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冠疫情下:越保护,反而越恐惧

“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赞同这句话,也喜欢这句话,只是觉得这个提法出现太晚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从来没有人能夺走这个位置,也从来没人签署白纸黑字的协议,要对我们的健康负责。虽然我们填过数不清的表格,扫过数不清的二维码,但那些好像别人要对我们负责的条款,如果细看的话,都是密密麻麻的免责声明。

在《红楼梦》里,得宠的丫鬟生了病,也是可以叫太医的。可见,主人要对下人的健康负责。不过晴雯得罪了王夫人被撵出去之后,只好自己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很快就病死了。小说里好几个招人待见的丫鬟,下场都很惨,一大部分原因在于,她们误把一时的风光当成了永久的。殊不知,生杀大权操在别人手上,天鹅绒里包裹的是冰冷的铁链。

现代社会早已废除了人身依附制度,人人生而平等,到死也平等。即便你想自卖为奴,法律也是不允许的。在父母和子女之间,也没有高低主次之分,所以人人都是自己的第一责任人,不光健康,处处如此,不光此时,永远如此。

那么为什么还要大肆宣传“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呢?显然是因为有些人的认知出现了偏差,以为第一责任人的位置另有其人了。这句口号的用处就是告诉这些人,别想多了,没人抢这个第一,是你是你还是你。

人生最大的尴尬莫过于,别人说改天请你吃饭,你问哪天,逼得别人只好说,每个人都是自己肚子的第一责任人。

尴尬不可怕,尬几次就成熟了。分清真心与假意,不要再掉进同一个坑里。怕的是,入戏太深,舍不得醒,一边哭一边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我宁愿永远都笨又傻”。

如果你愿意永远又笨又傻,那么我保证,你身边永远不会缺少愿意对你终身负责的人,毕竟在生育率下滑如此严重的当下,傻子已经是不可再生资源了。

长大后世界就没有了童话,这很残酷,但更残酷的是,长大后还相信世界有童话。

自负其责没什么不好,你从前并没有得到更多,所以现在也不会失去更多。但长期生活在被保护幻觉下的人,面对真实世界会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他们会觉得真实世界太浩瀚,危险丛生,难以捉摸。其实他们之前也在同一片海域里漂流,只是有一束强光打在他们身上,他们只需要跟着光束移动,看不见阴影里的东西。看不见,就好像不存在。

越保护,越脆弱。越脆弱,越恐惧。越恐惧,越渴望被保护。

我发现,很多人求神拜佛算命抽签,不是真的信这些,而是不想自己做决定。他们的心里话是,只要不让我做决定,怎么着都行。我想,这不是人的本来含义。

我们都是有死的凡人。小行星可能撞地球,出门可能被车撞,切个菜都可能把手指头切掉,风险就是生存的本质。为了活得更安全更长命一点,人类拼命搞发明创造。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我却意识到,人类最可贵、最不可思议、最无法替代的地方,就是我们的脆弱性。

因为速朽,我们才会追求不朽,所以才会有文明诞生,所以我才会大半夜在这里吭哧吭哧写字。人工智能再发达,也创作不出荷马史诗,因为它感受不到死亡的压迫。

我们最不应该让渡的,就是亲自冒险的权利。假如有人说,我替你把险冒了,你在家里躺着就行,那么挖到金子,他不会分给你,遇到麻烦,他一定先拆你家屋顶。

“要发现一片新天地,最初非得长时间地失去一切边际,独自摸索不可。”这三年来,我们听过了太多的“非必要”,我们要知道的是,对地球来说,生命压根就是非必要的。没有生命,地球也过得很好。但是生命一旦诞生,宇宙的万古长夜便燃起了一个火苗,薪火相传,不绝如缕。

恐惧不是在危险消失的时候消失的,而是在危险加身的时候消失的。我们注定要无知而危险地活着,否则便是彻底的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