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欲建“联盟”向中国等国出售天然气 中亚国家泼冷水

普京欲建“联盟”向中国等国出售天然气,中亚国家泼冷水https://t.co/EJaOtcGPNQ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December 8, 2022

俄罗斯通过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建立“天然气联盟”而为向中国和其他亚洲市场出售天然气提供便利的谋划在这两个中亚国家遇到政治阻力,至少部分原因是两国对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感到不安。

乌兹别克能源部长朱拉贝克·米尔扎马赫姆多夫(Jurabek
Mirzamahmudov)星期三(12月7日)为上星期初首次公布的这项提案泼了冷水。他说,乌兹别克斯坦永远也不会用自己的独立来换取经济好处。

他在一份视频声明中说:“如果我们从别国进口天然气,我们的合作只是基于商业合同。我们永远也不会同意用政治条件换取天然气。”

米尔扎马赫姆多夫说:“即使与俄罗斯达成了一项天然气协议,这也不意味着联盟……乌兹别克斯坦与俄罗斯并不接壤。因此,展开了通过邻国哈萨克斯坦送气的谈判。这将是一项技术合同……不是联盟。”

这种“天然气联盟”的谋划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11月28日在莫斯科会晤哈萨克总统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Kassym-Jomart)时提出的。

虽然天然气联盟提案的细节仍然模糊,但是据一些分析人士说,该计划对这两个中亚国家来说有一定的道理,特别是乌兹别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生产的天然气在冬季满足自身消费都很勉强,在遭遇寒流时饱受能源短缺之苦。

俄罗斯是主要天然气输出国。作为天然气联盟的一部分,两国将能够通过从俄罗斯通过两国的现有管道获取充足的供应,还能把多余的天然气通过另一条现有管道卖给别国。这条管道从土库曼斯坦经过两国进入中国。

与此同时,俄罗斯将通过向中国以及其他可能的亚洲市场出售天然气而立即获得新的收入来源,帮助弥补在向欧洲出售能源方面的损失。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发动战争,欧洲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

然而,这项谋划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遇到了强大的公众阻力,对协议有可能附加政治条件的担心助长了这种阻力。很多人担忧,“北方兄弟”的领土野心有可能超出乌克兰。两国与乌克兰一样,都是莫斯科主导的前苏联成员。

“我们从克里姆林宫的天然气联盟中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只会有损失,”乌兹别克经济学者和前官员阿卜杜拉·阿卜杜卡迪洛夫(Abdulla
Abdukadirov)对美国之音(VOA)说。“俄罗斯想要通过我们的战略资源来加强它在这里的地位。”

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有7600公里的共同边界,去年的双边贸易达215亿美元。哈萨克斯坦视莫斯科为战略合作伙伴,并且属于普京领导的两个集团:集体安全组织(CSTO)和欧亚经济联盟(EEU)。

但是阿斯坦纳方面在乌克兰战争期间与莫斯科保持了距离,没有承认俄罗斯宣布的对俄军部分占领的乌克兰四个州的兼并。这招致了俄罗斯公众人物的批评。他们提醒哈萨克人说,俄罗斯族占他们人口的近16%。

到目前为止,哈萨克政府只表示正在研究俄罗斯的提案,而乌兹别克政府在能源部长米尔扎马赫姆多夫星期三表态之前一直保持缄默。

不过,乌兹别克总统沙夫卡特·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上星期在俄罗斯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来访时并没有接见他,——虽然俄罗斯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二大商贸伙伴,今年的贸易额达70亿美元。

米舒斯京只是与乌兹别克总理阿卜杜拉·阿里波夫(Abdulla
Aripov)举行了会谈,并在撒马尔罕的双边经济论坛上发表了讲话。

“我们最大的行动倡议是在能源领域,”米舒斯京说。他说,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地位将使乌兹别克斯坦得到“货物、服务、资本和劳工的自由流通”。

这位俄罗斯总理还督促塔什干方面“加速落实”2018年达成的一项联合建造俄罗斯设计的核电站的计划。该项目将在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的监造下于10年内完工。

几位官员已对美国之音表示,乌兹别克斯坦对该项目已经不感兴趣了,不过政府方面不愿公开证实这点。

乌兹别克经济学者阿卜杜卡迪洛夫认为,俄罗斯能源举措的动机是破坏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最近重新结成的经济与安全合作伙伴关系。

“俄罗斯显然不希望这样,因为它想要控制本地区及其碳氢化合物。哈萨克斯坦有着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乌兹别克斯坦有一些,”他说。“俄罗斯监管能源销售,包括对中国的销售。乌兹别克斯坦的角色是有限的。所以,同样也出口能源的莫斯科,想要确保没有竞争。”

阿卜杜卡迪洛夫争辩说,普京提出的天然气交换方案只对莫斯科有好处。“俄罗斯想要把我们自己的天然气卖给我们和别人,而它把它自己的天然气直接卖给中国。”

总部在英国的牛津政策顾问组(Oxford Policy Advisory
Group)中亚事务主任伊斯坎德尔·阿基尔巴耶夫(Iskander
Akylbayev)指出,乌兹别克斯坦最近暂停通过现有管道向中国输出天然气,原因是国内短缺。他还说:“哈萨克斯坦计划明年停止或限制天然气输出。这当然令北京感到关切。”

他说:“俄罗斯认为,通过三方联盟,按照特别的关税和协议,把一些多余的天然气送往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这是符合逻辑的。”但是他承认,从长期来看,两国有可能变得更加依赖俄罗斯。

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的保罗·斯特罗斯基(Paul
Stronski)说,俄罗斯希望与这两个中亚国家达成能源协议,“急于显示它没有被孤立”,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担心与莫斯科靠拢得太近,这是考虑到它把能源武器化并害怕西方制裁。”

他说,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是内陆国家,在能源领域都在艰难挣扎,阿斯塔纳和塔什干有可能利用来自俄罗斯的支持,“但是非常擅长通过举行会晤、让俄罗斯宣布它想宣布的,来取悦克里姆林宫,然后,不管产生什么结果,都在实际上把它掺水淡化。”他说:“中亚人善于象征性地听从俄罗斯,但在实质上加以限制。”

斯特罗斯基说,这两个中亚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挺身面对俄罗斯”,方式是共同努力,并且把盛产天然气的土库曼斯坦也包括进来。“在地区层面共事,给每个国家都带来政治上的掩护,加强他们与俄罗斯还有中国打交道时的杠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