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露宿者危机:纽约强制精神病无家者送院惹议

近月以来,美国各地避难所的求助人数持续急增,部份的等候者名单更增加两倍。除了新冠疫情的因素外,近期的通胀升温同样使得问题变得复杂,令越来越多美国人负担不起住屋。为应对此一危机,纽约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近日宣布强制将有精神问题的露宿者送院,措施旋即引起争议,有人权组织批评此举侵犯露宿者人权。

纽约市的露宿者问题一向严重,估计全市就有逾6万名露宿者。去年当地暴力罪案持续攀升,接连发生多宗地铁随机袭击案件,部份也与露宿者不无关系。今年1月,一名女子在地铁列车到站时,遭一名露宿者推落路轨伤重死亡。市长亚当斯同月上台后,强调首要任务是化解相关危机,并将暴力问题归咎露宿者。

当局除了扩大巡查地铁以打击露宿情况外,又提供额外房屋和精神健康支援,还授权社工等人员处理涉及非暴力精神问题的报案。亚当斯表示有道德义务帮助他们获得治疗和照顾:”我们无法再否认的事实是,未得到治疗的精神病患可能造成残酷和折腾的情况,大多需要非自愿介入,并给予监督治疗和长期护理。”

根据当地目前法例,假如在场警员和医护人员认定露宿者患有严重精神问题,并会为对他人或自身构成威胁,便有权将他们强制送院。当局的新指引是,即使他们不对别人构成威胁,只要被认定有严重精神问题及缺乏自理能力,如身上有未经处理的伤口、不清楚周遭事物,或不知悉自己的身体状况,警员和医护人员皆可强制将他们送往拘留所和医院。

或恐成”升级的燃料”?

不过,新修订的政策立刻引来社会反弹,有人权组织批评亚当斯将露宿者和患有精神病人士标签成暴力人士,严重侵犯他们的人权;还有关注精神病患者组织亦质疑措施成效,且仅凭短暂交涉,就会强制转移露宿者,做法并不人道,更有引发法律挑战的风险。

纽约市警察局前局长布拉顿(William
Bratton)表示,新规例更依赖警方而非医护等专业人士执行,意味警员必须经过至少数个月的专业训练,学习如何进行心理评估。有心理问题的露宿者情况复杂,并非所有人都有暴力倾向,一旦出现误判,反而会加重警力负担。他认为,当局希望改善治安,为露宿者提供心理治疗的原意值得肯定,”惟需要用更人道的方式处理”。

美国智库兰特公司(RAND Corporation)政策研究员Ryan
McBain批评,亚当斯的举措是”出于好意但被误导了”。他解释,这是因为警方与有严重心理健康问题的人的互动是可能成为事态升级的”助燃剂”:”这些人通常无法与警察合作,考虑到警察携带武器这一事实,基本上就保证了一定程度的不良后果。”他又以过去的数据指出,被警察射杀的人中,约有四分一是有严重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他认为部署训练有素的精神卫生专业人员与警察一起会更有效。

还有反对的意见认为,为了纽约市人民的安全,关键是要将精神健康危机视为一个『公共健康问题』来应对,而不是当作『犯罪问题』用执法人员来应付”。
“法律援助协会”(LegalAid
Society)发声明重申:”强行将任何人带到医院不仅是非法的,而且是不道德的,是另一种形式的拘禁。”

医院并非答案…

强制送医的另一个问题是,纽约市目前缺乏安置这些露宿者的病床床位。当地用来安置精神病露宿者的临时护理中心,数目于过去三年大减一半,过去数年新成立的收容中心亦只有两间。亚当斯就此问题仅称州长同意调配多50张精神科病床安置他们,惟未有具体交代安排。

有精神治疗专家指出,纽约市现时做法只是将患有精神疾病的露宿者一律送医,却未提及后续支援配合。当地不少医院的心理咨询现时需要轮候数个月,患者一般难以获得长期治疗,露宿者更是只能留在条件不足的庇护所等待,甚至陷入治疗、入狱,然后流落街头的恶性循环。

纽约精神病康复服务协会行政总裁Harvey
Rosenthal表示:”医院并非答案,可能会因此而超出负荷,故不是理想的地方,强制住院集中治疗的措施是完全错误的。”

纽约关注公共权益人士Juaane
Williams则建议,与其直接将患精神疾病的露宿者送医,当局更应提供外部支援,包括设立专项热线、安排紧急心理支援中心,或建立更多条件适宜的庇护所等。

无家可归造成更大的危机?

事实上,露宿者问题自疫情爆发以来便已出现在洛杉矶、西雅图、华盛顿特区等美国主要城市,不少的公园和公共场所成为他们的临时居所。由此衍生的问题不仅是这些人晚上睡在哪里的问题,还有诸如犯罪、暴力,以及酷热等恶劣天气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援助措施等。而无家可归者常因无法上网或没有邮寄地址而难以找到工作,陷入难以负担住屋而被迫继续露宿的境地。

回到是次纽约市处理有精神病的露宿者的争议,其实美国其他地方也有一些宝贵经验。例如,洛杉矶近年的一项调查发现,67%露宿者患有精神病或滥药问题,情况或比外界所想的更严重,而专家认为找出问题症结及从源头减少露宿才是关键。也有分析认为,美国的露宿者问题并非”无家可归”的问题,也不是”精神健康”的问题,而是”毒品问题”。

而亚当斯这次简单且粗暴的处理露宿者方式,不但未有正视纽约市无家可归的真正成因问题,还可能作出了错误的示范,若然美国其他地区仿效其做法,或无助缓和近期的露宿者急增情况,甚或会令美国露宿者问题进一步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