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相互矛盾的目标深深地削弱了中国经济

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和国际信息展望研究中心(Cepii)的研究员、经济学家弗朗索瓦·奇米茨(François
Chimits)周五在法国《世界报》的专栏中写道,在不同性质的经济困难面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是以不变应万变,总是押宝于中央集权和意识形态。相互矛盾的目标严重削弱了中国经济。

奇米茨写道,10月16日至22日举行的中共20大,除了让习近平获得第三个任期外,另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应对中国日益加剧的经济紧张的提议,非常贫乏。北京似乎只是满足于责怪地方当局缺乏热情,而不是对它自己的往往是相互冲突的许多目标的一致性进行反省。

在过去几十年中,北京向地方当局发出一连串的强制性命令:包括经济增长、社会稳定、预算紧缩、强制绿化、金融部门的整顿、反腐败、效忠习近平、钢铁和煤炭行业的数百万人失业等。这些已经足以让执行中央政策的地方当局脸色苍白了,可北京还又加入了技术自主、社会雄心、数码行业的监管、房地产泡沫的处理、供应链的安全以及意识形态廉洁等内容。更别说还又遭遇新冠疫情了……

奇米茨表示,在理论上,这份长长的清单并非没有一定的一致性。除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做出的调整,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共确实提出了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这个“新的发展模式”类似于经济“第三条道路”的新尝试,旨在让市场力量和国家干预之间能够有最好的调和。公共权力确立产业和经济方向,同时确保明确和稳定的“法治”、对工人慷慨的社会制度和经济周期的相对稳定。在党国的导向下,市场力量在多个竞争者之间有效地分配资源。整体上,必须能够做到向消费和创新转变,而不是有利于投资,从而追赶上发达经济体。

很多的命令

奇米茨写道,这个美好的抱负经过五年的部署,带来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改革活力,但也出现了一些相当重大的问题。特别是由于目标相互冲突,这深深地削弱了中国的经济。

在社会体系的建设上,除了与极端贫困作斗争,中共对债务和公共财政的限制措施阻碍了社会体系的建设,迫使家庭储蓄维持在高得不正常的水平,这继续给中国国内消费的活力造成负担,进而拖累现有资产的盈利能力。因此,中国的经济一直是过度的依赖外部的需求和投资。

此外,私营企业家被“要求”在日益严格的法律和监管环境中与中共的方向保持一致,中共对私营企业家发出的多项命令影响他们的对生产率的改善非常重要的投资意图。由于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的财务脆弱性以及可能是出于意识形态原因的中共对低利率的偏好,旨在增加储蓄和债务回报的金融自由化,进行得跌跌撞撞。此外,低利率助长了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又垄断了技术升级和家庭消费所需要的资源。

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比如对世界开放与政治控制之间的紧张关系、私人与公共机构之间的紧张关系、地方当局承担的风险与遵守北京指令之间的紧张关系、经济增长与环境可持续性之间的紧张关系等等。

服从于意识形态

奇米茨表示,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本应该是阐明总体经济改革的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最终却没有提供多少答案。不过,有必要强调中共建设名副其实的社会制度的新重点,包括增加对上层阶层的税收,强化劳动法和公共服务,提高退休年龄等。中国最高当局的这一推动,似乎是想回应近年来在社会层面和税收层面遇到的障碍。还应该指出的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环境方面的努力在短期内略有放松。

在其它经济问题上,二十大只是局限于重申先前确定的目标和方法。此后采取的经济措施显示缺乏创新解决方案。银行终于向房地产开发商和愿意购买房屋的家庭重新打开了信贷的闸门,同时也放宽了对购买公寓的限制。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加快推进,并鼓励国有企业投资兴业。北京因此启动了短期经济增长的三个杠杆:房地产、基础设施和国有企业。

奇米茨指出,也许更令人担忧的是,二十大强调要遵守党中央制定的意识形态和方向,很少提到必要的实用主义,却大量呼吁落实改革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努力、斗争和勇气。由于中央集权和马克思主义很少能够成为经济成功的催化剂,所以,人们只能是为中国经济的前景感到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