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防疫电子哨兵”何去何从:隐私问题很棘手

在寻找了多家电子元器件回收厂商进行询价之后,李先生最终还是放弃了出售电子哨兵的想法,这倒不是因为他没有获得满意的报价,而是其注意到电子哨兵中存储的大量隐私数据,这些数据既敏感又棘手。

导读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拓宽数字技术在抗疫领域的应用以提高疫情防控效率,一直是各地政府重点推行的工作,“防疫电子哨兵”便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在政策推动下,全国各地从学校、城中村、居民小区到商业楼宇、企业园区、酒店商超等公共场所均开始了布设数字哨兵的工作,像李先生的企业便是在今年3月接到园区通知,安装了防疫电子哨兵。

叁||优化疫情防控措施的落地,让李先生刚购置不到9个月的“电子哨兵”突然失去了用武之地,也让李诗霞原本“红红火火”的业务戛然而止。

肆||在聂成涛看来,基于疫情防控需要,普通居民可以适当让渡一部分个人隐私权利,但在防控信息的搜集过程中,却时常出现超额搜集的情况。

“请问有回收防疫电子哨兵的渠道吗?加我微信带报价沟通。”12月7日,李先生在其所加入的电子元器件采购交流群中发布了这则消息。

李先生是深圳一家电子OEM厂商的负责人,其所在企业在今年3月份按照深圳市宝安区有关部门的要求,在厂区出入口配置了一台双通道闸机式防疫“电子哨兵”,采购成本超过了一万五千元。

然而,随着12月份以来多项优化疫情防控措施的快速落地,李先生的企业所在的园区,人员通行已不需要在“电子哨兵”上完成扫码,这让他刚购置不到9个月的“防疫神器”彻底失去了用武之地。

如何为这台功能极度单一却又几乎全新的机器寻找新的归宿,成了一个让人有些头疼的问题,李先生最初的想法便是寻找回收厂家将设备折旧处理。

不过,在寻找了多家电子元器件回收厂商进行询价之后,李先生最终还是放弃了出售电子哨兵的想法,这倒不是因为他没有获得满意的报价,而是其注意到电子哨兵中存储的大量隐私数据,这些数据既敏感又棘手。

随着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在12月7日发布的优化疫情防控“新十条措施”的快速落实,全国各大城市纷纷官宣,“除有限的特殊场所外,进出其他公共场所,不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也不再查验健康码”。

几乎在一夜之间,数量庞大的“防疫电子哨兵”面临“集体下岗”……

“防疫神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拓宽数字技术在抗疫领域的应用以提高疫情防控效率,一直是各地政府重点推行的工作,“防疫电子哨兵”便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自2021年年底起,这种集合了人脸识别、体温检测、核酸查验及身份信息读取等功能的智能终端,开始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全国多个主要城市推行部署。

“电子哨兵作为疫情防控的最前哨,通过人脸识别或健康码识别,快速查验居民的行程、核酸检测结果、疫苗接种等健康信息,准确判断出行人员是否符合防疫要求,大大提高了防疫效率,助力精准防控。“12月6日,深圳一家电子哨兵企业的客户经理李诗霞向记者如是表示。

在李诗霞看来,防疫电子哨兵并不是什么新鲜产品,其所在公司早在2020年9月便推出了第一代“电子哨兵”产品。

据其介绍,第一代“电子哨兵”产品只能实现智能测温、口罩检测等基础功能,主要应用于工地、商场、高铁站及港口等特殊场景,并不具备现在这样“手眼通天”的能力。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2021年春运期间,人员流动的激增极大地增加了各地疫情防控部门的工作压力。

“基层防疫人员又要核验健康码,还要测温,还要做身份识别,还有大量的中老年群体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没有健康码,给防疫工作带来很多挑战。”李诗霞告诉记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她所在的公司于2021年1月底,推出了真正成熟的“防疫电子哨兵”产品,该产品通过对接全国各地的防疫健康码平台,并加装身份证及人脸识别模块,使其具备了人证对比、红外测温、动态行程查验、健康码查验等诸多功能,在提高通行效率的同时,也便利了基层防疫工作的开展。

