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事实核查:加州赔偿黑人后代每人$22.3万?

《纽约时间》出品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自从加州州长加文·纽森成立了美国黑人赔偿特别工作组,讨论如何计算经历过奴隶制世代影响的美国黑人遭受的伤害,并据此提出解决方案以来,这个工作组每发布一次工作进展,都会成为中文自媒体耸动的标题。最新的一次是12月初,这个工作组根据加州过去的住房歧视做法,估计在这一项上的赔偿金额为5690亿美元,也就是每人$22.32万。

从英文到中文媒体,又一次开始抓住这个数字热炒。有中文媒体标题称“疯了!加州建议给每个黑人赔偿22.3万美元!”文章还继续称这个工作组要求联邦政府向全美所有非裔美国人支付这笔赔偿。

未提供背景的新闻报道在中文读者中激起了带有严重种族歧视色彩的评论。

中文报道评论截图

这些文章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对美国黑人赔偿的讨论完全只受到加州进步派的推动和支持,加州的赔偿方案已经就赔偿的对象、金额、方式、时间等达成了共识。

经核查,赔偿特别工作组的作用是为今后的立法行动提出建议,所谓22.3万美元的数字只是目前研究中的一项进展,最终报告将在明年6月发布。此外,有了最终的报告也不代表加州立刻给每个黑人开支票,因为任何赔款计划都需要立法机关颁布并由州长批准。此外,关于赔偿的讨论不只发生在加州,从1989年起,每年都有众议员在国会提出类似的法案。

特别工作组的任务是什么?

2020年9月,加州AB
3121R法案通过并由州长纽森签署成为法律,法案的内容摘要指出:“该法案将设立的工作小组,并特别考虑到那些在美国被奴役的人的后代。……将要求工作小组确定、汇编和综合美国和殖民地内存在的奴隶制制度的相关证据文献等。要求工作小组建议应给予赔偿的形式,应通过哪些机构给予赔偿,以及谁有资格获得这种赔偿。”

也就是说,这个法案旨在成立一个工作组,研究如何对非裔美国人赔偿建议,并在2023年前向立法机构提出建议,探索该州可能赔偿的方式,赔偿可能是以金钱为方式,也可能包括了奖学金、专项投资等。这离真正整理出“赔偿”费用和措施,得到立法机关的批准通过,获得预算,最后甄别出奴隶后代予以补偿,差距还相当远。但在当时中文媒体就已经声称这个做法可能会带来14万亿的赔偿额,并且将黑人与华人的利益对立,称赔偿黑人就会让华人逃离加州。

2020年中文媒体报道截图

工作组提出建议了吗?

工作组在2020年底成立后,两年来有几次重大进展。首先是2022年3月,特别工作组表示,有资格获得赔偿的人应该是被奴役的非裔美国人的后裔,或者是“19世纪末之前生活在美国的自由黑人”,因此在19世纪末从加勒比海等地区移民到美国的黑人不符合资格。2021年加州约有255万黑人居民,按照这个界定,大约有超过两成不符合资格。可以看到,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难以落地的方案,可能需要通过人口普查记录、DNA测试等方式才能证明血统,因此它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研究赔偿的象征意义:需要“特别考虑”被奴役者的直系后裔。

进入6月,特别工作组发布了第一份报告,确定了12个受到奴隶制“挥之不去的影响”的领域,包括奴役、种族恐怖主义、住房隔离、不平等的教育等,就此提出了赔偿建议,提出可以采取购房援助、大学学费减免、创业资助等形式。当时针对这份报告,中文社区也曾是一片震惊,称非裔“狮子大开口”,报告在“拉踩”亚裔。

而这次再度引起关注,起因是《纽约时报》在一篇关于工作组如何确定黑人因歧视而遭遇的损失的报道时,列举了下列数字:“从1933年到1977年,在住房歧视方面,工作组估计赔偿额约为5690亿美元,每人223200美元。”——这就是之后包括福克斯新闻和《纽约邮报》报道的来源,也是一些中文媒体进一步转译的基础。

