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白纸运动”:社交媒体扮演何种角色?

“白纸运动”遍地开花,西方社交媒体平台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德国之声访问“李老师不是李老师”、参与海外示威的中国留学生与中国人权关注者,了解社交媒体如何成为“网络广场”,串连墙内、墙外的示威者们。

“我们第一次聚在一起,是为了乌鲁木齐大火中的遇难者举行烛光晚会。”在牛津大学与其他学生共同组织一系列示威活动的中国留学生Sid告诉德国之声:“从11月27日到12月2日,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设计海报和起草演讲稿,同时通过Instagram、Twitter和其他渠道传播无声抗议的消息。”

世界各地大学校园的声援活动如雨后春笋冒出,Sid认为,社交媒体在维持这一跨国运动的势头方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由于中国的审查制度,大多数信息很难在国内传播。”Sid指出,社交媒体“有助于在中国人和海外中国人之间建立密切联系。在‘白纸运动’的高峰期,甚至可以在Instagram上看到上海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抗议活动直播。”

推特和Instagram成为示威者获取有关信息的主要平台,特别是一个名为“李老师不是李老师”的推特账号,成为了世界了解中国抗争活动的重要窗口。

网友投稿
12月7日,各地全面解封的第一天,关于“移民”的微信指数暴涨,突破一亿 pic.twitter.com/lx5brDQv09

— 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whyyoutouzhele)
December 7, 2022

自“白纸运动”爆发以来,该账号接收并发布无数相关的影音投稿,如今在推特已有超过80多万粉丝。许多记者、学者和中国观察家都在关注这个账号,以了解最新进展。

在被问及他的账号为何能成为重要信息来源时,李老师告诉德国之声,抗议活动一开始缺乏可以客观记录的推特账号,“我的账号从中国人那里收到这麽多内容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我客观地记录了抗议活动。”

“虽然很多人都在分享类似的内容,但他们是以主观的方式分享,当中国人试图绕过北京的‘防火长城’来获取有关白纸运动的信息时,他们希望关注那些不带任何个人感情、解释发生了什么事的账号。”他补充道。

李老师告诉德国之声,除了向墙外传递信息,社交媒体平台也让在墙内的中国人得以了解全国各地发生的事情。

他说:“虽然大多数关于抗议活动的影片和图片,在微博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几分钟就会消失,但这些内容却可以在推特上保留。这促使许多中国人‘翻墙’了解抗议活动以来,在他们周遭发生了的事情。”

“网络广场”

自2009年起,推特在中国遭到封杀,但仍有不少中国人透过VPN“翻墙”使用。“人权观察”(HRW)的高级中国研究员王亚秋也指出,大量迹象表明,仍有很多中国人在使用西方的社交媒体。

王亚秋向德国之声强调,“虽然平时看起来没有太多的中国人在使用推特,但像这样的关键时刻证明,很多中国人仍然在从推特上获取信息。”

“另一方面,Instagram在传播不同国家的抗议活动信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王亚秋表示,许多海外中国学生透过Instagram了解到相关资讯后,陆续参与了抗议活动,“这反映了运动的分散性。因为人们在社交媒体上阅读资讯后聚集在一起,他们能够在现场找到一种社群共感。”

天安门学生领袖、“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也向德国之声强调,社交媒体在最近几周发挥的重要作用。他说:“中国人已经把Twitter、Instagram和Telegram变成了虚拟的‘广场’,供他们聚集、分享信息和动员起来。这种情况比天安门抗议活动还要好,因为中国共产党不能轻易干预或轻易控制这些‘网络广场’上流传的意识形态。”

随著中国当局近期加大监控力度、放松疫情控制措施,试图平息一系列的抗议活动,周锋锁向德国之声表示,无论运动的结果如何,它都有助于年轻一代意识到“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重要性。

“这也是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精神,当时年轻人也是不再愿意接受被控制的生活。”他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