“电子哨兵是科学防控、精准防控的神器。”李诗霞说。

但在2021年春运高峰期过后,带着全新防疫“神器”拓展市场的李诗霞却碰了不少钉子,诸如商场、网吧、KTV、企业园区等场所的运营方对此类产品并不感冒。“我那时候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不需要。”李诗霞向记者表示。

站在当前的时点回顾,李诗霞认为那段时间市场拓展不利的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疫情态势平稳,因此除个别人流量较大的特殊场所外,其他市场主体并无采购部署电子哨兵的强烈需求。

在2021年中,李诗霞主要通过参与各地企事业单位的招标来达成业绩指标,但在当年底,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出现,再一次改变了我国疫情防控的态势,也改变了电子哨兵的市场格局。

这种传播速度快、隐蔽性强、穿透力强的毒株,需要更精准、更快速的防控措施进行处置。在此背景下,电子哨兵通过确诊病例或密接者的扫码记录,可以快速关联出入高风险场所的相关人员,方便各地防疫部门在第一时间摸清疫情传播轨迹和链条,并溯清源头。

至此,奥密克戎的出现,帮助“电子哨兵”完成了从“有需鼓励”到“强制安装”的蜕变,这类在接下来的抗疫过程中与国内居民朝夕相处的智能终端开始大批量走向台前。

比如,2022年2月18日,深圳市发布《关于使用健康码自动扫码系统加强围合管理的工作要求》,要求各区在每个围合小区出入口安装健康码自动扫码系统,并建立好配套工作机制和现场工作流程。

2022年4月5日,上海市疫情防控办发布《关于在本市重点商业场所全面推广使用“场所码”和健康核验一体机的通知》,决定即日起,在全市推行“场所码”及“健康核验一体机”扫码通行措施。

2022年5月20日,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我市持续巩固疫情防控成果有序复工复产的实施方案》,要求“企业复工复产需要通过场所码或数字哨兵,及时监测发现异常人员信息”。

2022年9月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市公共场所实施“场所码”“电子哨兵”扫码通行措施的通告》发布。《通告》要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深圳市各类公共场所全面实施“场所码”或“电子哨兵”扫码通行措施,逢进必扫、逢扫必验、不漏一人。

除此之外,包括北京、广州、珠海、宁波、东莞、厦门等全国多地均开始加速推动“电子哨兵”的建设部署工作。根据上海市大数据中心的统计,截至2022年8月9日,上海全市各类场所主体已申领“场所码”271万个、布设“数字哨兵”94314台。

遍地开花

在政策推动下,全国各地从学校、城中村、居民小区到商业楼宇、企业园区、酒店商超等公共场所均开始了布设数字哨兵的工作,像李先生的企业便是在今年3月接到园区通知,安装了防疫电子哨兵。

李诗霞告诉记者,其所在企业的业务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呈现出在全国遍地开花的态势,除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外,在武汉、珠海、昆明、西安、厦门等多地也陆续打开市场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鼓励各类社会主体购置电子哨兵,多地政府还拿出真金白银予以补贴。

比如,2022年5月26日,深圳市发布《关于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若干措施》,文件中指出:“各区鼓励写字楼、工业园区等工作场所按照防疫要求升级改造‘电子哨兵+闸机’,符合条件的改造主体,按其总投入的20%给予不超过10万元补贴。”

2022年9月19日,上海市静安区发布《静安区关于部分市场主体购置“数字哨兵”补贴项目申报指南》,为符合条件的申请对象,按照实际购置“数字哨兵”费用最高50%给予补贴支持。

李诗霞告诉记者,目前电子哨兵主要分为手持式、立柱式及闸机式三种,其中立柱式为市占率最高的一种产品类型。从具体的产品价格来看,一台双通道闸机式电子哨兵的售价在15000元左右,一台立柱式电子哨兵的售价在4300元左右,一台手持式电子哨兵的售价在2600元左右。

