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突然好理解,Meta跳楼的中国员工了!

2019年9月19日,曾经的Facebook也就是现在的Meta,有一位中国员工从公司四楼跳楼自杀。

图源businessinsider 版权属于原作者

死者的身份随后被媒体公开:浙大+USC校友,Qin Chen,当时才38岁。已经结婚,家里有妻子和孩子。

当时各个媒体都有一些爆料:死者被PIP(变相裁员的常见手法);Manager给了很差的绩效打分,导致他无法换组,成为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源一亩三分地 版权属于原作者

最终,Facebook的发言人证实Qin Chen为自杀,然后发布了一份轻描淡写的声明,确认了死者是该公司雇员。

这段时间相信不少同学也因为不断的裁员消息而感到压力,有小伙伴发帖:突然好理解那个meta跳楼的员工,唉,好难真的..

这个帖子也在一亩三分地被大家关注!

有很多群众在帖子下面回复自己的经验:

嗨。。。这多大点事情。。。我去年出了车祸,身边有人当场遇难,我浑身是伤,能猜出来内脏在大出血,都能感觉到的生命在流失,冰凉,发抖,干渴,心脏乱跳。。。其实救援再晚几分钟我就休克了,晚20分钟我就凉了。。你猜那时候我想的是啥?我只在想呼吸平稳下来,心跳慢一点少出血,大脑又拼命不让自己睡过去。我想怎么能让救援看到我,什么姿势流血少。。。别说什么ticket,失业,身份,甚至就是身边遇难的人我都不可能分出一丁点心思去悲痛,因为我自己马上也要完蛋了。我在垂死挣扎。。。裁员多大点啥事情啊。。。。。。还跳楼。。。我甚至直到过了一个周离开了icu,都没想过一分钟工作的事情。在生命面前,什么工作裁员身份断供连个毛都算不上,这是生命本能教给我的。

还有用户留言说:

20年疫情刚来美国的时候,大街上空无一人,每天的新闻都是报道多少人死于covid,公司都hiring
frize。因为刚刚大面积的wfh,我持续了一个月都巨忙,working
hour从早上9点到半夜2-3点左右(小公司)。然后某天早上我收到一个公司高层的一个电话,说疫情下project被砍我被layoff了。h1起始日是当天,没有任何补偿,额外2个月保险。说来也挺惭愧,我那天哭了一天,毕竟职场生涯刚刚起步就遇到这种事情,现在想想确实挺浪费的,毕竟我只剩下59天了。然后我疯狂投简历,不停的和recruiter聊,不停的听到“抱歉啊,我们不接受h1b签”。然后在第49天左右吧,我放弃了,开始申请b签(那个时候连回国机票都买不到lol)。大概因为我一直一直心里压着这件事情,又过了几个月吧,抵抗力急剧下降又因为一些别的破事导致双腿突然没了知觉。去urgent
care被认为是covid,又被送到emergency。那天我一个人躺在emergency病床里,看着我周围有人被确诊covid,有人半夜没了心跳,居然还有人真的是凌晨给老板打电话请假,说自己进了emergency。也有流浪汉被送进来然后没钱没家属又被送回去。那个时候我突然就想开了。我觉得人生真的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破事。你自己开心,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裁员算什么,工作没了收入没了算什么。你只要人还在,就啥都有可能,你这一辈子又不可能只有一份工作。想开点,如果真的不幸被裁员了,就当是给自己放了个假,锻炼身体,出去转转。人间没什么不值得也没什么值得。好好爱自己就得了。

有人表示:

08吃过亏以后,
双职工买房只买一个人工资可以支撑的。钱乃身外之物。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可以重新来过。人生是游戏,哪里有主动销号的道理。好死不如赖活着,脸皮要厚。

也有群众分析:

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瞬间。有时候大环境不好确实会让人觉得走投无路。年轻的话还没什么,毕竟对未来抱有希望。30多本来仕途不顺的,遭遇一系列的打击变故,确实觉得人间不值得。

还有小伙伴感慨:

感觉地里的人已夜之间长大了不少 说话也中立了不少

最后小编想借用地里群众的呐喊,为感到身心疲惫的大家打气:挺住,撑过去你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