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022年第一份“十大流行语”榜单出炉 你看懂几个

每到年末,盘点流行语、回眸过往一年的 ” 语文面孔 “,成为人们回顾一年的标志性事件之一。12 月 8
日,上海《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率先发布 2022 年 ” 十大网络流行语 “” 十大网络热议语 ” 两大榜单。” 栓
Q(我真的会谢、听我说谢谢你)” 名列 ” 十大网络流行语 ” 之首,” 十大网络热议语 ”
包括冰墩墩(冬奥会)、二十大、中国式现代化等。

2022 年 ” 十大网络流行语 ” 榜单中,本年度新出现的词语占一半以上,展现出大众极强的语文创造力—— ” 栓 Q””
退!退!退!” “CPU/KTV/PPT/ICU”(”PUA” 在 2022
年的几种新表达方式)无不包含着自主创造的草根精神,以充满个性的方式表达对不同现实境况的态度。老词 ” 团长 / 团 ”
在一段时间内的高频热用,与疫情封控下的生活现实分不开;2020 年就已诞生的 ” 小镇做题家 ” 在 2022
年的风行,也与社会热点事件紧密相连。在大众的创造性运用下,” 大冤种 ” 从东北方言进入普通话。2022 年的 ” 十大网络流行语
“,基于现实,延续着过往的流行,也创造了新的流行。

今年是《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举办流行语评选活动的第 4 年。” 十大网络流行语 ”
榜单经过读者推荐、网络海选和专家评议三个阶段。征集阶段,读者共推荐 800 余条流行语候选条目。编辑部根据流行度和热度高低,遴选出
35
条进行网络海选。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北京大学、北师大、复旦大学、华东师大、上海师大、浙江大学、浙江师大、杭州师大、浙江科技学院等机构院校的专家学者参与评议。

《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主张,年度语言盘点应注意区分 ” 流行语 ” 与 ” 新闻热词 “” 关键词 ”
等概念,也即用来交流、被运用的流行语和作为被讨论对象的热议语。2021 年,编辑部首度推出 ” 十大网络热议语 ” 榜单。今年,”
十大网络热议语 ” 在条目征集阶段同样收到超过 500
条读者提名。编辑部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在自主遴选和结合专家视点的基础上,推出对语言事实给予基本尊重的 ” 十大网络热议语 ”
榜单。这一榜单与 ” 十大流行语 ” 榜单既相互区别,又有所联系,力求更全面地记录和回顾 2022 年的语言生活。

上海市语文学会理事、《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把流行语评选比作年终岁尾的一场 ” 语文民主生活会 “,”
流行语的创造和使用主体都是活生生的普罗大众,每个使用者都有发言权。如果仅从专家视角‘居高临下’进行审视和评点,语言盘点很可能会脱离语言事实的本来面貌。注重流行、事实和整全性是这份榜单的基本原则。”

” 流行语就像社会方言,一方面具有社会性,另一方面尚未完全进入规范语。”
在国家语言文字推广基地常务副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陈昌来看来,流行语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是社会生活和社会心态在语言层面的反映,同时,受互联网发展和疫情环境影响,语言生活愈发呈现空间和时间上的间接性特点,”
交流双方可能不在同一个现场,交流时间也不连贯 “。

复旦大学现代语言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史濛辉从青年角度认知流行语,”
今年的部分流行语一方面反映了青年群体的某种焦虑,另一方面也是情绪释放的方式
“。上海师范大学语言学博士研究生车飞认为,当网络语言生活化,在流行语的竞争中,重新定义了雅与俗。

今年,除了线上征集,《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还走到上海街头对市民进行流行语的调研、采访。在街采中,既有脱口而出 ” 退!退!退!”
的小学生,也有表示 ” 尽量避免使用流行语 ” 的年轻人,从中折射出颇有意趣的语言使用状态。而在流行语的网络评选中,除上榜条目外,”
心巴 “” 炫 “” 这人能处 “” 挖野菜 ” 等词条的流行热度也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