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等待死刑复核的劳荣枝称“不想这样死掉”

11月30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上诉一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江西省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劳荣枝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极目新闻记者从劳荣枝哥哥劳声桥处获悉,劳荣枝死刑复核阶段辩护律师已经确定,继续委托二审辩护律师吴丹红,并新增委托了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

记者了解到,12月6日下午,辩护律师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劳荣枝,并就相关问题委托律师与劳荣枝进行了一番对话。据辩护律师介绍,会见持续了近2个小时,劳荣枝的精神状态一般。对媒体所提的问题进行了回答(以下为对话内容)。

问:逃亡的20年里,你都经历了什么?途中是否想过自首?

劳荣枝:逃亡的20年我一直都在厦门。我从心底里只想做个拥有平凡生活和稳定居所的普通人,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追求奢侈生活的人,我不怕生活和工作的苦累。到了厦门后,我干过很多种工作,做过大概四个月的沙茶面餐厅员工,工资每月1800元;做过半年以上的炸鲜奶工作;做过一年半的餐吧服务员;做过表行的销售……

问:你如何看待法子英这个人,后悔和他认识吗?

劳荣枝:法子英对我的伤害太大了,我不敢提他的名字,以至于到后面,我一听到或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会崩溃。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自己从未遇到法子英这类人,但这么说又有什么用呢?

我知道法子英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听到过小木匠被杀的惨叫。我毕竟参与其中,自己不是很懂法律,因此很害怕投案的后果,怕和警方说不清。

问:对这四起案件的当事人或当事人家属有什么想表达的?

劳荣枝:我想对所有的受害者家属道歉,非常抱歉。

问:被羁押时间,你在想什么,又做了哪些事?

劳荣枝:我觉得我对不起很多人,尤其是被害人和家属。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每天除了工作可以看书、看电视,我看了很多书。比如《货币战争》《活着》《追风筝的人》《百年孤独》《文化苦旅》等等,我倾向于文学类等书籍。

问:一审二审都判你死刑,当法官宣判时你是什么心情?

劳荣枝:一审宣判后,我的心已经死了;二审宣判后,我只有失望。我承认我有罪,但罪不至死。我不是怕死,我是得了癌症的人,但我不想这样死掉。

问:你有什么话想对自己家人说的吗?

劳荣枝:希望家人都照顾好身体,希望哥哥姐姐的孩子们都能好好学习,考个985或者211高校。如果考不上的话,女孩我建议去考造价师,男孩我建议去考建筑师,这些都很好就业,工资也不错。

问:你有什么愿望还没有达成?

劳荣枝:我没结过婚,(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的另一半只要有上进心就好,就算日子苦一点都无所谓;我想做一份正常的工作,我很擅长和人打交道,我觉得做个销售就很适合我。

劳荣枝的哥哥劳声桥也看到了这些对话。9日上午,劳声桥在和极目新闻记者谈到妹妹讲述未完成的愿望时,他一直在叹气回忆过去,“这原本应该是劳荣枝该走的人生道路,可惜被法子英改变了”。

劳声桥表示,劳荣枝工作不错,外貌也好,引来身边同龄人的羡慕,也不缺乏追求者。按妹妹正常的人生,应该是恋爱、结婚、生子,享受恋爱的幸福、家庭的幸福。可遇到法子英后,这一切就戛然而止了,完全改变了妹妹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