根据东北证券在2022年5月23日发表的一份研报测算,“数字哨兵”在核心场景推广所带来的市场增量空间预计至少有
1200亿。

“假定公园、工业园区等人流量较大的场景配备1-4个闸机式‘数字哨兵’不等,则对应的市场空间至少为 85
亿左右;假定学校、超市、医院、小区和酒店等场所配备1-3个立式‘数字哨兵’不等,对应的市场空间则在950亿左右;第三,咖啡厅、便利店等场所可能会使用手持式‘数字哨兵’,对应空间可能在120亿左右。因此整体来看全市场核心场景的规模至少有1200亿。”东北证券在研报中如此测算。

而在李诗霞提供的电子哨兵报价清单中,记者注意到,其公司各类产品的报价中都包含一笔价格在1000元至2000元之间的粤康码费用,她告诉记者,该笔费用属于平台收取费用,用于调取健康码信息,但有关这一能调取健康码信息平台方的具体背景,李诗霞却语焉不详。

“这笔钱也不是给我们的,就是给平台,他们负责调取健康码数据,然后用于跟本地设备的数据进行查验比对,现在一台哨兵是一年1000元。”李诗霞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在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官网中,记者注意到,一位昵称为伍先生的市民曾在2021年9月15日留言咨询穗康码有无公共开发接口。

“需要的数据也很简单,就是根据个人身份证读取个人现在实时的穗康码状态,业主单位再认定是否放行。这也是防疫的要求。看到有人问过,您这边说要省级单位去申请,那这个事情基本上就是没有办法去申请,实际对防疫是不利的。这个应该也属于公共数据的范围,健康码本身就是应防疫要求产生的,那应该要怎么样对防疫最有利。肯定就是开放接口给公众。”伍先生表示。

随后的2021年9月18日,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向伍先生答复称,“粤康码数据接口属于疫情数据,涉及公民个人隐私,其存储及使用,均严格按相关法律法规实施。如需使用粤康码接口,需由该项业务的省级行业主管部门正式来函向我局提出申请,我局将按程序依法办理。”

针对这一需要严格审批的接口权限是如何演变成一项收费服务的问题,记者曾在12月8日数次致电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想要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但电话始终未获接通。

陡成废品

2022年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其中明确,除养老院、福利院、医疗机构、托幼机构、中小学等特殊场所外,不再查验核酸阴性证明,不再查验健康码和行程码,对于跨地区流动人员也不再查验,亦不再开展落地检。

12月7日下午5时,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表示从即日起,来返穗人员不再开展“落地检”和“三天三检”。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密切接触者、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一般居家隔离,也可选择集中隔离。

“广州此轮疫情的疫情防控主题新闻发布会将告一段落。从明天开始,广州市新闻发布会将转向社会经济生活常态化发布会。”12月7日,在发布会的最后,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办主任朱小燚向公众宣布。

同日稍晚,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也宣布,即日起北京实行十条优化防控措施,对进返京人员不再执行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等防控措施,抵京后不再执行落地三天三检。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不完全统计,在“新十条”发布后,截至12月8日,包括南京、杭州、郑州、合肥等多地均已同步政策,纷纷官宣除特殊场所外,进出其他公共场所,不再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也不再查验健康码。

这些优化疫情防控措施的落地,让李先生刚购置不到9个月的“电子哨兵”突然失去了用武之地,也让李诗霞原本“红红火火”的业务戛然而止。

“看到新十条落地的第一时间,我就开始找起了电子哨兵的回收渠道。”李先生告诉记者。

而在其于各类交流群中发布回收需求的数小时后,东莞一位电子元器件回收商潘鹏加上了他的微信,并表达了自己收购其所购置的“电子哨兵”的意向。

在初步了解了产品型号及设备数量后,潘鹏有些失望地给出了自己的报价。

“你们只有一台设备太少了,现在能给你的回收价在400至600元之间,具体价格需要到现场看了之后才能确定。”潘鹏在微信中告诉李先生。

对于潘鹏开出的超低价,李先生虽早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到难以接受,他不断在微信中向潘鹏强调,“我们的设备很好的,也没有损坏,当初花了一万多块钱买的,现在怎么可能只值两三百块钱?”

