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穷小子娶白富美,为证明自己竟组团骗贷被判7年

重庆女孩小张是家中独生女,家境殷实,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在许多人眼里她是城市里的“白富美”。

上大学期间,小张和来自山区的“穷小子”同学李某相恋。为了爱情,小张不顾父母反对与李某在成都结婚生子,因此与父母决裂。夫妻俩始终憋着一口气,想多挣钱向父母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婚后,李某开过公司,做过中介,小张则当起家庭主妇。然而,生活的琐碎和不见起色的经济状况,让爱情的激情逐渐退去,两人因互相猜忌等原因离婚,但依旧住在一起。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某得知某银行面向公职人员最高可申请二十万的信用贷款,可以线上贷款。随后,他发现规则漏洞、组建团队,伙同他人找来一些偏远地区的人冒充公职人员,让前妻等人伪造公积金缴纳流水,进行信用骗贷。每个冒充公职人员的人能贷款10-20万左右,李某则从中高额抽成获利。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李某等人在雅安实施贷款诈骗未遂,并被警方立案侦办。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专案组赶往成都、万源、宜宾、西昌、广元等地开展抓捕行动,对该团伙实现“全链条”打击,先后抓获李某等28名涉案人员,追回骗贷资金130余万元,并及时返还被骗银行。

12月7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了解到,目前,案件侦查终结,经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法院今年陆续对这一系列贷款诈骗案开庭审理并宣判,李某等8名主要人员犯贷款诈骗罪,分别被判处7年至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李某被判7年。

↑相关部门给民警送来锦旗

①案发

“学校老师”申请贷款

资料不全意外牵出骗贷案

“如果不是所谓的‘陈老师’申请贷款资料不齐全,他们至少还要诈骗银行上千万。”12月7日,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说起该案,感叹不已。

民警口中这起案件,案发于2021年6月中旬。当时,雅安市雨城区某银行工作人员在核查一笔信用贷款资料时,发现一份来自雨城区某学校“陈老师”报送的申请贷款资料不齐。恰好,该工作人员有熟人在这个学校,于是“热心”地打电话请熟人转告申请人“陈老师”。但熟人反馈回来的消息,让人瞠目结舌:学校根本没有这位向银行申请信用贷款的“陈老师”。

工作单位、姓名写得清清楚楚,为何查无此人?银行工作人员再次核查,该学校的确没有此人。

感到事情重大,该银行立即核查此前贷出的多笔信用款,发现贷款人信息有假,且借款人均已无法联系。该银行立即向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报警,请求其侦查、追款。

2021年6月25日,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立案侦办,成立了由经侦大队牵头、多部门多警种协同作战的“6.25贷款诈骗案”专案组,迅速开展侦破工作。

专案组民警深入银行,对已收到的数十份申请信用贷款的资料进行核查,发现所有借款人都假冒公职人员身份,这些贷款人除了名字和身份证是真的,其余公积金缴纳信息、单位、职务等全是假的,且全都是外地人。

在侦办过程中,银行工作人员还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有人曾经到窗口咨询过信用贷款相关事宜。

②落网

“骗贷团伙”浮出水面

警方抓获28人追回130万

专案组立即侦查锁定这名咨询人员,并对案情进行梳理,一个以李某为首的犯罪团伙逐步浮出水面——他们采取“四处散网”的方式,找人假冒公职人员申请信用贷款,已从雅安、凉山、简阳等多地银行骗得贷款200余万元。

侦查资料显示,李某组织人员以贷款后分赃等方式,通过多种途径寻找“合作人”冒充当地公职人员,向银行提供信息资料,实现骗贷。让银行工作人员震惊的是,李某一群人落网时,已分别向简阳、邛崃、雅安、西昌、达州等地某银行提交了100多人申请信用贷款的假资料。

“这一百多人的资料大部分已经通过审核,如果再晚一周的话,银行就会放款,他们就会骗到上千万的贷款。”民警说,李某等人的聊天记录显示,他们还定下年终目标:一人挣一百多万。

雅安雨城警方的迅速出击,中止了他们的诈骗行为,也让银行避免了更多的损失。“他们之前这种类型的贷款线上审核就可以了,我们介入后,银行发现漏洞就改变了审核方式,要求在系统审核的基础上,必须进行人工审核。”

2021年7月起,专案组赶往成都、万源、广元、西昌、宜宾等地开展抓捕行动,先后抓获28名涉案人员,查扣100余部用于作案的手机,以及电脑三台、电话卡若干、POS机多台,对该团伙实现“全链条”打击。

“人抓获到位,钱也要最大限度追回。”民警介绍,诈骗钱财案追赃挽损要快。为此,专案组民警抓人与追赃并举,追回骗贷资金130余万元,并及时返还被骗银行。

↑嫌疑人被挡获

③骗贷

骗贷成功后层层分赃

有的“贷款人”仅获十斤白酒

在办案民警看来,李某等人的诈骗方式堪称“粗糙”,却屡屡得逞。

“一开始,银行针对公职人员放贷,仅仅需要姓名、身份证号、公积金流水等信息,采用线上审核的方式即可。”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李某等人就针对这个规则漏洞动起了歪脑筋。“他们随机去找征信较好、位于偏远山区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利用其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伪造公积金缴纳流水,然后通过手机申请贷款,完成线上审核,最终完成贷款。”

