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硅谷陷裁员寒冬,“码农”不再是“金饭碗”?

曾经令人垂涎的硅谷工作纷纷流失,为计算机和数据科学专业的学生带来冲击。应届毕业生不仅难以找到工作,想在大型科技公司寻求高薪实习的在校生也面临着不确定性。https://t.co/46rGLNiSc3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December 9, 2022

在西雅图读十年级的时候,安娜莉斯·倪(音)就想去谷歌这样的知名科技公司做软件开发了。因此,她竭尽全力满足作为一名学生的实习和其他的履历标准,好让大科技公司对自己有兴趣。

高中时,安娜莉斯·倪参加了计算机科学课程,在微软实习,并自愿为低年级学生担任编程老师。她在华盛顿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在Facebook获得了令人羡慕的软件工程实习机会。今年大学毕业后,她来到硅谷,在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开始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软件工程师工作。

上个月,Meta裁掉了1.1万多名员工,其中就包括她。

“我确实感到非常沮丧和失望,也许还有点害怕,因为突然之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22岁的安娜莉斯·倪在谈到这个意外的事业挫折时说。“我能做的都做了,尤其是在大学里,我已经没法再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在过去的十年里,六位数的起薪、免费食物等福利,以及为数十亿人使用的应用程序工作的机会,让美国各地大学校园里的年轻人纷纷涌向计算机科学——研究计算机编程和算法等过程的学科。根据计算机研究协会的数据,从2011年到2021年,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数量增加了两倍多,达到近13.6万人。该协会跟踪了大约200所大学的计算机学位。

Facebook、谷歌和微软等科技巨头鼓励计算机教育的蓬勃发展,向学生宣传软件工作是一条通往丰厚收入的职业道路,也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但现在,Meta、Twitter、Alphabet、亚马逊、DoorDash、Lyft、Snap和Stripe的裁员、招聘冻结和计划中的招聘放缓,给计算机和数据科学专业的一代学生带来冲击波,他们花了多年时间在最大的科技公司经营自己的职业生涯。科技公司高管将就业增长放缓归咎于全球经济疲软。

裁员不仅导致应届毕业生难以找到新工作,也给那些想在大型民用技术公司寻求暑期高薪实习的大学生带来了不确定性。

过去,科技公司利用他们的实习计划来吸引有前途的求职者,并向许多学生提供毕业后返回公司成为全职员工的机会。但今年,这些机会正在减少。

例如,亚马逊今年雇佣了大约1.8万名实习生,向其中一些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支付了近3万美元的暑期工资,这还不包括住房补贴。一位未被授权公开发言的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目前正在考虑将2023年的实习生人数减少一半以上。

亚马逊发言人布拉德·格拉瑟表示,公司致力于其实习项目及其提供的真实世界经验。Meta的一名发言人提到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上个月宣布裁员的致员工信。

小型科技公司的招聘计划也在改变。热门游戏平台Roblox表示,计划在明年夏天雇用300名实习生——几乎是今年的两倍——并预计这些职位将收到五万多份申请。Redfin今年夏天雇用了38名实习生,并表示已经取消了明年的项目。

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仍然可以获得很好的工作,而且这个领域还在不断发展。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预测,在2021年至2031年期间,软件开发人员和测试人员的就业岗位预计将增长25%,新增就业岗位超过41.1万个。但其中许多工作岗位都在金融和汽车行业。

“学生们仍然收到多份工作邀请,”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计算机科学系主任布伦特·温克尔曼说。“它们可能不是来自Meta、Twitter或亚马逊。它们将来自通用汽车、丰田或洛克希德等公司。”

对于即将进入科技行业就业市场的焦虑学生来说,大学就业中心成了他们集思广益的地方。在职业顾问的办公室里,寻找备选方案的呼声越来越高。

有学生开始给不太知名的科技企业投简历。还有的则在科技领域之外寻找技术岗位,如沃尔玛等零售商,或是政府机构和非营利组织。读研也是一种选择。

“这届学生要比以往精明得多,”加州克莱蒙特波莫纳学院职业发展办公室高级主任黑兹尔·拉贾表示。“即便已经得到工作邀请,他们仍要确保为自己建立关系网,并继续参加校招。”

21岁的海伦·董(音)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在2021年和2022年曾到Meta实习两次。因此,当今年夏末没能收到该公司的工作邀请,她感到很惊讶。Meta近来的裁员也促使她把简历投到了科技行业之外,包括汽车和金融企业。上个月,她在TikTok发布视频,建议同学们调整自己的就业预期。

“我选择了计算机科学的专业,就是为了毕业后得到无数工作邀请赚大钱,”她在其中一段TikTok视频中开玩笑道,同时还唱起了《将你的期望值降到零》(Reduce
Your Expectations to 0)。她在视频底部写道,在当今求职市场,“能得到一份邀请都谢天谢地了。”

接受采访的10名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应届生均表示,他们没有为大型科技企业的就业寒冬做好准备。就在前不久,这些企业还在竞相争抢顶级学府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人才,有学生收到的多份起薪六位数的邀请,签约奖金则达到五位数。TikTok上有大量面向给年轻科技从业者的视频,内容就是吹嘘自己的工作福利和年薪,至少有一条强调了19.8万美元的待遇,包括股票期权和搬家费用。

许多近来被解雇或是科技公司工作邀请被取消的人已经在领英上发布了他们所遭遇困境的细节。为了提醒招聘方,还有人在领英资料照片中加上了“#愿意工作”的标签。

23岁的托尼·石(音)就是其中的一员,他在安大略省伦敦市的西安大略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与商务。今年毕业后,他于8月开始在Lyft做产品经理。11月,这家网约车公司解雇了约650名员工,包括托尼·石。

现在,他得抓紧时间寻找新工作。托尼·石是加拿大人,来自安大略省滑铁卢市,因为在Lyft工作才得到了移居旧金山的签证。按照签证规定,他需要在60天内找到新工作。他说自己现在更关注潜在雇主的业务和资产负债表了。

“我更要注意规避风险。我绝对不想再被解雇了,”他说。他还补充道,与其相信公司的一面之词,他现在更在意“产品是否足够合理”。

一些刚毕业的应届生得到了技术职位却没能入职。

蕾切尔·卡斯特利诺是加州理工州立大学统计学专业的学生,得到了一家大型科技企业的职位。大学期间,她曾在Paypal实习,担任项目经理,获得了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数据科学奖学金,并在母校创立了一个数据科学俱乐部。

22岁的卡斯特利诺知道,她必须竭尽全力才能通过公司的技术岗位面试,此类面试通常涉及编程问题。去年秋天,她把时间基本都投入到找工作和编程评估准备之上。一周四天,每天早八点到下午四点,她都在学习概率概念和编程语言。尽管如此努力,她说面试过程还是压力极大。

2021年11月,Meta为她提供了一份数据科学家的工作,2022年12月正式入职。她说就在上个月,Meta取消了邀请。

“我为面试付出了那么多努力。能挣得高质量邀请的感觉真的很好,”她说。“我曾有那么多的期待。”

这样的挫折带来了很大打击。“我很沮丧,”卡斯特利诺说。“听到这种消息很难受。”

至于安娜丽丝·倪,她如今已把失去梦寐以求的工作视为拓宽职业道路的机会。在过去一个月,她向在看她来具备创新能力的中型科技企业和初创企业都投了简历,那是她以往不会考虑的潜在雇主。

“我正在探索以前被自己忽视的机会,”安娜丽丝·倪说。“我感觉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