但在潘鹏看来,李先生所购买的双通道闸机式防疫“电子哨兵”,里面回收价值最高的不过是底下的不锈钢闸机而已,他之所以能给出400至600元的预估价,主要是看在设备中那大约105公斤的不锈钢零部件的面子上。

而至于闸机顶部科技含量最高的电子哨兵核验终端,潘鹏却认为其回收价值不大。“最近电子元器件回收的行情都不太好,你这就一台机器。”他告诉李先生。

在潘鹏处失望而归后,同日,又有另一家回收厂商找到了李先生,但其给出的报价却和潘鹏出奇的一致,并且该厂商还建议李先生,尽早将手中机器回收处理,因为未来流向市场的退役电子哨兵会越来越多。

随后,在李先生的对接下,记者加上了潘鹏的微信,并向其表示手中有20台立柱式电子哨兵想要出售。

对于记者提出的需求,潘鹏同样感到有些失望,而其失望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记者手中的电子哨兵数量太少,二是立柱式电子哨兵的回收价值不如闸机式。

“你这个我只能给你100多块钱一台的价格。”潘鹏说。

在记者提出“4000元购置的全新设备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为何就折旧至100元超低价”的问题后,潘鹏直言,“那些厂家在发疫情财啦,这些设备以前哪有这么贵。”

他告诉记者,其在今年11月份已经从各类企业园区、城中村、小区、竣工工地等场所回收了上百台电子哨兵产品,在他看来,闸机式的电子哨兵回收价值最高,而立柱式及手持式的产品则次之。

“闸机式的产品,下面有不锈钢和玻璃可以回收,顶部的终端回收价值不高,我们收回来也就是把PCB(印刷线路板)、电容、NFC(近距离无线通信)识别模组拆出来分别回收,最近电子元器件的市场行情都不太好。”潘鹏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随后,记者在爱采购平台查询到,目前废旧电路板的市场回收均价在5-6万元/吨左右,而一台电子哨兵中拆出的电路板只有100-300克左右。

记者注意到,除了消费者以外,对于如何处置突然失去应用场景的电子哨兵,生产厂家眼下也没了主意。

“我们预计明年最起码电子哨兵还要用一年,不可能这么快不用的,没有电子哨兵怎么做精准防控,怎么做流调?”12月7日,“新十条”公布之前,在记者提出有关电子哨兵退役的相关疑问后,李诗霞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

而在东莞的另一家电子哨兵厂商的售后经理钟媛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现在不要那么着急卖,上万块买来设备就这么贱卖掉多可惜,现在很多地方还是要求要查验健康码,扫电子哨兵的。”12月7日,“新十条”公布之前,她在电话中也如此劝诫记者。

李诗霞同时还向记者表示,就算未来真有一天防疫电子哨兵失去了用武之地,其公司产品还可以直接升级改造为门禁或考勤机器,继续发挥余热。

“我们的整机产品本身自带PC端Web管理后台,可以实现设备维护、时间设置、网络设置、算法参数设置、人脸录入、打卡记录导出等功能,除了防疫之外,门禁考勤、进出登记都能使用。”她说。

但对于无打卡门禁需求的非企业客户,应该如何处理退役的电子哨兵,李诗霞却无法给出解决方案。她只是告诉记者,其所在企业目前暂无布局回收业务方面的规划。

相较于李诗霞,记者在咨询钟媛时,她给出了更为直接的解决方案,她表示其所在公司可以直接提供电子哨兵的全套接口,及开发者工具包,让客户自行根据电子哨兵的硬件功能,开发软件以满足其定制化需求。

“我们可以给你工具包,你们自己也可以做APP,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当手机用都行。”钟媛表示。

12月7日晚间,记者还走访了深圳多家部署了电子哨兵的商超及酒店,对于电子哨兵未来的归宿,各类经营主体目前尚无明确规划。

“先摆门口呗,反正也不碍事儿,以后再卖废品。”宝安区一家大型商超的负责人如是向记者表示。

目前,已经历多方询价的李先生最终还是放弃了出售电子哨兵的想法,这倒不是因为他没有获得满意的报价,而是其注意到电子哨兵中存储的大量隐私数据。

“我不卖了,那里面存了很多通行数据和个人信息,我建议你也不要卖了。”李先生在电话中告诫记者。

棘手难题

“我们的电子哨兵产品包括人证核验、人脸识别及健康码核验等多种功能,通过产品自带的数据采集模块,将访客信息上传至云端进行核验,以实现无感测温,秒速通行,以及红黄码、核酸异常的自动报警。”12月7日,李诗霞如是向记者介绍其公司的电子哨兵产品。

