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0行代码拿210万年薪 AI催生新型「程序员」

靠玩 ChatGPT,还能找到新工作?

没错,Riley Goodside(后面叫他好面哥)4 月份开始在网上发布玩 GPT-3 的心得。

最近 ChatGPT 一波爆火,他不光粉丝涨了一万多,还收到新 offer。

估值 73 亿美元的硅谷独角兽公司 Scale AI,正式聘请他为” 提示工程师
“(Prompt Engineer)。

他的新老板、Scale AI 创始人兼 CEO
发文欢迎他的加入,并称提示工程师这个岗位还是业内首次开设,引发大量关注。

为啥要新设这样一个岗位?

这位 CEO 认为,AI
大模型可以看成一种新型计算机,所以需要一种新型程序员去给它编程。

虽说是新型程序员,但是这份工作自己基本不用自己写代码。

毕竟只要讲几句人话,AI 自己就能把代码生成好了。

关于薪酬双方都没有透露,不过可以查到的是这家公司平均年薪13.7 万美元(约 95
万人民币)。

比去年美国机器学习工程师的整体平均年薪 11.2 万美元还要高出 22%。

对于好面哥找到的全新工作,网友纷纷刷起 ” 恭喜 “、” 羡慕了 “,以及 ” 见证历史 “。

有人觉得,这个新工种甚至能让没有技术背景的人也能参与到科技行业来。

不过,还有不少人心存疑惑:

提示工程师,到底干啥的?

先简单介绍一下提示(Prompt),最早是对预训练模型做微调的一种新兴方法,提示学习曾被誉为
“NLP 的第四范式 “。

这种方法能以很小的代价让 AI 完成新的、在训练过程中没学过的任务。

传统的微调方法需要更新模型的参数,到了 1750 亿参数的 GPT-3 这种大模型,成本就太高了。

提示学习的新方法完全不需要改动模型参数,只需把新任务写成提示模版给 AI 描述一下,再给 AI
看几个示例(不给也可以)。

△来自 GPT-3 论文

这种方法不光节省成本,还能让训练好的 AI 大模型完成越来越多的新任务,后来逐渐流行起来。

那么,提示工程(Prompt Engineering)又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就是找出合适的提示词,让 AI 发挥出最大潜力。

去年 7 月,AI 画画效果一般也还没出圈的时候,有人发现只要在提示词中加上 ” 虚幻引擎 ”
画质就瞬间飙升,开启了第一波热潮。

现在回头看过去,这可能就是最早的提示工程实践了。

这样的技巧在纯语言模型中也适用,比如只要加一句 ” 让我们一步一步地思考 “,AI 做题的正确率就从 17% 暴涨到
78.7%。

后来大家发现,像这样的技巧可不光 AI 研究者能用,不就是换着方式说话么,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也不难。

后来大家在玩 AI 绘画和 ChatGPT
时,不断修改提示词让 AI 给出满意的结果,本质上就是在做提示工程了。

而好面哥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提示词大师,怎么练成的?

好面哥玩起 GPT-3 来,可不光是随便给 AI 出个题那么简单。

他会从论文中找方法,加上自己总结的技巧组合起来使用,让 AI 完成复杂的任务。

比如让热播电视剧《Bachelor in Paradise》里的女主根据一系列条件判断男主是不是自己的菜……

他甚至发现了 GPT-3 的” 提示注入攻击 “方法,无论怎么提醒 AI
后面有陷阱,都能让 AI
无视之前的命令,把本来应该翻译成法语的句子改成 ” 哈哈,被耍了 “。

目前为止他最火的一个作品是让 ChatGPT 扮演推特员工,在面对马斯克审查时写一份周报。

经过好面哥一轮一轮的提示,最终 AI 不仅给出了工作内容总结还把代码也配好了,获得大量转评赞。

随着他的名气在圈子里逐渐打响,开始收到很多风险投资人的联系。

到 10 月 29 日这天,他直接把正式工作给辞了(在一个约会 App 做数据工程师),打算把全部时间用到 GPT-3
的提示工程上。

从给一些 AI 初创公司当顾问开始。

在这个过程中,好面哥和 Scale AI 公司相互看对了眼。

Scale AI 主营为 AI 训练提供数据服务,已经是数据标注领域估值最高的公司。

最近针对语言模型潮推出一项新业务
Spellbook(魔法书),可以存储、管理、自动推荐合适的提示词,比较同一提示词在不同模型下的效果,并结合其他服务快速上线部署 AI
应用。

虽然双方都没有透露详情,但可以猜到这就是好面哥参与负责的项目了。

别人都是玩玩,怎么就他获得了新工作?

有网友开始好奇好面哥的教育背景。

好面哥表示自己只是计算机本科学历,毕业自一个没人听说过的学校。

不过他的父母都是计算机教授,父亲在 80 年代就研究过 AI,所以从小就接触计算机,10 岁开始学 C++ 编程。

对于自己在提示工程上的成功经历,好面哥也给出几点回顾总结。

在别人都抢着玩 AI 绘画的时候,坚持研究 GPT-3

花大量时间在 arXiv 上看论文

在推特上关注学者、AI 工程师并参与专业讨论

不要只发好玩的东西,把他们做成实用或者学术上有价值的演示

……

然后会有投资人叫你去各地参加活动,答应他们。

写提示,一种很新的程序员?

对于提示工程师成为一种正式职业,有人看好,也有人非常不屑一顾。

AI 行业风险投资人、历年剑桥 AI 全景报告的作者 Nathan Benaich 就发声称 ” 提示工程师根本不能算工程师
“。

支持这个观点的人也不少,有人认为传统工程师要学历和证书,软件工程师得学一门编程语言,提示工程师有手会打字都能干。

也有人预测这可能会是个短命的职业,因为微调大模型的成本最终会降下来,将来也很可能被自动产生提示的
AI 模型给取代。

又或者,一旦与 AI 交互方式的文档完善起来,整个流程变得标准化,这个工种也就不被需要了。

另一方则支持 Scale AI 老板的看法,认为提示工程师确实可以算作一种专门用自然语言和 AI
沟通的新型程序员。

编程就是用特定的文本序列让计算机做特定的事,写提示也是用文本序列让 AI 做特定的事。

如果编程是一种工程,那写提示也应该是。

看来一时半会的也争不出个头绪,有网友觉得不如收藏了这个讨论,让机器人 18 个月之后再提醒自己来看。

另外一边的讨论里,还有人尝试给这个岗位起些更合适的名字,热门的有 AI Handler(AI 操作员)或者 Model
Whisper(模型耳语者)。

特斯拉前 AI 总监也来凑这个热闹,他比较倾向于 ” 语言模型心理学家 “。

Scale AI 的老板最后把决定权交给好面哥自己,想叫什么头衔你自己选吧。

不管名字叫什么,ChatGPT 带来的这股热潮,确实让写提示词这项技能抢手了起来。

a16z 支持的创业社区 Launch House 也开始招聘:底薪 30 万美元(约 210
万人民币),玩 ChatGPT 截图被刷屏还有提成。

要求只有三条:文学学位,读过《雪崩》,喜欢与机器人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