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德国“王子复国记”:意图推翻现有国家秩序 54名成员被捕

本周三,在德国法兰克福西边富人区,一名白发老人被警察逮捕,原因是涉嫌参与“组建和支持国内恐怖组织”,意图推翻德国现有国家秩序。而这个人就是从公众视野消失很久的海恩里希十三世“王子”,一个德国十二世纪贵族的后人。

这一逮捕行动只是冰山一角。德国在全境11个州展开了一场全面突击行动,集中打击右翼极端组织“帝国公民”,而核心人物就是现年71岁的海恩里希十三世。为此,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出动了3000余名警察,搜查行动甚至蔓延到位于奥地利和意大利的130多处房屋。

截止到12月8日上午,警方宣布,被指控的组织成员和支持者人数已经增至54人。联邦刑事警察局 (BKA)主席霍尔格·明希(Holger
Münch)向媒体表示,这一人数还会继续增长,不过“一个由两位数、最多几百人组成的小群体并不能真正动摇德国的国家制度”。

海恩里希十三世 贵族“边缘人”

海恩里希十三世于1951年12月4日出生在黑森州的小镇比丁根,现居法兰克福,是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商。他的确出身于一个古老的德国贵族家庭——罗伊斯家族(Haus
Reuß),上可追溯到十二世纪,曾是位于萨克森、图林根、巴伐利亚和捷克交界处的福格特兰(Vogtland)地方长官家族,其先祖曾经统治过德国东部的部分地区,直至德国成为共和国。1920年起,罗伊斯家族的土地成为图林根州的一部分。

海恩里希十三世的父亲是海因里希一世罗伊斯亲王(1910-1982),母亲是梅克伦堡公爵夫人沃伊兹拉瓦-费奥多拉(1918-2019),家中共有六个孩子。

自十二世纪起,这个家族中的每个男性成员都叫海恩里希,以纪念有恩于他们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每个世纪的第一个孩子名为海恩里希一世(Heinrich
I),第二个是海恩里希二世(Heinrich II),以此类推。“我们现在有60名家族成员,其中30人名为海因里希,只是编号不相同。”
罗伊斯家族现任族长海恩里希十四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听到海恩里希十三世被捕的消息,罗伊斯家族上下十分震惊。海恩里希十四世表示,罗伊斯家族一直是东图林根州一个具有包容性、国际化的家庭,但这下,全世界都会将这个家族视为恐怖分子和反动分子,其带来的影响是灾难性的,“非常可怕”。

但据德国《每日新闻》报道,事实上,海恩里希十三世在14年前就离开了家族,并与其他成员失去了联系,还自称“边缘人”。

参与右翼组织 试图重建“罗伊斯公国”

根据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的说法,海恩里希十三世参与了“恐怖组织的建立,目标是推翻德国现有国家秩序,并用自己的政府形式取而代之”。这个名为“帝国公民”的组织认为,他们只能通过军事手段和暴力方式实现这一目标,包括谋杀。一旦成功,海恩里希十三世将是未来“国家元首”。

在搜捕行动中,警方突袭了海恩里希十三世在法兰克福西区的公寓和他在北区的办公室。此外,还有数十人在其他地方以“组建和支持国内恐怖组织”为由被捕,其中包括右翼政党AfD前议员和联邦国防军特种部队KSK的成员。目前,检方要求对包括海因里希十三世在内的8人进行审前拘留。

事实上,海恩里希十三世早已成为德国政府重点关注的对象。据图林根州国家情报局局长斯蒂芬·克莱默(Stephan
Kramer)表示,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图林根州“非常活跃”。

在2019年,海恩里希十三世曾在瑞士举办的一次活动上公开宣称,德国1945年以来就没有宪法,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此外,他还宣扬其家族的故事,要建立罗伊斯公国,让人们在那里过上“幸福生活”。

贵族制度虽废 但“王室成员”仍活跃

众所周知,德国自1919年8月颁布《魏玛宪法》,就废除了贵族制度,包括其封号和特权,只能留下他们的姓氏。实际上,从那时开始,德国就不再有正式的“王子”和“公主”。然而,直到今天,还会在德国听到“王室成员”一说。

除了罗伊斯家族,德国还有一个霍亨索伦家族(House of
Hohenzollern),是勃兰登堡-普鲁士(1415-1918)及德意志帝国(1871-1918)的主要统治家族。现任族长是46岁的乔治·费德里希·费尔迪南(Georg
Friedrich
Ferdinand),而他也是已故伊丽莎白女王的第四代曾孙,与其他不少欧洲王族也有表亲关系。在大学获得了商业经济学学位后,他除了管理家族资产,还在一家公司任职。2011年,他与也有着王族背景的“伊森堡公主”索菲结婚,两人育有四个孩子。

德国另一知名贵族图恩和塔克西斯(House of Thurn and
Taxis),现在的继承人是出生于1983年的阿尔伯特,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登上过福布斯世界上最年轻亿万富翁的榜单。如今,这位39岁的未婚“王子”经常因其感情状况登上小报。实际上,这位商界贵族真正热衷的是赛车,曾多次在赛事中一展身手。

曾有德国政客游说彻底取消这些遗留王室贵族的称号,甚至要求将他们的资产重新分配给所在州政府,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