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阳性家庭自述:当老人孩子40度高烧 我们如何度过

近来,身边感染新冠的朋友越来越多了。

对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并不可怕的事。但是对某些人群而言,奥密克戎仍然不是一个轻松的挑战。比如家里有患多种基础病的老人,有不到三岁的婴幼儿,或者是独居的焦虑症病人。

我们跟这些朋友聊了聊,发现他们都有一些共性: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跟家人、朋友、同事一起,彼此帮助,互相安慰。

在这场我们从未真正经历过的挑战面前,掌握科学知识、理性、乐观和关爱,都很重要。

以下是这些朋友的自述。希望能帮助到你。

(一)

自述者:麦徒 (自媒体创业者)

感染时间:12 月 3 日

居住地点:北京

家庭情况:夫妻二人,外婆 60 岁,儿子 3 岁

接种情况:孩子未接种,大人均为三针

「提前给母亲看科普,强调奥密克戎不是多严重」

12 月 3 日上午,我母亲出现发烧头晕情况,测温显示 38℃
多,随后又给她测了抗原,两道杠很明显。我们找了一个能通风的房间给母亲隔离。三天后,一家四口全部测出阳性。

虽然知道奥密克戎在「自限性疾病」的范畴,可家有老小,说完全不慌也是假的。

我挺担心母亲:她年已六旬,自去年以来已做过两次大手术,一个是动脉瘤栓塞手术
,一个是子宫脱垂导致的子宫切除手术。她平时身体体质不好,感冒也常有发生。身上还患有多种基础疾病,包括高血压、心脏病,心律不齐等等。

老人之前打了三针疫苗,我们也给她看各种科普文,强调奥密克戎不是多严重的问题。

当母亲温度一度达到了40℃,躺了差不多整整两天,人还是有些焦心。那种慌是很本能的,不是说觉得这个病有多恐怖,而是认为老年人的身体不经抗。

据母亲说,那两天她躺着却怎么都睡不着,感觉头昏脑胀。从房间到卫生间很近,但她一起来去如厕,都感觉站不住,感觉要栽倒,如厕时也得头靠着洗手盆。

母亲也有些焦虑,会跟我们发点脾气,抱怨我们没有买到她以前常吃的感冒药。

在后遗症问题上,老人一直比较摇摆,会反复问我们到底有没有。我们就一直跟她科普,希望她安心。

其实,在感染之前,我们全家已经有共识了——就是把它当成是一个很容易感染的小病。能防就防,不能就接受。

我们想的是尽量不去医院,担心路上太折腾,反而对老人不好。

两天后,母亲退烧了,精神状态恢复不少,期间主要就吃了些感冒药。肌肉酸痛感和间歇性咳嗽未消也好得差不多了。也不太担心新冠后遗症了。

比较令我意外的是我儿子。3 号当天,他就被测出抗原阳性了,可他愣是各种闹腾。直到 4 日下午 4
点左右,他才突然像蔫茄子一样趴在沙发上嚷着头晕,体温高达 39℃多。

到 5 日深夜,我们给他喂了退烧药。次日清晨,他又恢复活力,开启了功率拉满的闹腾节奏。

儿子现在完全没事:家里三个大人都有的咳嗽,他没有;常会出现的嗓子疼,他也没有。所以别低估小孩的免疫力。

我的经验就是,做好足够的准备,提前跟家人达成共识,尤其是对老人多点耐心。

过阵子,我们打算出门好好享受生活。毕竟疫情期间屯了十几张券,有游乐园、体验馆的,最多的还是吃的。

近期,麦徒每日给家人群发科普信息

图片来源:麦徒提供

(二)

自述者:张琲琲 (内分泌科主治医师)

感染时间:八月底

居住地点:俄罗斯

家庭情况:父母 30 多岁,宝宝 4 岁

接种情况:宝宝两针,父母三针(加强针采用序贯接种)