随后,她发给了记者其公司自研防疫云平台的测试账号,登录账号后,记者发现该平台的功能十分完善,主要包括流量监控、设备管理、位置管理、名单管理、访客管理及通行记录六大功能模块。

其中,在流量监控模块中,记者看到该防疫数据检测系统可以实时展示,部署场所的通行人数及其健康码状态,并且还能够显示人脸抓拍、体温、核酸、疫苗及动态行程等相关信息。

而在通行记录界面,则可以进一步展示该访客的身份证信息及手机号码。

在李诗霞发给记者的产品介绍材料中,记者看到这款电子哨兵产品,还支持最大50000张人脸库录入,单机支持10万张抓拍图片及100万条通行记录储存。

随后,记者向李诗霞询问了其公司是否制定了详细的用户隐私保护协议,在数据保护层面又有何措施时,她却告诉记者,自己并不清楚,只知道相关数据都是防疫所需,并不会被用于其他用途。

“防疫数据这块可能还没有明确规定,但是我们肯定是不会去查看客户的数据,这些数据都是给客户或者有关部门流调去用的。”李诗霞表示。

“如果你实在担心,你可以将云端数据直接清除,硬件端也可以恢复出厂设置,这样数据就没有了。”她进一步补充说。

随后,记者又进一步采访了钟媛,她的答复同李诗霞的大致相同,只是她建议记者在清除数据前记得本地导出备份,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的后台设备跟软件是局域网的,没有云平台,所以我们看不到。”钟媛表示。

而对于记者提出的非企业等公共场所存在泄露用户信息的潜在风险的问题时,钟媛则回应称:“那我们也不是公安,现在法律管得很严,没有人敢泄露这个的。”

同日,记者找到了负责电子哨兵回收的潘鹏,他告诉记者,从废旧电子哨兵中提取或恢复数据是可以实现的。

“数据可以提出来,你要是有需求我就提出来给你,但是这些数据对我们来说没用,我们也肯定是不会去提的。”潘鹏在电话中说。

记者注意到,自疫情发生以来,泄露居民疫情防控相关信息的情况已时有发生:

2022年11月6日,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通报,辖区居民将在工作中看到的鹤城区新冠肺炎混管阳性样本被采集人员具体个人身份信息和转运隔离信息,通过微信在小区业主群发布,引发大量评论热议,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

据山东胶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2022年4月13日,山东青岛胶州市民的微信群里出现中心医院出入人员名单信息,内容涉及6000余人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身份信息,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

2022年4月7日,黑龙江牡丹江市通报,海林市一防控隔离点工作人员董某将一份次密切接触者名单发至微信群中传播,内含9名次密切接触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

12月6日,北京市天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聂成涛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疫情防控的特殊情况,在过往的法律实践过程中,居民隐私保护及信息泄露这一块的相关规定及措施并不完善,存在一定问题。

“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那具体下来,流调所需的姓名、电话、住址、行程等等信息实际上都属于个人隐私,并不算公共数据。”聂成涛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基于疫情防控需要,普通居民可以适当让渡一部分个人隐私权利,但在防控信息的搜集过程中,却时常出现超额搜集的情况。

“流调从逻辑上说,获得居民的行程、电话、姓名这三个信息就可以了,除此之外的信息,小到性别、年龄、身份证号、户籍地址,大到去了哪里具体做了什么事,都属于非必要搜集,因为这些信息和防控没什么关系。”聂成涛说。

他认为,无论是电子哨兵,还是基层流调,若搜集个人信息超出了实际所需的范畴,都与现行法律法规的精神相悖。

“如果相关主体在搜集了大量非必要信息后,那其就需要承担保密责任,如果数据发生了泄露,就需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相关规定,承担对应的法律责任。”聂成涛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