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保定通报个位数病例,居民将“保定疫情”冲上热搜示异议

#揭谎频道
河北保定本周连续通报零新增病例,无症状病例也是零或个位数,但“保定疫情”的话题标签本周登上微博热搜。到底怎么回事?保定市民们上微博说了什么?https://t.co/IMMOWhfA5W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December 10, 2022
中国河北省城市保定本周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保定疫情#这个话题标签吸引了上亿流量。

在中国多个大城市爆发“清零”措施引发的抗议示威后,中国近几周来正逐步调整或取消多项严厉的“清零”防疫举措。

12月7日,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最新的十条优化疫情防控工作措施。当中部分内容包括,进入大部分公共场所无需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绿色健康码,并对各类封控举措的使用做出限制,等等。

虽然许多中国民众为生活终于能恢复一些常态而喜悦,但人们也越来越担心新增病例的急剧上升。在900多万人口的保定,这种担忧正在显现。

保定市卫健委自11月底以来一直报告零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新增无症状病例也低至个位数。12月3日,新浪微博突然大批涌现以#保定疫情#为话题标签的帖子,许多保定市民在微博上描述他们的类新冠症状和担忧。

仅12月4日一天,使用#保定疫情#标签的帖子就吸引了5400多万浏览量。与此同时,当天保定卫健委报告该市没有新的确诊病例,也没有新的无症状病例。

河北省卫健委在当天的疫情通报中没有提到保定(即表示该市无上报病例):

“2022年12月4日0—24时,河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例(石家庄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95例,其中石家庄市146例、秦皇岛市36例、廊坊市5例、承德市2例、邢台市2例、邯郸市2例、沧州市1例、衡水市1例。…”

鉴于保定官方的零通报病例与众多保定居民在微博上的描述出现巨大脱节,上述通报数据显得很不现实。这种脱节也折射出中国眼下在控制疫情和追踪疫情方面出现的混乱。

众多保定市民纷纷上微博说明自己体验和观察到的保定疫情状况。

有些人分享显示自己和家人自测抗原阳性的照片;有些人写下#新冠康复日记#,详细描述自己的症状;有些人描述他们的家人、朋友或同事出现的类新冠病情;有些人指责官方瞒报新增病例;也有些人指出,核酸检测大面积取消自然就意味着通报病例的减少。

以下微博帖子均发布于12月7日(部分帖子引用自微博上热传的截图,当中的账户名被遮盖):

“保定昨天9例,我家12例。”(来自网络截图,用户名被遮盖)

“我的Day
3:疼痛感减弱,但时不时的还是会咳嗽,而且是一咳起来就要震碎喉咙那种,有痰,但不多。从昨晚开始就不发热了,虽然咳嗽+咽喉痛还是挺折磨人,但据说开始咳嗽是好现象,说明就要到此次病程的后期了。期间没什么食欲,但嗅觉和味觉正常,只是胃口很弱。大量灌水。家属今天也两道杠了,还是没逃过。”(微博用户“保定菜男厨房餐厅”)

“没有一个保定人能逃过两道杠。” (来自网络截图,用户名被遮盖)

微博用户“一个霉女子”引用一张通报12月7日疫情的河北卫健委网页截图(保定官方当天无通报病例)发帖说:“都知道是假的没必要掩耳盗铃了吧,保定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阳了吧,就这样还要开学呢?”

微博用户“love永远的阳光”发帖说:“现在是完全不管了吗?羊(阳)了也不需要上报?”

微博用户“某某CxxC”发帖说:“保定疫情现在很严重吗,我的保定朋友今天在调侃‘保定是个有温度的城市,人均38度’。有点魔鬼了。”

也有人开玩笑说:

“今天保定市最低气温零下2度,保定人均38.8度,这里是热血保定。”(来自网络截图,用户名被遮盖)

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浏览了每个被引用账号的微博页面(除了那些在网络截图中被遮盖用户名的账号)。这些账号均在近几年或几个月中就各种话题发布各种帖子,未显现出机器人账号的特征。

在新浪微博上,绝大多数普通用户都习惯使用化名。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名人、官员和网红等使用微博VIP账号的公众人物才使用实名。