对于这些报道,工作组已经在其官网上给出了简短的回应,表示:“我们注意到最近有电子通讯和社交媒体帖子分享了有关加州非裔美国居民获得金钱赔偿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这个信息是假的。司法部或任何其他州机构都没有这样的程序。”

工作组还进一步澄清说,这个数字是一个“最大化”的估计,而且完全不构成建议。比如工作组主席卡米拉·摩尔(Kamilah
Moore)在接受加州KCRA3台的采访时表示,顾问团队通过研究住房差距,推测1933年至1977年间财富损失的大致金额,得出了在之前歧视性的住房政策影响下,加州黑人每年损失5074美元,最后得出了5690亿美元这个数额,但问题是,3月该工作组决定采用基于血统的标准,“这意味着并非加州的所有加州黑人都有资格获得赔偿,”摩尔说。

摩尔说,因此5690亿美元代表了“最大”责任,但“实际上,住房歧视的货币数字可能会低得多,因为它是基于这样一个设想,即2021年居住在加州的255万名黑人中,所有人在1933年至1977年间都居住在该州,或者是符合条件的受益人的合法继承人,而事实很可能并非如此。”

摩尔说,这些数据只是对美国黑人所遭受的系统伤害进行了初步的估计,“工作组尚未提出任何建议”。之后这个工作组还有大量工作,比如12月中旬还会在奥克兰举行公开听证会,讨论并完善谁有资格获得赔偿。最终将争取在明年产生最终报告,立法机构将把这些提案变成一揽子法案,然后由州长将其颁布为法律。

可以看到,对于赔偿的具体对象、金额、方式等一切关键要素,都还八字没有一撇中。即使它能以法案的形式出现,也需要得到众议院和州长的批准。即使它通过了这些程序,法案也可能不得不应对大幅削减或可能的公投。一些媒体所声称的加州建议乃至“要求”联邦政府向全美黑人赔偿的说法,显然与事实不符:工作组没那么大的能耐。

赔偿不是新鲜事

通过支付金钱或以其他方式对本国政府所做的错事进行补偿,这在美国历史上并不新鲜。一些印第安人获得了被抢夺走的一部分土地以及其他福利;在二战期间被关押的日裔美国人在1988年获得政府每人2万美元的赔偿款,共82250人得到该赔偿,政府发表了道歉声明,承认“主要是由种族偏见、战争歇斯底里和政治领导的失败所引发的严重的不公正”。

同样,对于是否以及如何赔偿黑人奴隶,讨论与争议更是已经跨越了几个世纪,不是加州进步派的创举。

在内战的最后几个月里,联邦的第15号特别战地命令要求从南方各州的邦联地主手中没收40万英亩土地,分给新获得自由的奴隶及其家人,以确保他们在经过几代人的奴役后能够独立生存。土地被分割成每个不超过40英亩的地块,这成为了今天支持赔款的人经常引用的“40英亩和一头骡子”这句话的灵感来源。

这项命令通常被视为政府向自由奴隶提供的第一次赔偿。然而,在亚伯拉罕·林肯总统遇刺后,安德鲁·约翰逊总统下令将所有土地归还给白人联盟的地主,条件是他们必须宣誓效忠美国。说好的赔偿被收回,这就留下了连绵不绝的后续伤害。 1865年奴隶制正式废除后不久,一些获得自由的黑人开始争取早期形式的赔偿,比如生病或丧葬的抚恤金。1915年,一群前奴隶提起诉讼,称美国财政部从棉花销售中获得的利润中欠他们6800万美元,但该诉讼被驳回。各种团体一次又一次地提出赔偿建议、诉讼和立法。 之后几十年间,是否赔偿奴隶演变为是否应赔偿奴隶的后代。支持者认为由于未能及时给予补偿,几代人之后,奴隶的后代仍然无法从美国经济中获益,无法获得繁荣发展的机会,从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和种族隔离的住房分区,到不平等的教育和司法制度,在解放奴隶后的100年间,合法的歧视仍然渗透到整个美国社会,极大地妨碍了少数族裔获得就业、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的机会,也剥夺了创造和积累财富的可能。一些学者因此认为,正是这种累积效应证明,向早已死去的奴隶的后代支付赔偿是合理的。也是基于这些认知,从1989年起,每年都有众议员在国会提出类似的法案,即H.R.40法案。 由于争论颇多、涉及金额可能过于庞大,从加州到美国国会,这些立法构想势必会碰到障碍,但在私营机构、教会、大学和地方政府层面,阻力就小多了。 伊利诺伊州的埃文斯顿市(Evanston)通过了一项针对黑人居民的赔偿决议,已经开始实施。 在2021年,这个城市通过了计划的第一阶段细则,拿出40万美元的合法销售大麻税收,向16个黑人提供每人2.5万美元的住房补助金。要求这些申请者必须在特定的年份居住在该市,或者是这些人的直系后裔,而该市的公共图书馆恰恰拥有相关的证明文件。结果这座城市在122名签名资格的申请人中随机抽出了16人,他们将在第一批次获得拨款。其他从第17位到第122位的申请人,将随着更多的大麻税收收入在该基金中积累,逐步获得2.5万美元的赠款。 华人劳工后代呢?

