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计算机专业学生赶上了坏年景 包括不少的华裔…

《纽约时间》出品 微信号:NYandBeyond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据纽约时报12月6日报道 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面临着一个不断萎缩的大型科技就业市场,这些学生中包括了为数不少的亚裔。

“I chose to major in computer science so
that I could get a ton of offers after college and make bank,”
Helen Dong joked in one TikTok. In this job market, she wrote at
the bottom of the video, “be grateful with 1 offer.” https://t.co/NdsVay9t7m

— NYT Business (@nytimesbusiness)
December 7, 2022

安娜丽斯·倪

安娜丽斯·倪(Annalice
Ni)在西雅图读十年级的时候,就想为谷歌这样的知名科技公司开发软件。因此,她竭尽全力满足实习和其他简历标准,这些标准使学生成为对大型科技公司有吸引力的潜在雇员。

高中时,倪女士参加了计算机科学课程,在微软实习,并自愿担任低年级学生的编程老师。她在华盛顿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在Facebook获得了令人垂涎的软件工程实习机会。今年大学毕业后,她来到硅谷,在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开始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软件工程师工作。

上个月,Meta裁掉了1.1万多名员工,其中就包括倪女士。

“我确实感到非常沮丧和失望,也许还有点害怕,因为突然之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22岁的倪女士在谈到自己意外的事业挫折时说。“我能做的不多,尤其是在大学里,我真的已经非常努力了。”

在过去的十年里,六位数的起薪、免费食物等福利以及为数十亿人使用的应用程序工作的机会,让美国各地的大学校园里的年轻人纷纷涌向计算机科学专业。根据计算机研究协会的数据,从2011年到2021年,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数量增加了两倍多,达到近13.6万名学生。该协会跟踪了大约200所大学的计算机学位。

倪女士每天都在面试工作,复习自己的技能。

Facebook、谷歌和微软等科技巨头鼓励了计算机教育的蓬勃发展,向学生推销软件工作,认为这是一条通往收入丰厚的职业道路,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但现在,Meta、Twitter、Alphabet、亚马逊、DoorDash、Lyft、Snap和Stripe的裁员、招聘冻结和计划中的招聘放缓,正在给计算机和数据科学专业的一代学生带来冲击波。科技公司高管将就业增长放缓归咎于全球经济疲软。

裁员不仅导致应届毕业生争相寻找新工作,也给那些想在大型消费科技公司寻求暑期高薪实习的大学生带来了不确定性。

过去,科技公司利用他们的实习计划来招聘有前途的求职者,并向许多学生提供毕业后返回公司成为全职员工的机会。但今年,这些机会正在减少。

例如,亚马逊今年雇佣了大约1.8万名实习生,给一些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支付了近3万美元的暑期工资,这还不包括住房补贴。据一名了解该项目的人士透露,该公司目前正在考虑将2023年的实习生人数减少一半以上。

亚马逊发言人布拉德·格拉瑟(Brad
Glasser)表示,该公司致力于其实习项目及其提供的真实世界经验。Meta的一名发言人提到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上个月宣布裁员的致员工信。

小型科技公司的招聘计划也在改变。热门游戏平台Roblox表示,计划在明年夏天招聘300名实习生,是今年的近两倍,预计这些职位将收到5万多份申请。Redfin今年夏天雇佣了38名实习生,该公司表示已经取消了明年的项目。

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仍然有很好的工作,而且这个领域还在不断发展。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预测,在2021年至2031年期间,软件开发人员和测试人员的就业岗位预计将增长25%,新增就业岗位超过41.1万个。但其中许多工作岗位都在金融和汽车行业。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计算机科学系主任布伦特·温克尔曼(Brent
Winkelman)说:“学生们仍然收到了多份工作邀请。它们可能不是来自Meta、Twitter或亚马逊。他们将来自通用汽车、丰田或洛克希德等公司。”

对于即将进入科技行业就业市场的学生来说,大学就业中心已经成为他们的宣传平台。在职业顾问的办公室里,寻找备选方案的呼声越来越高。

一些学生正在申请不太知名的科技公司。其他人则在寻找行业外的技术工作,比如沃尔玛等零售商、政府机构和非营利组织。读研也是一种选择。

加州克莱蒙特市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职业发展办公室高级主任黑兹尔·拉贾(Hazel
Raja)说:“这届学生比往届的精明多了。即使那些已经获得了工作机会的人,他们也会维护关系,并继续参与校园招聘。”

21岁的海伦·董(Helen
Dong)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她曾于2021年和2022年两次在Meta实习。她说,所以今年夏末,当她没有收到该公司的工作邀请时,她感到很惊讶。Meta最近的裁员促使她申请了科技公司以外的工作,比如汽车和金融公司。上个月,她在TikTok上发布了视频,建议同龄人调整自己的工作预期。

海伦·董的TikTok截图

“我选择了计算机科学专业,这样大学毕业后就能收到很多工作邀请,赚大钱,”董女士在一个TikTok上开玩笑说。她在视频的底部写道:“对一个工作机会心存感激。”

在采访中,10名在校生和应届生表示,他们没有为大型科技公司的就业放缓做好准备。而直到最近,这些公司还在激烈竞争顶尖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一些学生收到了多份起薪六位数和五位数签约奖金的工作邀请。

一些最近被解雇的人在领英(LinkedIn)上谈到了他们的困境。为了提醒招聘人员,一些人在他们的领英资料照片上加上了#opentowork的标签。

23岁的托尼·施(Tony Shi)就读于安大略省伦敦市的西部大学(Western
University),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商业。今年毕业后,他于8月开始在Lyft担任产品经理。去年11月,这家网约车公司裁掉了大约650名员工,其中包括施先生。

现在他找到新工作的期限很紧。施先生是加拿大公民,来自安大略省的滑铁卢,为了在Lyft工作,他需要获得在美工作签证。根据签证,他有60天的时间找到一份新工作。他表示,他对潜在雇主的业务和资产负债表变得更加敏感。

“我需要更加规避风险。我绝对不想再被解雇了。”他补充说。

一些刚毕业的毕业生没有机会开始他们的新技术工作。

瑞秋·卡斯特利诺(Rachel
Castellino)是加州州立理工大学统计学专业的学生,她努力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大学期间,她在PayPal实习担任项目经理,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数据科学奖学金,并在学校成立了一个数据科学俱乐部。

22岁的卡斯特利诺知道,她必须努力通过公司的技术面试,这通常涉及解决编程问题。去年秋天,她花了很多时间找工作,准备编程评估。每周四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她刻苦刷题。她说,即便如此,面试过程还是很残酷。

2021年11月,Meta为她提供了一份数据科学家的工作,计划从2022年12月开始。她说,上个月,Meta撤销了工作邀请。

“为了那些面试,我很努力。努力进入好平台的感觉真的很好,”她说。“我有太多的期待。”

这次挫折令人沮丧。“我很沮丧,”卡斯特利诺说。“听起来不太好。”

至于倪女士,她现在把失去梦想的工作视为拓宽职业视野的机会。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已经向她认为具有创新性的中型科技公司和初创企业提出了申请,这些都是她之前没有考虑过的潜在雇主。

“我正在探索以前没有过的机会,”倪女士说。“我觉得我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