冷、难沟通的超模,但其实水果娜很自然,两个人很聊得来,聊了近3个小时。

水果娜在第一眼看到珍娜的时候非常震惊,因为她没想到,这个最小的妹妹会长得这么像妈妈,她是四姐妹里最像妈妈的。

水果娜迫不及待想要亲眼见到妹妹,去年,她就建议珍娜和她的哥哥伊森一起从美国飞来巴黎,既是旅行也是团圆。

在珍娜的飞机降落在巴黎机场的那天,水果娜亲自去了机场接她,两个分别了20多年的姐妹在这一刻终于真正见到了彼此,她们在机场拥抱了很久很久。

水果娜为妹妹的这次巴黎之行准备了很多,第一周先让她习惯自己的陪伴,带她和伊森去参观博物馆、打卡旅游景点、去顶级餐厅吃饭…

克里斯蒂娜后来也加入了她们,水果娜则完全变成了一个骄傲的姐姐,她向所有人”炫耀”自己的妹妹,说克里斯蒂娜是绘画博士,珍娜是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而我连大学都没上过”。

到巴黎的第二周,气氛从轻松的姐妹聚会稍微变得有点严肃,珍娜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拉里萨。

从左到右:珍娜、水果娜、克里斯蒂娜、妈妈

珍娜事先非常焦虑,因为她不懂俄语,拉里萨不会英语,两人连语言都不通,根本没法交流,需要两个姐姐在中间做翻译。

但这样的时刻,语言或许也没有那么必要了,拉里萨只是凝视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小女儿,紧紧地抱着她。

无需任何话语,爱意就在她们之间流动。

看着这一幕,水果娜心头那块隐隐作痛的地方也许终于得以平静。

在过去的20多年里,她一遍又一遍地去想自己当初所做的那个”将珍娜送走”的决定,即使她知道这是为了妹妹好,但依然无法在感情上觉得理所当然。

找到妹妹之后,她终于可以释然,就像她接受采访时说:

“我觉得她(珍娜)一直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这种亲密是很痛苦的,因为我并不是真的认识她,她不在我身边,我就老是要去想,她到底是不是安好。”

如今珍娜就在身边,水果娜能感觉到血缘之间的牵连,”我们之间的爱来得自然而然”。

年少时,她守在妹妹襁褓边、被妹妹勾住手指时许下的诺言终于实现。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

现在她们真的再见面了,这一切的分别、错过、重逢、相拥…都像童话般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