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多数(65%)亚裔不支持对黑人奴隶的后代予以任何形式的补偿,这与全美68%的比例相当。很多华人在赔偿黑人问题上最愤愤不平的一点是:华人在来到美国后也曾遭受过奴役和剥削,为什么不赔偿我们华人劳工的后代?

今年10月有条关于牛仔服饰品牌李维斯的新闻,说的是这个牌子一条19世纪的牛仔裤拍出了7.5万美元的价格,不过最让人唏嘘的还不是价格,而是这条裤子承载的一段历史,它的一个口袋上写着“唯一由白人工人制造”的字样,原因在于在1870-80年代,美国反华情绪滋生,白人认为工资低又吃苦耐劳的华人抢走了他们的饭碗;1882年,美国通过了《排华法案》,李维斯当时也采用了不雇用华人劳工的政策。

多年后,美国劳工部将华人铁路工人列入荣誉殿堂;加州正式将5月10日定为华人铁路工人纪念日,以铭记近1200名在施工中丧失的华工;纽约州国会众议员孟昭文提出决议案,要求表彰华工在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贡献。这些都代表着倡导者的不懈努力,但是,华人曾遭遇的私刑、曾被焚烧的唐人街、一个多世纪的歧视,这些在美国并不为人所熟知,甚至也被一些华人当作了族群在逆境中仍能崛起的证据。然而,20世纪初叶华人被当作瘟疫的源头、商铺和街道被烧毁,跟2020年被视为“功夫病毒”而被殴打谩骂,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团结起来,通过争取赔偿的立法活动共同促进对种族歧视的认知,加强对华人在美国曾经遭受的屈辱历史的理解,改善贫困居民的处境,这些或许是可以从黑人维权运动中汲取的经验。

[结论]

加州的黑人赔偿特别工作组在持续研究如何量化黑人奴隶后代所遭受的伤害,这个工作组目前尚未提出任何建议,但其阶段性的研究数据已经屡次引爆中文社交媒体,被视为“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例证。不过,加州距离真正赔偿黑人还有非常远的距离,而华人社区或许可以借鉴黑人活动人士几十年来不懈努力的经验,促进社会对华人遭遇歧视的历史和现状的了解。

参考资料:

https://oag.ca.gov/ab3121

https://www.piyaoba.org/reparation-ca-african/

https://www.nytimes.com/2022/12/01/business/economy/california-black-reparations.html

https://www.kcra.com/article/northern-california-rain-snow-dec-8-forecast-sierra-travel-sacramento/42187499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21/04/14/house-committee-hold-historic-vote-study-slave-reparations/7210967002/

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2/11/28/black-and-white-americans-are-far-apart-in-their-views-of-reparations-for-slavery/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recovering-erased-history-chinese-railroad-workers-who-helped-connect-country-n991136

https://nextshark.com/california-recognizes-chinese-railroad-workers-may-10-2017-transcontinental

https://www.npr.org/2022/10/14/1128843922/vintage-levis-jeans-1880s-sold-thousands-racist-anti-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