「我是医生,但当我呼吸费力,还是会害怕」

我们全家人基本上是同时感染,但症状和程度各不相同,爸爸最轻,我最重,宝宝介于中间。我们都没有去医院治疗,自我隔离家中,仅用过退烧药,其他任何药物都没用。整个病程在
2~3 周。

最近,我们全家又经历了一次流感。对我个人而言:新冠比流感恢复慢,疲劳感更明显,流感比新冠来得更猛烈,但退得也更快。

当然,这只是个人经历,没什么流行病学意义,仅供参考。

第一次得新冠,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害怕,尤其害怕发展成严重肺炎,严重到要去医院。毕竟我们人生地不熟。

我总是感觉自己呼吸很费力。得到朋友家人的安慰后,我放松了一些,呼吸费力的感觉消失了;当我沮丧悲观,呼吸费力的感觉又会出现;在我手头上有事可做时,呼吸费力的感觉又消失了。

呼吸费力是我过于焦虑紧张导致的主观症状,并不是新冠带给我的客观体征。可见,「心理暗示」对症状轻重的主观感觉影响很大。

我们要相信,绝大多数人类都可以平安度过新冠感染。相信新冠的致病力正在变弱,相信疫苗可以给我们有力的保护。

大部分后遗症都是想出来的。不要过度关注夸大自己症状,生病时找点有趣的事转移注意力,症状恢复后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有些人反馈说新冠感染后会咽痒、干咳好长时间,这其实很正常,毕竟呼吸道黏膜遭到了一次损坏,需要一定时间修复。

没恢复之前,敏感的黏膜一旦受到轻微刺激(比如说话时产生的气流、冷暖气温交替)就会做出反应,让你忍不住咳嗽。睡前迷走神经兴奋,黏膜会变得更加敏感,也会咳一阵。

感染后咳嗽不是新冠特有的,很多呼吸道感染后都会有这样的情况。

第 11 天,因为在卫生间闻不到粑粑的臭味了,
我才发现自己嗅觉丧失。但到了第二天,在我打开橱门拿饼干的一瞬间,嗅觉又回来了。失去时没有察觉,恢复时感觉生活瞬间多了一种色彩。

张琲琲家人主要吃了这两种药,缓解症状

图片来源:张医生提供

(三)

自述者:王女士 (资深媒体编辑)

时间:12 月 4 号

居住地点:北京

家庭情况:夫妻二人,外婆 62 岁,宝宝 2 岁

接种情况:孩子未接种,大人接种两针

「我抱着孩子斜靠着房间墙壁睡着了几分钟。」

我们家四口人,感染顺序是我、孩子、外婆和孩子爸爸。

周日晚,我开始咽痛,身上隐隐酸痛,体温 38
度多,测了抗原,阴性。出于担心,我开始在家戴口罩,让宝宝和外婆睡另一个房间。第二天我吃了一粒布洛芬,夜间烧到 40.7
度,基本没睡。

整个过程最磨人的,恐怕是发烧的家人带着发烧的孩子扛过最难受的部分。

上午十一点发现孩子意外地早早睡着了,平时得下午才睡。看他没什么精神,体温已经 39
度多了。孩子吃了退烧药(美林)。睡觉睡不踏实,经常要我抱着走动睡。

这时我做了第四次抗原,终于阳性。孩子一测,阳性。外婆也测出阳性。

我们没去医院,就熬着吧。因为相信这个病靠自愈,家人也都没基础疾病,肯定可以自愈。同时担心医院会不容易进去,还容易交叉感染比如流感。

孩子爸爸依然阴性,我们让他戴口罩保存实力,万一需要他带我们谁去医院或者有别的什么事。

半夜孩子经常睡一两个小时就醒来,我和外婆就陪着,孩子退了烧很亢奋,一直说话:「外面星星好亮啊」、「爸爸喝啤酒」、「妈妈肚脐眼好大」,喊着要喝牛奶,喝蜂蜜水。

周三,孩子还在间隔地发烧,白天能玩好几个小时,挺有精神。

哄睡比过去困难,一要放下就立刻发脾气哭闹。半夜他烧到40度左右,半夜12点左右醒来——最令人疲惫的一夜开始了。可能是发烧让中枢神经太兴奋,他一直闹到早上五六点才重新睡去。

