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比梅根更叛逆!“英王室女流氓”子女全没头衔

镜头前的扎拉公主(Zara
Tindall),身穿运动风夹克,脸上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金发被风吹起,显得又美又飒。最近,她首次为时装品牌拍摄广告,进军时尚界,受到不少关注。

扎拉公主可以说是英国王室画风最独特的女人,虽然贵为已故英国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外孙女,但行为举止却很另类,穿过性感礼服,拿过奥运奖牌,还打过舌钉,被媒体称为”王室女流氓”。

不过叛逆归叛逆,她的颜值还是很受公众认可,曾被美国《人物》周刊评为”全世界最美丽的50人”之一。精致的五官,极具感染力的笑容,再加上跟母亲安妮公主年轻时神似的气质,低调又高级,为摄影师所钟爱。

“王室叛逆者”

扎拉公主生于1981年5月15日,一生下来就跟别的王室小孩不一样。根据1917年乔治五世发布的谕令,国王的孙辈可以自动获得王子和公主的头衔,以及”殿下”的称号。可安妮公主却主动向女王提出申请,希望不要给自己的孩子头衔,让他们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扎拉公主一出生就没有公主头衔。不过出于习惯,外界还是称她为公主。

扎拉公主的全名”Zara Anne Elizabeth Phillips”(后改为”Zara
Tindall”),同样别具一格。一般来说,王室会从十几个固定名字中,挑一个给小孩取名,可她的名字”Zara”却是舅舅查理斯特意起的,希腊语意为”像黎明一样明亮”,代表着光明和希望。
“Anne”和”
Elizabeth”,则是为了纪念母亲和外祖母。看得出来,舅舅很疼爱这个外甥女,两人在一起时有说有笑,甚至勾肩搭背。

在整个王室后辈中,可能只有扎拉敢这么做。虽然动作看起来不够淑女,但那股豪放洒脱劲儿,羡煞旁人。

扎拉公主没有王室规矩的束缚,母亲又奉行放养教育,所以成长环境颇为宽松。少女时期,当其他兄弟姐妹们都在忙着学习王室礼仪、穿成大人的模样时,她可以无拘无束地做自己。一次王室生日宴会上,扎拉公主突然伸出舌头,炫耀自己金光闪闪的舌钉,把周围人吓得够呛,她却不以为意,觉得自己没打鼻环,已经很给面子了。

出席王室活动时,扎拉公主依旧离经叛道,穿着有违王室标准的性感礼服,当众吐舌头、做鬼脸,在白金汉宫聚会上大唱流行歌曲,与王室成员的形象格格不入。她还违反学校纪律,闯入男生宿舍,甚至被媒体拍到过蹦迪狂欢、对瓶吹啤酒、去过夜总会,颠覆了大众对王室的想像。

因为无法领到王室津贴,扎拉公主只能自力更生,与越野路华、Rolex劳力士和投资公司Artemis有着长期合作,每年从品牌代言和品牌大使工作中赚取100多万英镑。对于这些商业行为,白金汉宫发言人曾解释称:”她(扎拉)并不肩负王室的职责。因此她如何选择自己的职业,纯属她个人的私事。”

与”歪鼻子驸马”结婚

结婚后,扎拉公主慢慢收敛自己的脾气,展现出温婉的一面。她的丈夫延德尔(Mike
Tindall)是一名橄榄球球星,两人是在悉尼的曼利码头酒吧认识的。彼时,扎拉公主刚跟前男友分手没多久,前男友把她的私生活写成书大赚一笔,这让她愤怒不已,借酒浇愁。她在酒吧碰到了同样心情不好的延德尔,两人相见恨晚,聊得很投缘,从那以后就一直在一起。

延德尔常年在球场上奔跑,免不了磕磕绊绊,鼻子都被撞歪了。据说,丈母娘安妮公主曾让扎拉劝延德尔把鼻子整一下。他整没整不知道,但”歪鼻子驸马”的名字倒是传开了。
2011年,他们在爱丁堡的卡农盖特柯克结婚,婚后和安妮公主住在一起,一家人其乐融融。

延德尔性格开朗幽默,天生是个天生段子手。他运营着2个博客,是电视节目上的常客,成天与网友嬉笑怒骂。夫妻俩参加完大型活动后,他总会戴着扎拉公主的帽子搞怪,让人忍俊不禁。他还喜欢和扎拉公主一起穿着情侣衣,拍些可可爱爱的照片。

婚后,他们育有3个孩子,分别是8岁的米娅、4岁的莉娜、1岁的卢卡斯。和他们的母亲一样,这些孩子都没有王室头衔。扎拉公主经常带孩子们出去玩,她分享说:”如果我有什么计划,那肯定会在户外,骑马或做一些活动,比如去德文郡或苏格兰旅行。”她心目中的梦想之旅,和普通妈妈一样,希望孩子们一直在外面玩儿,一整天都不看手机或
iPad,晚上累瘫直接睡觉。

扎拉公主坦言自己的育儿方式,受母亲安妮公主的影响很大。每次被问及榜样是谁时,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的母亲”。她感谢母亲当年的先见之明,让自己拥有自在的童年,也一直追随母亲的脚步,传承家族在运动方面的成就。

马背上的公主

在学生时代,扎拉公主就展现出过人的运动天赋,代表学校参加过曲棍球、田径和体操比赛,并在埃克塞特大学获得了物理治疗师资格。从2002年起,她开始参加马术比赛,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获得欧洲年轻骑手比赛银牌、国际马术大赛亚军,外号也从”叛逆公主”变成”马背上的公主”。她还投票当选为2006年度BBC体育人物,巧的是,她的母亲安妮公主也在1971年获此殊荣。

混合着干草与马匹气息的马场,是扎拉公主最喜欢逗留的地方。不过,她的马术之路并非一路坦途。
2004年,她被英国奥运协会列入英国马术奥运代表队名单,但参赛马匹在训练期间意外受伤,使得她不得不放弃比赛。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4年后,她的爱马再次受伤,她与北京奥运会擦肩而过。

当年10月,她在法国波城的一项越野赛事中意外坠落,右锁骨骨折。而她所骑的那匹马,在翻倒树篱后摔断了脖子,被实施了安乐死。可能是好事多磨,直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31岁的扎拉公主才终于圆了梦。她纵马驰骋在切尔滕纳姆赛马场,摘得马术三项赛团体银牌,成为第一位拿到奥运奖牌的王室成员。安妮公主亲自为她颁奖,这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由母亲给自己的孩子颁发奖牌。扎拉说这是一段非常独特的母女时光,”简直是棒极了”。

扎拉公主的前半生,的确活成了很多人羡慕的模样。从含着金汤匙出生,到成长为叛逆少女,再到体育界的佼佼者和时尚界的宠儿,她让我们看到王室成员的另一种活法:哪怕没有公主头衔,也能活得自带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