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周产能超5亿人份的抗原为何一盒难求?

来源:人民视觉12月7日,家住北京的周女士被通知前一天做的核酸混检出现了异常,为了及早确认自己是否感染,她给社区打了电话,询问是否有抗原检测试剂盒,却被告知已经派完。社区还告诉她,如今,即便是已经确认阳性的人员也需要等待申请派发,对于混阳的人员社区更是无法提供了。

周女士随即又去周边的药房购买,但跑了两家药房后,依然一无所获——药房的抗原也已经售罄。

其中一家药房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过两天可能就会有货,并让她留下了联系方式,到时通知她来购买。

距离北京2000多公里的广州,也面临同样的抗原缺货难题。

“已经卖完了,你可以加入我们微信群,等有货的时候,我通知大家,先到先得。”12月初,广州海珠区一家药房的工作人员告诉作者,放在他脚边的抗原产品纸箱已经空荡荡的了。

根据各地最新的优化防疫措施,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可居家隔离。如果抗原是阳性,他们就可以尽早自我隔离,减少病毒的传播。

今年9月14日,工信部的专题发布会曾披露过一个数据,截至当时,我国抗原检测重点生产企业周产能超过5亿人份,核酸检测重点生产企业周产能超过2亿人份,前者的产能约是后者的2.5倍。

过去3年,核酸一直都是最主要的新冠病毒检测手段,不少城市都进行过多轮全员核酸检测,很少遇到核酸检测产品产能不足的问题。

当检测主角轮换到了抗原,每周5亿人份产能的试剂盒却遭遇了“一盒难求”,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线上线下均“告急”

核酸点减少、核酸出结果的时间变长,已经成为了困扰不少人的一个难题。而在等待核酸结果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出现了咳嗽、发烧的症状。这个时候,可以自行检测的抗原,就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了。这种检测方式仅需几分钟就可以出结果。

事实上,抗原检测的走红,是最近一周不到的事情,北京的郭先生对此深有感触。

半个月前,郭先生在网上购买了50个抗原试剂盒,当时每个仅2.5元,下单当天就发货了。但是上周当他再去购买时,这个品牌的试剂盒已经涨到了3块多,且下单后至今没有发货。如今,这款试剂盒已经下架。

广州是第一个出现抗原“断货”的城市,这座城市在此前几天谨慎地迈出了“解封”的第一步。

当时,广州的疫情依然处于高位运行的状态,每天新增七八千本土感染者,为了全面落实疫情防控20条,广州多个区宣布解除临时管控区,并表示除了对风险岗位、重点人员开展核酸检测外,不得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大量的核酸检测点被撤掉。

12月1日,在广州市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屹明确表示,鼓励家庭自备抗原试剂盒。从那时开始,抗原试剂盒就成为了各大药房的抢手货。

据前述海珠区某药房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之前各地只认核酸检测,抗原试剂盒几乎没有人买,他们也很少备货。广州“解封”之后,这些存货被一抢而空,药房就断了几天货。如今,他们每天只能从厂商那里拿到两箱抗原试剂盒,这些货一到店里,半个小时内就卖完了。

“很多人一买就是三四盒,每盒有20人份。”这位工作人员说。

不仅线下药房缺货,线上的网店也缺货。作者在京东、天猫上看到,不少抗原试剂盒的商家虽然显示为有货,但是发货时间往往在6天以上,有的甚至长达10天。而一些有现货的商家,价格则要高一些。

根据京东向作者提供的数据,11月28日至12月4日,京东健康的抗原检测试剂盒成交额环比上周增长344%。

与此同时,京东健康线上销量增长明显的药品主要包括感冒用药、退烧、止咳、抗菌消炎类药物,上述药物近7日成交额环比10月增长18倍,成交件数TOP5药品为连花清瘟、蒲地蓝消炎片、复方氨酚烷胺片、布洛芬缓释胶囊、对乙酰氨基酚;其中,连花清瘟搜索量同比增长2000倍。

从集采到零售,大客户也加入了

抗原并非一项新的新冠病毒检测技术。早在2020年11月,国家药监局审批通过了万孚生物和金沃夫生物两款抗原检测试剂盒(专业版)上市,次月,华大基因的试剂盒也获得批准。

不过,此后15个月,国内再无相关产品获批上市,直到今年3月初,华科泰生物的产品获批,国内才有第四款抗原检测产品。

与此同时,3月11日,国家卫健委又发布通知,在核酸检测的基础上,增加抗原检测作为补充,后者才正式被纳入到国家防疫体系中。国家药监局也在一周内批准了17个抗原产品,国内的抗原检测市场开始被广泛关注。

与核酸检测一样,当时国内的抗原检测市场,主要是政府部门的集中采购。当时有媒体统计,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有超过20个省份完成了抗原的集采工作。

上海是我国第一个大规模推行抗原检测的城市。今年春天,上海遭遇了严重的疫情,当时,不少市民在做核酸检测的时候,也同时被要求做抗原检测,社区也为每家每户派发了大量抗原检测试剂盒,供居民们居家自测。

时至今日,不少上海市民家里还有当时没有用完的抗原试剂盒。

亚辉龙(688575.SH)是深圳一家抗原检测生产商,也是一家上市公司。今年12月4日,该公司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就表示,他们的抗原检测试剂盒的销售场景主要以政府采购为主,例如政府疾控中心采购用于社区发放,同时零售端订单量迅速增长。

如今,在零售市场爆发的同时,大客户也开始抢购抗原试剂盒。

12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关于印发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用方案的通知》。根据通知内容,除有自主抗原检测需求的个人之外,抗原检测还适用于两类人群,人员密集场所的人员(大型企业、工地、大学等),居家老年人和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