“除了贷款人的姓名和身份证信息是真的,其余全都假的。”民警介绍,哪怕没文化,只要没有贷过款,没有办过信用卡,“征信纯洁得像一张白纸的人”,都是李某等人网上申请贷款的首选目标,一般每个贷款人能贷10-20万左右,但每一层都会提走不同的金额。层层而下,到了贷款人手里,多则剩下7万元,少则剩下几百元,有的人甚至一分钱都拿不到。

民警介绍,有个50多岁的人被骗到成都完成贷款后,李某团伙将已发放的贷款私分,以“未贷款成功”为由欺骗这名贷款人,仅仅给了对方十斤散装白酒作为报酬。

④主犯

出身农家,妻子为他与父母决裂

为证明自己走上歪路

如今,这起系列贷款诈骗案已宣判,但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案件背后,还有一个山区穷小子和“白富美”的故事。

主犯李某,是一名80后,出生于四川某山区,父母在家务农,家境拮据。通过个人努力,李某考上成都的一所大学,外形较好的他引起了女同学小张的注意。

小张来自重庆,家境殷实,是家中独生女,父母将她视为掌上明珠,从小百般疼爱。

两人相恋后,考虑到男方家里的情况,父母担心小张吃苦极力反对。但为了爱情,小张坚持与李某留在成都,并结婚生活在一起。在小张生了小孩后,父母与她决裂。但小张夫妇没有低头,始终憋着一口气,想通过挣更多的钱来向小张父母证明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婚后,李某开过公司,当过中介,小张当起了家庭主妇,生活中的琐碎以及不见起色的经济状况,爱情的激情逐渐消退,两人在日常生活的互相猜忌中离了婚,但依旧住在一起。

不过,离婚后独自带着小孩的小张并没有向父母求助。

离婚后,为了挣钱暴富,也为了证明自己,李某走上“冒充公职人员贷款诈骗”的歪路,开始组建团队实施贷款诈骗。而前妻小张,也利用大学所学专业,伪造公积金缴纳流水供李某骗贷所用。

“那时,眼里就只有钱,没想过有什么后果。”面对民警,李某称忘记了第一笔挣了多少钱。但他记得“一夜暴富”后挥霍的场景:在某酒吧花了20来万,将一名90后女子杨某发展成自己的“小女友”,甚至还为杨某购买了一辆保时捷,剩下的钱,则用来归还其他债务。

虽然有了新欢,但李某并没有忘记前妻小张,每周都会回去住几天。而小张到案后,反复恳求民警希望不要将此事告诉她的父母,眼眶红了又红。但事已至此,只能悔不当初。

不过,也有人选择了和李某等人不一样的路。

办案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团伙中有个唐某,在刚刚参与不久知道此事违法后,坚决表明要退出。如今,在警方帮助下,他在乐山开了一家牛肉店,生活平淡,但十分知足。

“他在聊天中经常对我们说‘感谢我们,没有我们也没有就没有他的今天’。”民警表示,其实,他更应该感谢自己及时退出,没有一失足成千古恨,君子爱财但要取之有道。

↑李某被抓获后

⑤警示

有人明知诈骗仍选择配合

相关部门应加强金融监管

据办案民警介绍,在这起系列贷款诈骗案中,并非每个人申请的贷款如愿获批。如果未获批,贷款人就会被中介等带往外地,寻找部分监管薄弱地区的银行,多次重复申请,直至贷款诈骗成功。

“骗贷者几乎没有多少成本,只要能获贷,他们就不会亏本。”办案民警表示,这些贷款人是受害者,也是行骗者,他们中有些人明知是诈骗银行贷款,但为了利益仍选择配合,成为利益链条上最末端的一级。“因为违法成本太低了,比如有的人帮助骗贷获得了几万元,但他面临的结果呢?即便不还,可能也就是征信被拉黑,而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用到征信。”

在办案民警看来,犯罪团伙在伪造公积金缴纳流水,转移赃款方面采取了多种隐秘形式来逃避公安机关追踪,多种犯罪手段并存,给公安机关破案带来了很大难度。

首先该案中资金链流向错综复杂,贷款人不一定是本人持卡,加上POS机一机多户、三方支付、微信取现比较多,难以追踪。

此外,受文化程度影响,许多贷款人也是行骗者,他们担心被追究,基本上都是采取非接触式交接,有的贷款人和“上级”也就是一面之缘,时间一长,即便上一级被挡获,但贷款人也无法指认。

警方提醒,相关部门和银行在顺应社会发展,提供便民金融服务的同时,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金融领域监管机制,为金融领域健康发展提供科学的制度保障。

(文中李某、小张、唐某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