我和孩子外婆几乎没睡,情绪上非常疲惫。后面几天,孩子没有什么症状了,但嗓子哭喊得哑了。我们猜他还是哪里不舒服,又不能准确表达。

现在我们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孩子暂时还是一位非常脆弱的的宝宝。

我已经非常困倦。有一会儿抱着孩子斜靠着房间墙壁睡着了几分钟。后来,我故意让爸爸抱,大闹了十秒钟,重新还给我,孩子才允许我坐下来抱着他睡。我们俩就抱着睡到了傍晚。

这是每个妈妈都有的经历。希望妈妈之外的人其他能理解妈妈的辛苦。也理解孩子,他的痛、疲劳、说不出的难受也许只能间接表达。

现在,家人都在康复中。等完全康复后,我们想去逛公园。

新冠期间,儿子喜欢喝蜂蜜水

图片来源:王女士提供

(四)

自述者:郭婷婷( 暂停实验室创始人 、 认知神经科学博士)

时间:12 月 5 日

工作地点:北京

家庭情况:独居

接种情况:两针

「大家一起康复了,一起再往前走。」

周一早上,我的同事测出来阳了,他刚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开始不舒服了。

先是低热,嗓子不舒服,测了抗原还是阴性,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发烧,第二天直接飙到 38 度以上,再测,就是很明显的阳性了。

因为嗓子疼吃不下东西,我会给自己打了一个开水冲鸡蛋,放点盐和香油。这是我们华北地区家长给孩子感冒时吃的流食。

这天还是我的生日,我跟我妈说我阳了,我妈说,「本来想给你打点钱的,那就多给你打点吧。」

因为是公司第三个阳的,同事买的蛋糕上写着「三阳开泰」,大家还开玩笑说:后面要「九阳神功」,结果还真说中了。

整个公司有点进入小瘫痪的状态。刚好现在也不是我们最忙的阶段,同事开玩笑说,这周得是最好的。回头大家一起康复了,一起再往前走。

跟小时候的感冒比,嗓子疼得要厉害,然后是身体无力。喝水时就会拉一下,很痛。

我们同事已经断断续续有十几个阳了,但好在先得新冠的人,会在群里分享自己的经验,也看大家需要什么样的药,互通有无。

我跟同事们说了一个拇指法则,如果你看了某个信息焦虑被缓解了,通常都是相对比较可靠的信息。具体的理性信息,其实有缓解焦虑的效果。

现在可能会紧张的人,还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多看科普是最好的安慰。

当不适真的来了,我们要尽量接纳。我全身疼痛、疲乏的时候,我就让自己去睡觉,什么都不想。从心理学来说,新冠核心的症状就是疼痛。疼痛本身是主观感受,如果我们反复问,为什么这痛还不停?会让我们更加焦虑。

这一周我们本来有直播,就只能推迟了。我们同事发公告说我因为新冠感染了很多用户过来关心我。还有一些人也过来跟我握手,说自己也阳了,那个讨论还蛮帮大家减压的。

还有一个人说,唉呀,这是我第一次和新冠肺炎患者说话,我说我不是肺炎。

我们每个人分享的具体事实,就是破除恐慌的武器吧。希望我们的信息比病毒跑得更快一点。

郭婷婷所在公司疫情采购小分队的朋友圈

图片来源:郭婷婷提供

(五)

自述者:要要 (影视编剧)

时间:12 月 4 日

居住地点:北京

家庭情况:独居

接种情况:两针

「朋友说:我们也跟上,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吃火锅了。」

我是重度焦虑加轻度抑郁症患者,这是我感染的第七天。

前三天最大的症状是发烧和全身酸痛难忍,前两天高烧,最高烧到 39.2,第三天转为低烧大概是在 37.8
左右,然后头晕眼花,几乎只能躺着,没有什么胃口,有轻微呕吐症状。