对于密集场所的人员,既可以自行购买自主检测,也可以由所在机构发放试剂盒,按照所在机构的要求开展规定频次的检测。

通知要求,为保障重点场所的抗原检测需求,大型企业、工地、大学等人员密集机构和老年人所属社区、养老机构,均需要提前购买或配备一定量的抗原检测试剂。其中,在老年人所属社区、养老机构要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单位进行储备,每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按照服务人口总数的15-20%储备抗原检测试剂。

这意味着,这些机构需要大量采购抗原检测试剂盒用作储备物资。

广州一家知名企业的工作人员就告诉作者,他们公司已经储备了一些抗原试剂盒,如果员工在上班出现了发热、咳嗽等症状,就可以向公司领取试剂盒,返回家中后自行检测。

十倍价差,海外市场诱惑

从去年11月开始,A股出现了一只“妖股”——九安医疗(002432.SZ)。

当时,九安医疗美国子公司的抗原试剂盒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应急使用授权(EUA),可以在美国和认可美国EUA的国家/地区销售。此后几个月,该公司的股票连续多个涨停板,股价一度上涨了十几倍。

九安医疗在资本市场的蹿红,也让不少人开始关注中国抗原试剂盒厂家在海外市场的攻城拔寨。

以九安医疗为例,今年1月13日,他们在美国的子公司与美国ACC(美国陆军合约管理指挥部)代表的美国HHS(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签订《采购合同》,向ACC销售2.5亿人份的iHealth试剂盒产品,合同金额为12.75亿美元(含运费)。

1月26日,双方变更合同,ACC追加采购1亿人份的试剂盒,合同总金额变为17.7亿美元,约人民币122.2亿元。

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九安医疗的美国子公司还与纽约州卫生部、纽约州非盈利组织Health Research
Incorporated、马萨诸塞联邦及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执行办公室签订了超过21亿元人民币的销售合同。

得益于这些海外订单,九安医疗今年第一季度就实现了143.1亿的扣非净利润,而去年同期仅189.6万元。

根据公开报道,除九安医疗之外,宝太生物、亚辉龙、东方生物、艾康生物、诺唯赞等中国企业均获得了不小的海外订单。

比如亚辉龙在今年2月发布公告,日本株式会社医学生物学研究所拟向他们采购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金额价税合计5294.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37亿元。此后,该研究所又追加了5000万美元的订单。

除了大的订单之外,不少厂商也进入到了海外的零售市场,九安医疗的抗原试剂盒一直都是美国市场的畅销品。

此前,九安医疗的抗原试剂盒一度不在国内售卖,今年4月,作者曾联系过九安医疗的客服人员,当时被告知,他们还没有接到在国内上架的通知。根据九安医疗的财报,今年上半年,其在国外销售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8.48%。

这其实与国内外的价格差有关。3月22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地方拟临时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抗原检测项目及有关事项意见的函》,规定单次抗原检测服务、试剂(含采样器具)费用总和不得超过15元。

如今,国内的抗原试剂盒售价普遍在5元/人次左右,而在海外,抗原试剂盒依然处于较高的价格区间。

一位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告诉作者,一款当地产的两人次抗原试剂盒,售价为24美元,每人次高达12美元。

美国一家药房售卖的抗原检测试剂盒,受访者供图

九安医疗的抗原试剂盒相对便宜。在亚马逊美国站上,5人次的九安医疗抗原试剂盒折扣价为31.46美元,每人次约44元人民币,而同款试剂盒在国内仅需5元人民币。

“防疫经济”最后一场狂飙?

今年4月6日,国家卫健委曾对外披露了一个数据,疫情以来,我国共完成了约115亿人次的核酸检测,根据当时的核酸价格来推算,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如今,随着各地优化防疫措施,核酸检测开始逐步退出舞台,更加方便、快捷的抗原检测开始登场,短短十天内,“一盒难求”的戏份就在各大城市上演。

过去三年,围绕着“防疫”,市场曾经掀起多次热潮,如口罩、口罩机、防护服、核酸检测等,如今的“抗原热”,将会成为继核酸之后第二个千亿级的检测市场,还是会成为“防疫经济”的最后一场狂欢?

近日,作者走访广州的多家药房得知,抗原检测市场依然处于初级阶段。

在价格上,不同品牌的抗原,有着不同的价格。同样是20份装的抗原,有的卖80元,有的卖120元,这种现象在线上平台也存在。

“前来购买的客人,不会问这些试剂盒是什么品牌的,只问有没有。”广州番禺区的一家药房工作人员告诉作者,“无论是什么品牌,测出来的结果,对于判定是否感染依然只是起到参考作用,最终还是要看核酸检测。”

目前,我国判断是否感染新冠病毒的“金标准”依然是核酸检测。

根据12月8日发布的《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用方案》,无论是自主做抗原检测的个人,还是在人员密集场所的人员以及居家老人和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如果抗原为阳性,均需向相关医疗机构汇报。这种主动汇报结果的方式,与此前核酸检测的方式完全不同。

更为重要的是,核酸检测能够在两年内形成一个千亿级的市场,与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检测有直接关系,但抗原检测更多要看个人自愿。

九安医疗被称为“抗原之王”,从这家公司的财务数据上可以看出市场的变化。今年以来,其营收、利润均取得数十倍、数百倍的增长,但是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该公司营收和利润的增速就明显下降。

其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其营收为217.4亿元人民币,但其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营收则仅为15.3亿元和12.2亿元;今年第一季度,其扣非纯利润为143.5亿元,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扣非纯利润均为9.4亿元。

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曾经火爆一时的海外抗原检测市场,正在回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