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揭秘神秘中东:在沙特 6000亿美元永不眠

11 月 23 日,沙特王宫内五名王子围着电视站立,气氛十分紧张。屏幕里解说的欢呼打破了沉寂,沙特前锋萨勒姆 ·
达瓦萨里突然一脚世界波攻入了阿根廷的大门,反超了比分。亲眼见证了世界杯最大冷门的他们,抱在一起舞动国旗,跪在地上拜谢真主。

其中一位男子是王储默罕默德 · 本 ·
萨勒曼,目前正处在沙特帝国权力的中心。他是中东人口中的小萨达姆,美国总统口中的贱民,以及微博网民口中的「狗大户」。

狗大户,译自「Gold 大户」,这是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称呼——沙特开价 35 亿美元不带还价地买下 36
枚东风导弹,出手阔绰一度令我国军火商傻眼。

今年 11 月 13
日落幕的珠海航展,也被调侃成中东人的双十一大促,陆战装备的沙漠迷彩涂装、各条产品线对空调功能的强调,无不指向那群「来自沙漠的你」。而大客户们也不吝出手,仅沙特就一口气开了
40 亿美元支票,买下了 300 架彩虹 4B 无人机等先进装备,甚至买下了一整条无人机生产线 [ 1 ] 。

单凭这些军火并不能覆盖小萨勒曼的资产野心。

比如比尔 · 盖茨曾相中一艘 3 亿美元的游艇仍然被价格劝退,萨勒曼却加价至 5 亿美元买走,然后在里面摆放了价值 4.5
亿美元的达芬奇名作《救世主》。他还在凡尔赛宫附近花 2.3 亿英镑买下了路易十四城堡,在马尔代夫与 150
名超模共度良宵,还因为给自己 80 只宠物老鹰包下专机而成为小报头条。

萨勒曼与世界十大豪华游艇之一 ” 宁静号 “,The Times

最重要的是,萨勒曼控制着规模高达 6000 亿美元,足矣在华尔街掀起滔天巨浪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下文简称 PIF )。

众所周知,萨勒曼作为沙特的实质话事人,他的一言一行影响着世界能源稳定。如今萨勒曼却拥有着更大的野心,推出「2030
愿景」计划,实现经济多元化。该计划明确了三大目标: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心脏、亚非欧枢纽和全球投资强国。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正是萨勒曼那一柄摆脱石油依赖的尖刀,大笔注入科技、娱乐、体育等非石油行业,暗暗撬动着全球资本格局。

01玄武门之变

要管 6000 亿美元的钱,首先得会夺权。

2017 年 10
月,小萨勒曼在利雅得丽思卡尔顿酒店举办了一场国际投资会议。莅临者,不乏软银孙正义、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等名流,还有经常在国外难得才能聚在一起的
300 多位王室成员。

外宾们前脚刚走,一位王子在下榻酒店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房间里没有钢笔、剃须刀、眼镜,或是其他任何有可能被用作武器的东西。随后王子们的手机被没收,萨勒曼派人将他们蒙住头殴打,关押了几个星期,直至他们交出自己所有资产
[ 2 ] 。在这场中东「玄武门之变」中,萨勒曼榨出了兄弟们约 1000 亿美元。

丽思卡尔顿事件只是一项非同寻常的集权计划的一部分。萨勒曼从王子们手中夺回了对各中央机构的控制权。他接管了石油巨头沙特阿美,顺势就任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IF)的总裁。

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是指一国政府利用外汇储备资产与国家财政盈余创立的、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以提升本国经济和居民福利的金融投资工具。依据
SWFI 最新数据,排名前 100 位的全球主权财富基金管理规模已达 10.3 万亿美元,远超私募与对冲基金。而 PIF
规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目标 2030 年资管规模达到 2 万亿美元。

注:数据截至 2022.12.8

起初 PIF 非常低调,它成立于 1971 年,资金主要来源于沙特阿拉伯国有石油公司,很长时间投资范围也仅限于沙特国内。

2015
年后一切都变了,前国王病逝,老萨勒曼继位,而他喜爱的儿子小萨勒曼为副王储,在此期间他还担任国防大臣手握军权,王宫办公厅主任,以及
2015 年新成立的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

