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苹果又一个操作系统收尾,国产厂商该醒了

根据外媒报道称,苹果将会为 AR 设备开发独立的操作系统,未来它或将会彻底取代 iOS 系统。

其实关于苹果在 AR 的投资布局,过去几年一直有消息传出。比如从 2019
年,苹果一份专利显示,它正推进其光波导和全息图像传输技术的研究,帮助减轻 AR/VR
头盔重量,使用波导系统将光线从光学系统传输到用户的眼睛。

但过去多年,关于苹果 AR 操作系统的消息几乎没有。因为在业内普遍看来,苹果的 AR 产品可能将与 iPhone 连接,成为
iPhone 能力的一个延伸,大概率会使用其 iOS 操作系统。

不过,苹果却另有想法。它要给 AR 设备单独做一个操作系统。不久前,有开发者在 Apple Store
上传日志和开源代码中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realityOS。从这些信息以及 realityOS
的商标注册来看,这应该就是苹果传闻中的 AR/VR 设备的操作系统。

根据最新消息显示,苹果混合现实头显所运行的 realityOS
系统首个版本正在进行内部收尾工作,而且与该设备相关的新员工正在增加,或将在明年年初发布。

在操作系统之外,苹果 AR 头显硬件产品也已经进入关键阶段。根据海外程序员曝光的页面来看苹果的 AR 头显可能有 1-2
个,内部命名为 AppleReality One 和 Apple Reality Pro。或许是一个 AR 头显,一个 MR
头显。

日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针对苹果 MR 头显,给出自己的最新预测。苹果 MR 头显出货时间可能会延期到 2023
年下半年,而非是此前曾预测的 2023 年二季度。

根据郭明琪预测,苹果 MR 头显出货量预估可能低于 50 万台,比 ” 市场共识 ” 的 80-120 万台要减少大半。

根据 MacRumors 报道称,苹果首款头显配备了两块 4K 分辨率 OLED 屏幕、15 个摄像模块,以及性能相当于 M
系列处理器的芯片。

事实上,不仅是苹果在做 AR 操作系统,微软、meta 也曾在尝试,不过 Meta 在 AR /VR 头显上的研发已经失败,今年
2 月,Meta 内部代号为 XROS 的 VR 操作系统团队已经解散。

对 Meta 而言,AR/VR 是下一代元宇宙的终端入口,但对于苹果来说,它要做一款独立的 AR 设备,不再运行于 iOS
上,计算能力也没有依赖 iPhone 与 Mac,苹果会在 reality OS 系统上创建一个新的 App Store
应用商店,专注于游戏、流媒体视频等内容。成为真正的下一代计算平台。

在 AR 领域,Meta 每年 100 亿美金的投入都无法推动这个市场,如今苹果从操作系统到硬件产品都在布局之中,AR
市场能不能起来,关键还得看苹果。

罗永浩押对了宝,只不过 AR 超出了罗永浩的能力

最早的 AR 游戏口袋妖怪 go 曾经火遍海外,库克从 2016 年前后,就没有停止表达对 AR 的看好。

这么多年来,苹果在 AR 领域一直在持续投入,并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 AR 十分重要,在 2017 年的时候,库克就表示,AR
将和智能手机一样具有开创性。2018 年谈到 AR 将不可或缺。在目前,库克宣称 AR
是未来十年的下一个划时代产品,库克今年在一次演讲中更表示,没有 AR 的生活将无法想象。

但奇怪的是,从国内的手机大厂以及互联网巨头,几乎没有谁深入这个市场。

事实上,早在 2016 年,库克就明确更看好 AR 而不是 VR。库克在参与《早安,美国》访谈时表示,VR 和 AR
都很有意思,但我目前认为二者之间,AR 将更具价值。

从后来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VR 发展情况其实印证了库克的判断。

在国内,2016 年前后,一众创业者却一窝蜂扎入 VR 市场,基本全成了炮灰。但国内却少有大厂去跟进苹果在 AR
领域的研究。

反而是罗永浩这个门外汉对未来的前瞻产业有了自己的思考,表示要投入到 AR 创业中。

再创业为什么选择
AR?罗永浩早前接受《晚点》采访时曾经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是觉得时间窗口对我们这个级别的团队来说特别好。其实现在大的科技公司基本上没有
all-in 做 AR 的,普遍都是研究院项目状态。”

他表示,有两个方向是真正感兴趣并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一是电动汽车,二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综合估算难度和时间窗口后才选择了 AR
创业。

罗永浩对 AR 创业所要面临的软硬件难题,罗永浩也有清晰的认知。”
目前整个行业的硬件水准还没法大规模商业化成功,比如说功耗、发热、重量、续航时间等,离普通消费者能接受、能消费,还差得远。

他提到,行业里普遍估计,商业化条件基本成熟大概还需要 5 年时间。

事实上,罗永浩这次的眼光相对独到,他提到了关键的一点是,国内基本上没有科技公司去 All in 做 AR 的。笔者认为,在未来
10 年,智能手机依然是第一硬件入口,AR 不存在替代手机的可能性,但 AR 可能是未来科技一个有前景的方向。

尽管眼光独到,但我对罗永浩 AR 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并不看好,因为 AR 可能超出了罗永浩的能力范围。

为何说 AR 比 VR 更有前途?

笔者看来,相对于 VR,AR 的前景要大得多,为什么呢?