12月5日,在第一波#保定疫情#相关的帖子涌现后,保定市委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河南媒体顶端新闻的采访时表示,“网上夸张的成分太大了,不真实的成分很多。”

这名工作人员的话进一步激怒了保定居民,微博上配有#保定疫情#话题标签的帖子继续一波又一波地涌现。

微博用户“吃铜锣饼的盯裆猫”12月7日发帖说——

“儿子昨天下午开始发烧39度,抗原一道杠,今天38.5抗原羊(阳)了,该来的还是来了。谁在说保定疫情夸大其词,就把哆嗦音(即抖音)定位到保定感受一下保定的热。”

截至12月9日,已有逾1.2万人发布了配有#保定疫情#标签的帖子,该标签相关的讨论量逾4.6万次,阅读量逾3亿次。

12月4日,中国政府喉舌《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表示,他采访了三个保定人,他们均表示自己和/或家人最近都经历过发烧,其中两人表示自己和/或家人抗原检测阳性。

胡锡进在他的帖文中说:

“对这三户人家采访后,我总的第一个印象是,保定的发热者还是比较多的,但是很多感染者只在家里做抗原,没有得到确诊,或者自己根本不上报,从而使得正式通报的保定感染数字比较低,这些日子都是个位数。

“其实这种情况目前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已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不测核酸,只是有了症状后自己在家里测抗原,但因为怕麻烦,并不上报,一些地方的政府也不再有动力摸清疫情底数,所以不少地方报告的感染数字不同程度低于实际数字。”

新闻报道佐证

通过在保定市的实地采访和援引保定市民在网上的发声,中国媒体也报道了保定市出现众多新冠阳性病例的情况。

根据顶端新闻12月5日的报道,保定市竞秀区居民李梦(化名)告诉记者,她家共四口人,除她丈夫之外三人疑似感染新冠,抗原检测“均有异常”。

“报给社区,也不给安排核酸检测,也没有封控措施,就是让自己在家吃药,”她对记者说。

保定市民康帅(化名)告诉顶端新闻的记者,他和身边的朋友都曾出现类COVID-19的症状。他表示,他朋友自费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被告知检测结果“有异常”,但没有说是阳性。

康帅告诉顶端新闻,他朋友的健康码在核酸检测显示异常后依旧是绿色。而且他自行居家隔离,没有被送至方舱。

据《中国慈善家》12月7日报道,保定市莲池区一位只透露自己姓石的居民“小石”告诉北京的这家杂志,他和他妻子12月2日起都出现了疑似COVID-19的症状,两人的抗原自检结果都显示异常。

“从12月开始,身边的很多人就开始发烧,主动告知社区,社区也都建议大家居家治疗。大家并没有出现恐慌情绪,‘该干啥干啥’,”
《中国慈善家》援小石的话报道说。

“莲池区某社区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所在小区阳性病人很多,大部分都是一家子全部感染,”该杂志写道。

“也是因为不再大面积做核酸、查核酸,大多数的阳性病例就不在官方统计数字里,”《中国慈善家》报道说。

12月8日,上海媒体澎湃新闻采访了保定居民琪琪(化名)和小宣(化名),她们都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和家人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经历。她俩均向澎湃新闻表示,家中每个人都出现发烧,且大多数都抗原自检呈阳性。她们和家人们都是居家康复。

据澎湃新闻报道,目前河北省的疫情防控遵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周三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一般采取居家隔离,也可自愿选择集中隔离收治,”报道说。

周三出台的这10条优化疫情防控工作措施是北京开始真正放松部分“清零”措施并过渡至“与病毒共存”模式的最明显迹象。

除了在大多数公共场所取消核酸阴性报告和绿码的要求,以及限制封控措施的使用,新出台的防控措施中也允许并鼓励“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自行居家隔离。

居家隔离这一条相较之前“清零”政策下的做法几乎是180度转弯。此前,但凡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感染者基本都被送至方舱“集中隔离收治”。

许多资深的中国公共卫生专家也鼓励民众使用抗原自测来代替更耗时耗费的大规模核酸测试。

12月3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的中华预防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冯子健表示,一旦疫情扩大,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自行居家隔离“是必要的”。

“当前,方舱的医疗收治资源很容易达到极限。在达到极限的时候,对这些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实行居家隔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必须得做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