当时年仅 30 岁的小萨勒曼,已然成为沙特摄政王。

随着 PIF 的管理权逐渐从财政部让渡到「沙特发改委」,加上小萨勒曼「九龙夺嫡」的努力,他成为了 PIF 的新董事,日后 PIF
的投资也逐渐具备王储的个人色彩。

与别的主权财富基金不同,PIF
有更多的地缘政治与经济发展的考量。另较于华尔街对冲基金,PIF
第一目标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实现国家转型以及萨勒曼脑海中 2030 伟大蓝图的工具。

2016 年,PIF 就向 Uber 注资 35 亿美元,这是当时世界私营企业最大的单笔投资。但是疫情期间,Uber
股价大幅波动。相比投资收益,PIF 现任总裁鲁梅扬解释,要看它在沙特王国的影响,它为沙特创造了大约 15
万个工作岗位,它颠覆了服务市场,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让许多人能负担起这些成本 [ 3 ] 。

Uber 也是孙正义 1000 亿美元愿景基金的重仓标的。小萨勒曼与孙正义私交甚笃,后者用 45 分钟的演讲让 PIF 投资
450 亿美元,平均 1 分钟募资 10
亿美元。会谈期间孙正义巧舌如簧,不但列举了软银将如何帮助沙特转变经济模式,还搬出投资记录证明自己可以帮助萨勒曼实现「愿景
2030」。

只是始料未及,今年愿景基金上半年亏掉了 2200 亿人民币。

PIF 有多讲政治,从用投资换取美国支持就可以看出。

2018 年,著名记者卡舒吉被萨勒曼派人在土耳其分尸,引得全球政商界嗤之以鼻。沙特不仅买入百亿军火大单安抚特朗普,而且在
2020 年疫情最严重之时,买入波音、迪士尼、壳牌石油以及豪华邮轮嘉年华等疫情受害股。如法炮制,今年二季度 PIF 又携 75
亿美元「救市」美股科技股。

从某种程度上说,当沙特日趋集权化后,PIF
更像是国家领袖直接管理的基金组合,萨勒曼为了谋求更大的政治意图,投资也会比别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更加激进、更加难以预测。

02王储的公关

PIF 花费 4.5 亿美元收购英超中下游球队纽卡斯尔联一直是令众人费解的投资。

据说牵线人名媛卡拉 · 迪贝洛是美国著名交际花金 ·
卡戴珊的闺蜜,他们一起拍摄了《与卡戴珊姐妹同行》,凭借卡戴珊家族的关系网成功打入上流社交圈。迪贝洛毫无金融相关经验,甚至连大学学位都没有,唯一的教育背景是领英上过一个为期
3 天的资本市场私教课 [ 4 ] ,但这都不妨碍她与 PIF 总裁鲁梅扬之间的暧昧关系。

卡拉 · 迪贝洛(Carla Dibello)

迪贝洛在 PIF 收购纽卡的谈判中颇为自信,令 PIF
的投资经理们感到不解,这个项目能够促成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她与鲁梅扬经常一起打高尔夫,甚至租借萨勒曼的游艇在大海中央悄咪咪地停留数天呢?

体育投资向来是中东石油资本提升全球影响力的重要途径,足球更是其中是兵家必争之地。

阿布扎比王室手下坐拥哈兰德的曼城已是英超最炙手可热的球队,旗下航空公司赞助曼城后营业额暴增 6 倍。卡塔尔虽然在 2017
年小萨勒曼主导的海湾断交中被孤立,但名下大巴黎球队陆续买入内马尔、姆巴佩、梅西等球星,并豪斥 2200
亿美元举办世界杯,试图通过体育来扭转了政治形象。

反观沙特航空本是中东第三大航空公司,如今迅速被阿布扎比联航超越。通过收购欧洲球队,加深与欧洲外交,增设航线就显得至关重要。

只是迪贝洛搭桥的纽卡,基本面实在堪忧,沙特收购时深陷保级,排名倒数第二。2020 财年纽卡的收入仅有 1.764
亿英镑,账上现金仅剩 1400 万,勉强抵得上梅西三个半月的工资 [ 6 ] 。