我的一个判断逻辑是,一个科技产品有没有前景,在是否能契合用户刚需之外,与它本身对社会进步是否有推动作用,它是否会对社会产生正向的意义有很大的关联性。

VR
是虚拟现实,本质上让人们忘掉现实,戴上头盔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从虚拟世界中寻找快乐与存在感,它更偏游戏领域的创新突破,这个方向其实与这个社会发展的期待方向相违背的,它整体给人带来的意义是消极的,是颓废的。整个主流社会的期待与政策方向也不会鼓励大多数人去沉迷于虚拟世界中不可自拔。

AR 是增强现实,本质上,它是把虚拟的信息投射到现实世界,为现实世界提供全新的感官信息与方案,在过去,口袋妖怪 go
这款游戏风靡海外,让我们见证了 AR 游戏的潜力。

此外,我们在许多科幻片中,会看到人们会通过接通操作设备,用手指操控一个漂浮在空中的虚拟的立体的画面,基于此进行沟通与互动。

比如在钢铁侠中,电影中展示了托尼 · 斯塔克的 AR
工作系统,你可以看到它能够随意的移动,放大区域与缩小,识别任意物体并给出详细数据,展示化学元素等。我们其实可以把它看作是 AR
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这正如库克在意大利一次演讲中谈到:我对增强现实技术感到超级兴奋。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对话是很好的,但如果我们能用虚拟世界的东西来增强它,可以说会更好。

简单来说,AR 不是立足虚拟世界,而是通过将虚拟世界的东西投射到现实,为现实世界提供解决方案,AR
它是为现实世界带来了更多场景化的应用,它立足并赋能现实世界,也可以为现实世界带来更有趣的娱乐,本身对现实世界与社会有一定的正向推动作用的,它带来的正面意义要大于负面意义。

因此,从对整体现实社会的作用与意义来看,AR 的前途要比 VR
更好,无论是整个政策方向与社会期待,都更愿意让虚拟场景来改造现实世界,而非让人们忘掉现实,去沉迷虚拟世界。这也是为何苹果 CEO
库克在过去许多年,一直在表达看好 AR,但几乎不提 VR。

国内对 AR 不感冒,正在丧失先机

但从国内来看,或许是因为 VR 领域受到的挫折,对 AR 的投入慎之又慎,2018~2019 年的时候,当时不少资本涌入,第一批
AR 创业者开始出现。腾讯投资了 AR 眼镜厂商蜂巢科技;4 月,AR 眼镜制造商 Nreal 也获得了一些巨头的投资。

此外,罗永浩的创业公司细红线科技也 5000 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 2
亿美元。美团领投,蓝驰创投、联想创投、经纬创投、大疆创新、ATMCapital 等投资机构跟投。

经过多年发展,AR 硬件在国内的年销量只有十几万台,远低于
VR,根据易观数据显示,国内前五大品牌都是创业型公司,其中,Nreal 以 34.5%
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排名第二的雷鸟创新市场份额为 28.6%,三到五名分别是 Rokid、米家、INMO。

从目前国内的 AR 硬件来看,严格来说,算不上真正的 AR 产品,未来真正的 AR
产品是什么样,最终要等苹果来展示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苹果在 AR 领域投入了这么多年,国内厂商几乎没有动静,大厂还是沿袭投资策略,谨慎试错,不亲自下场,更谈不上
All in。

事实上,从前瞻性的科技领域,我们会发现,国内软硬件大厂更倾向采取跟随策略,
国外大厂做出来之后,我再跟进,这样才更安全,比如过去的无线耳机、智能音箱都是如此。

另一方面,国内厂商对 AR
的应用场景与玩法缺乏自己的思考,也因此迟迟不愿布局,但其实,从目前来看,国内厂商正在丧失先机。

从目前苹果 AR 操作系统已经进入收尾工作,从郭明琪的预测来看,AR 设备明年下半年即将出货,这意味着苹果在 AR
领域已经领先国内厂商几代以上,在 AR
起步线上,国内厂商未来要追赶可能更难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内的软硬件大厂该醒醒,是时候有所行动了。

从今天来看,正是因为 AR 领域的软硬件难题以及没有巨头在 All
in,其实目前恰恰是投入操作系统、布局技术专利的好时机。

缺乏底层核心能力的布局与掌控

事实上,从罗永浩谈到的国内大厂在 AR
领域欠缺布局的现状我们看到,国内厂商的思维局限——即我们不愿意在前沿的科技领域做探索式领路人,更愿意采取追随策略,随后聚焦于产品的参数环节有哪些难题,而没有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上,去从行业层面解决底层的基础核心技术与系统问题。

从大厂的投资布局策略看来,也大多在既定的圈子范围内行军布阵、合纵连横,但没有在基础性入口底层建立核心优势,也还没有在一个未来的新领域布局做出具备颠覆性意义的创新或者具备引领科技未来的新产品。

这种思维下,从 PC 到手机行业,再到未来的 AR 领域,我们可能都没有办法去掌控底层的系统话语权。

从思维高度上,国外大厂总是立足于未来布局现在。而国内厂商更多是思考哪个方向会存在风口,在有风口的地方,如何能更快的吃到红利,而非站在掌控最底层、最上游核心环节的高度入手,去掌控行业的最核心的能力。

从苹果的初代 AR 头显产品来看,郭明錤认为 AR 头显的 2023 年出货量将少于 50 万台,而其他分析师则认为是
80-120 万台。

这其实意味着 AR
行业还没有到大规模普及的时候,明年苹果产品的推出,市场暂时还不会引爆,行业将处于初级阶段,这意味着一切还有时间,其实厂商们应该及早投入
AR 操作系统的研发,不要再一次错过时间窗口。

不过可以预测的是,随着苹果 AR 产品的推出,国内巨头们或许又要开始紧急的赶工,推出性价比中低端款产品,但这也意味着,在 AR
领域,从操作系统到关键技术的差距又一次存在,品牌溢价又一次被压制,历史一直在重复,谁来打破这个周期律?

其实企业的战略和人的眼界一样,能看多高,能走多远,眼界决定未来的路。这无疑值得国内的软硬件科技厂商们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