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九轮投票之后,黎巴嫩还是没有选出总统

一个多月过去了,黎巴嫩总统府仍然没有迎来新的主人。

当地时间10月30日,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在任期届满之际离开总统府,返回位于首都贝鲁特以北的个人住宅,就此总统府空闲至今。

黎巴嫩议会一直试图补上总统之职的空缺,自9月末以来,议会一共举行了9次总统选举投票,但没有候选人获得绝对多数投票,各方分歧过大,无法选出新任总统。

5天后黎巴嫩议会将举行第10轮投票

当地时间12月8日,黎巴嫩议会举行总统选举第9次投票,此次投票结果与先前8次没有本质区别,依然没有候选人获得绝对多数选票。

根据黎巴嫩宪法,总统由议会选举产生,任期6年。议员出席人数达到法定人数的三分之二才能举行总统选举。在首轮投票中,候选人获得议会中三分之二的议员,即128人中的86人支持,才能当选。如无人获得三分之二多数,须举行第二轮投票,获得超过50%多数的候选人可当选为总统。

在当天的投票中,黎巴嫩议会128名议员中有105人出席,其中得票最多的候选人米歇尔·莫瓦德也只获得了39票。自由爱国运动、真主党等党派的几十名议员投下空白票,甚至还有一名议员将票投给了已故南非前总统曼德拉。

黎巴嫩议长纳比·贝里宣布将于当地时间12月15日再次举行投票,呼吁所有政治团体举行对话,以便尽快达成共识。

这已经不是黎巴嫩首次因总统职位空缺而陷入政治僵局之中。在奥恩于2016年当选总统之前,黎巴嫩经历了29个月的“总统真空”(presidential
vacuum),连续45次推迟举行总统选举投票,最终在第46次议会投票时,投票选出奥恩接任于2014年5月结束任期的黎巴嫩前总统苏莱曼。

根据黎巴嫩的教派分权体制,总统由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总理和议长分别由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人士担任。法新社指出,黎巴嫩议会已经分裂为真主党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两派,但是两派都没有明显的多数席位,导致迟迟难以就总统人选达成一致。

不仅如此,双方间的“火药味”在一次次的投票僵局中变得更浓了。真主党副总书记纳伊姆·卡西姆指出,不会接受反对真主党武器储备的候选人。反对阵营中的莫瓦德则抨击真主党及其盟友破坏了黎巴嫩与海湾地区国家的关系,表示不会接受一个隶属于真主党的新总统。

一名曾与黎巴嫩大多数政治集团人物会面的西方外交官对美联社表示,如今的僵局就好像在玩一场扑克游戏。“你把牌藏好,不要眨眼或者退缩,一直等到有一方崩溃。现在每个人都在试图操纵局面,要么带着空白选票出现,要么选择一个根本不可行的人。”

“政治真空”下的“崩溃危机”

黎巴嫩位于地中海东岸,三面陆地,西临地中海。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在其鼎盛时期,黎巴嫩经济发达、社会多元开放,曾在阿拉伯世界独树一帜,被称为“中东瑞士”,首都贝鲁特也冠以“中东小巴黎”的称呼。

但近些年来,黎巴嫩一直陷在多重危机之中。法新社指出,黎巴嫩经济持续低迷,公共债务高企,失业率居高不下,通货膨胀严重。2020年8月,贝鲁特港口爆炸事件和新冠疫情更是进一步令黎巴嫩经济受到冲击。

世界银行在评估黎巴嫩经济状况时指出,如果将19世纪中叶以来,全球各地发生的经济危机进行排名的话,黎巴嫩此次的经济危机可以排进前十,甚至前三。

在此背景下,部分专家学者担心黎巴嫩的政治僵局将会影响黎巴嫩从经济危机恢复的脚步。

2022年4月,黎巴嫩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一项初步协议,IMF将在46个月内向黎巴嫩提供约30亿美元资金,以帮助该国摆脱经济和金融危机。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指出,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帮助黎巴嫩走出长达3年经济危机的关键一步,这场危机已经导致黎巴嫩四分之三的人口陷入贫困。

不过,协议中设定了许多条件,包括重组境况不佳的金融部门、改革财政制度、重组对外公共债务以及出台强有力的反腐败、反洗钱措施。9月,IMF曾对贝鲁特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最后的结论是改革进程非常缓慢。

总统的缺位并不利于黎巴嫩进行改革。法新社指出,在如今的“政治真空”下,看守内阁束手束脚,难以开展彻底改革。

“我们已经处在国家崩溃的边缘,如果(政治)瘫痪再持续几周或几个月,就可能导致完全的崩溃。”贝鲁特圣约瑟夫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卡里姆·埃米尔·比塔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