收购时,PIF 的财力与别家球队老板不在一个量级

这几年,萨勒曼在体育投资上铆足了劲挽回颜面。

PIF 先后出资引进 F1 沙特大奖赛、LUV 高尔夫巡回赛和达喀尔拉力赛。花费 1
亿美元请梅西担任沙特旅游大使,以 2 亿美元的年薪请 C
罗来踢球。而在卡塔尔世界杯上,沙特爆冷击败阿根廷,更是让萨勒曼开心地通知全国休假一天。赠予每位球员一辆劳斯莱斯的传言,也让外界揣测是对主办方卡塔尔的一种喧宾夺主。

就像世界杯的比赛结果一样,PIF
的投资在很多时刻,不仅行使着王储的意志,还是关乎国家形象的公关。这也意味着,在基金投资的决策机制上,PIF
也会走上一条沙特特色投资管理的道路。

与大多数成熟机构投资者一样,PIF
既有投委会,又有风控合规委员会,但依据内部人士爆料,无论是台前的总裁鲁梅扬,还是幕后实控人小萨勒曼,在决定何处进行投资或与谁接触谈判时,几乎不依赖于投委会的建议。

有一次,优步创始人卡尼兰克把自己的新项目,共享概念云厨房推荐给 PIF。PIF
投资团队都认为其中泡沫太大,而小萨勒曼与鲁梅扬却无视估值风险。投资团队再三提醒风险太大,但鲁梅扬很礼貌地表示了感谢,然后叮嘱他:闭嘴
[ 4 ]。

令投委会无法理解,孤注一掷的公关式投资还体现在电竞产业。

萨勒曼从小玩游戏长大,他对使命召唤与 DOTA 非常狂热。2021 年初,PIF 斥资 30 亿入股美国游戏三巨头动视暴雪、EA
以及 Take-Two ( R 星母公司 ) ,如今市值高达 58 亿美元。除此之外,他也没放过任天堂、卡普空和
Nexon,拥有不知火舞、橘右京等多个王者荣耀知名 IP 的 SNK 也直接被 PIF 收购。

PIF 除了重仓买入游戏股外,还斥资 15 亿收购电竞赛事两大主办方 ESL Gaming 和
Faceit。小萨勒曼打破宗教的世俗,允许女性打游戏,对于一个 70%
都是年轻人,平均日工作三小时的国度,电竞也不是没可能变为支柱产业。

一个不太冷的知识,沙特人在游戏上的花费是欧美玩家的 3 倍。

举办世界级的电竞和体育赛事创造的公关阵地,让沙特得到了更多的曝光,但 PIF
更大的愿景是小萨勒曼构想出的一个未来城市,令沙特从石油帝国走向赛博朋克。

03中东无烟城

1999 年,TVB 跨世纪台庆剧《创世纪》反派许文彪在海边提出无烟城的构想:”
我会兴建超过一百栋高智能大厦,每栋顶楼都装上太阳能发电机,建筑外围全是绿色植物,这里不会有废气,不会有噪音,再加上可以举办世界比赛的体育馆。十年之后,这里的总产值将会比开始的时候多一百倍。”

港剧 20
年前预判的碳中和理念,在小萨勒曼口中加以延伸,成了另一幅令人头晕目眩的模样:这座城市的食物将种植在漂浮结构的水培墙上,它将由世界上最大的绿色氢电厂提供动力,成千上万的吹雪机将在沙丘上建造一个滑雪场。将来有一天,它将拥有无人驾驶汽车和载人无人机
[ 2 ] 。这座被起名为 Neom 的城市,在小萨勒曼心中将是人类文明的一次飞跃!

Neom

Neom 是小萨勒曼心中的未来新城,是沙特摆脱传统能源重新建造的城市,也是「2030 愿景」计划的一部分,项目由 PIF
支持,预算高达 5000 亿美元。至少从概念图里,那被绿色植物密密麻麻包裹的立体玻璃建筑,更像是出现在漫威电影里的东西。

为了支撑这看起来不切实际的 ESG 理想,为了支持能源转型,小萨勒曼的 PIF 已经先做出了实质性的部署——引进特斯拉杀手
Lucid,这也一度是 PIF 二级市场最为成功的投资案例。

2018 年,马斯克私有化仅六周后,沙特就投资了 Lucid 10 亿美元。实际上,Lucid 正是 Model S
之父、特斯拉前工程师彼得 · 罗林森所经营的新能源汽车公司。