第四天开始退烧了,身上的疼痛也缓解了,转为咳嗽,依然精神不振,出虚汗有点严重,经常动一下就一身的汗。

最难受的前两天,我反而没有焦虑的那么厉害。焦虑症的体感是在第三天开始发作的。

手脚、嘴发麻,不受控制的有些抖动,胸口闷堵,间歇性发作惊恐感觉呼吸不上来了。昨天下午是最严重的时候,当时是浑身发麻、几乎不能动
,感觉一块大石头压着胸口 。

睡眠方面,吃了药能睡着,就是会噩梦和惊醒。

其实这两天,新冠症状已经轻了好多,只剩有点咳嗽,出虚汗。出现焦虑症症状可能主要是因为精神特别差,以前我焦虑症发时会做些事情舒缓焦虑,但现在就只能躺着,什么都做不了。连一集电视剧都看不完,太累了。

比如我想去厨房剥橙子,站不到一分钟,就站不稳了,头晕眼花。

我并不害怕这个病毒。主要是无助和彷徨,感觉别人都在继续阳,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呢。我担心未来的不确定性,比如什么时候能正常上班呢?

还好,这几天一直有朋友关心我身体如何了,还有很多朋友送药,抗原、VC泡腾片、急支糖浆……

还有个朋友跟我说了一句特别温暖的话。她说,哎呀你阳了,那我们也赶紧跟上,这样你隔离结束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吃火锅了。

总体来说,我并不是孤独地躺在家里。以前焦虑发作自己会孤独一些,但得了新冠,大家都能理解你的难受,我们一起生病,陪伴彼此。

昨天,就只剩嘴麻了,胸口的压迫感小了很多。

晚上我睡得很好。今晨在阳光下,我又测了一遍抗原,结果显示为阴。我心里也明亮了。

10日上午北京的阳光很好,要要的抗原转阴

图片来源:要要提供

(六)

自述者:大蝎 (编辑)

时间:12 月 8 日

居住地点:北京

家庭情况:独居

疫苗情况:两针

「我是健身房长期混子,完全没有吃药自愈,公司同事里症状最轻」

本人 31 岁,单身北漂。健身房长期混子,每月平均去健身房健身 14 次,单次平均 1 小时。

我体型属于薄肌类型,重量上不去,也不够专业。朋友看了我的健身记录后,笑称我不是在健身,是在保健。我也很坦然,保健就保健呗,身体健康总归是好事情。

我的平时生活习惯是每天不少于 7 小时睡眠,三餐非常稳定(哪怕熬大夜也会起床吃早饭)。每日有 20-30 分钟的午睡习惯。

12 月 8
日早上醒来,身体有点倦意。去公司后,乏力感加深了。午饭后,我睡了个午觉,醒来敏感地察觉自己体温有上升。于是直接自测抗原。一条浅浅的红线出现在
T 区。我明白,自己阳了。

我立刻测了一下体温:37.7°,属于低烧范围。回家隔离的路上,我盘算着:家里常备药、食物都足够,因为平日有运动习惯,还有一箱电解质水。唯一担心的是,万一高烧了,生活受到影响。

我知道奥密克戎属于自限性疾病,没有特效药。我决定,当体温超过38°的时候,我再吃一颗布洛芬。之后我一直在喝热水、电解质水、蜂蜜。

当晚我睡了 8
个小时,睡眠状态良好。12月9日周五早上醒来,再一次自测体温:36.8°,完全退烧。此刻,出于轻微鼻涕与喉咙卡痰之外,别无大碍。

在我所了解的身边同事朋友的情况里,我是症状最轻的。可能病毒的杀伤力因人而异,也可能我平日的作息习惯在此刻给了我保护。

作为个例,我觉得: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拥有积极的精神状态,多方关注讯息,不仅可以应对新冠,也可以更好地应对生活中大多数事情。

今年6月,健身房混子大蝎的健身记录

图片来源:大蝎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