彼得 · 罗林森 ( Peter Rawlinson ) .Arab News

截至 2021 年 11 月 19 日,这项投资给予 PIF 赚取了超过 3380 亿元人民币,在那个时点,PIF 3
年的投资布局比 Baillie Gifford 近 10 年投资特斯拉赚的还要多。

当时 PIF 总裁鲁梅扬兴高采烈地出来接受采访:”Lucid 是世界上最好的电车公司。他们刚刚宣布续航里程超过 500
英里,超过第二名 130 英里。我们将为 Lucid 打开阿拉伯市场,很可能在 Neom 建造工厂 [ 3 ] 。”

PIF 也曾是 2021 年美股牛市的获利者,SWF

但高位吹票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沉浸在成功里的骄傲与自满往往也都成为了更大失败的前奏。

采访后不久,Lucid 开始无止境的下跌,虽然目前仍为 PIF 的第一大持仓,但从去年高点已跌去 80%。今年二季度,Lucid
仅交付了 679 辆,相当于同期小鹏交付的 1/50,相当辣眼。最悲伤的是,PIF 早在 2019
年四季度就卖出特斯拉,完美错过了全球电车一哥的主升浪。

但是 PIF 却不离不弃,至今仍然持股 103 亿美元,占 Lucid 流通股的 60.42%。并且今年 5 月,沙特与
Lucid 签署协议,将在沙特建设年产能 15 万辆电动车工厂,沙特将在未来 10 年购买多达 10 万辆 Lucid
电动汽车。

也许是对 Lucid 耐心的缺失,小萨勒曼开始培养自己的造车新势力 CEER,这是 PIF
与富士康合资,完全属于沙特的汽车品牌。对于萨勒曼来说,自己的「十年大计」刻不容缓。

毕竟在他的构想之中,自动驾驶的问题不在于科技而在于法规,在他中东无烟城 Neom
这样的地方,能够给自动驾驶汽车提供基础设施。至少,光 CEER 就能给沙特创造 3 万个就业岗位。

萨勒曼手中的这个投资组合,很难说从业绩上证明了自己。但从国家层面,PIF
肩负起沙特在刺破国家发展瓶颈,助力产业端攻城拔寨的使命。不想被别人革命,那就只能先烧钱革自己的命。

04尾声

1974 年与 1978 年,巴萨名宿克鲁伊夫带领荷兰两次杀入世界杯决赛,成为无冕之王。

巴萨教父 约翰 · 克鲁伊夫(Johan Cruyff)

那是荷兰经济最为巅峰的时点。1959 年,荷兰北部的格罗宁根被勘探到了当时规模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高达 9400 亿立方米。70
年代伴随两次石油危机,天然气价格也水涨船高,荷兰作为最大的天然气产地,人均 GDP 一度超越美国。

躺着都能赚钱,还奋斗什么?丰厚的社会福利充斥着荷兰人的生活,直至劳动力缺失、财政入不敷出与石油价格下跌的死亡螺旋。1983
年,荷兰一夜返贫。

作为对照,摆在小萨勒曼面前的是石油资源日益缩减与人口数量日益增加的矛盾,PIF
不得不不断增配海外的资产,多方下注,为子孙创造财富。就如同小萨勒曼近期做出的努力——用 PIF
切入欧洲足坛,与普京扩大 “OPEC+” 的合作,与我国开展中阿峰会推进人民币结算石油。

就像中泰资管姜诚说的:” 灭绝恐龙的是一颗小行星,击倒歌利亚的是一粒小石头 [ 5 ] 。”

虽然小萨勒曼看似把 6000 亿的 PIF 乱投一通,但每一项投资无不是对资源短板的多元对冲,以及对国家命运的未雨绸缪

参考资料

[ 1 ] 40 亿美元订单,沙特一掷千金,都购买了哪些中国先进武器装备?兵工科技杂志

[ 2 ] MBS:despotinthedesert.The Economist

[ 3 ] Inside Saudi Arabia ’ s $360 Billion Investment
Fund.Barrons

[ 4 ] How a Reality-TV Producer Became Rainmaker to $300 Billion
Saudi Fund.WSJ

[ 5 ] 都是戴帽子的,为啥卡塔尔最富?就叫姜诚

[ 6 ] 世界最壕俱乐部诞生!沙特王储 27 亿收购纽卡,其他英超俱乐部:抵制 . 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