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美女记者惹争议 清零时呼吁开放 住高级方舱…

12月12日,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吕梓源转运至北京小汤山方舱医院的视频引发了网友的热议,虽然部分媒体极力想宣传这个女记者面对感染时候心态是如何轻松,但吕梓源这个美女记者的种种行为,还是让一些网友觉得非常不满意。

事情的起因是媒体报道了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吕梓源初筛阳性后主动住进了小汤山方舱医院的事情,本来这个记者是想通过自己的实际“感受”来为大家展示一下感染后是什么情况,但细心的网友却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首先这个吕梓源在之前“清零”阶段的时候,就跟着胡锡进等人拼命呼吁“要放开”,甚至还说了“沉默同样震耳欲聋”这样的话,疑似支持学生们,结果在真的放开后,这个美女记者不戴口罩到处去玩耍,感染后非但没有居家隔离,反而第一时间去了设备高级的北京小汤山方舱医院,说是“带大家看看里面”。

要知道,在全民都“发烧”的阶段,普通的方舱医院都已经不怎么收人了,更不用说北京这个级别比较高的方舱。

通过吕梓源自己晒的视频我们能看到,她住的这个方舱不仅是个二人小单间,里面居然还有空调、生命检测仪器,有类似电视的东西,和各种桌椅板凳,我甚至觉得这里面还配置了独立的卫生间和上网系统。

在药物方面,方舱给配置了三种充足分量的对症药物,比如发烧的布洛芬和止咳糖浆,确保吕梓源能减轻发烧咳嗽的折磨。

别的不说,就说这个房间配置和医护条件,比起目前一些大医院的病房都要强了吧。

可问题是,这个吕梓源才发烧了38.5℃,不算是情况特别严重的,而且吕梓源自己还非常年轻,用之前这些媒体人宣传的说法,是这样的情况,根本不用进医院占用医疗资源,自己在家里隔离就好了。

话说得非常漂亮,可真到了事情砸自己头上,这些媒体人却没有身先士卒自己在家里隔离,反而住进了高级的方舱医院。

与此同时,是许多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小孩子在家里买不到药,只能默默地靠“免疫力”来对抗发烧。

最离谱的,是吕梓源住的二人间病房,另一空床位,是给吕梓源的同事预留的,方舱医院的单间还能给别人预留床位,这话说出去都没人信吧。

所以一些网友对这个吕梓源非常不满意,口号喊得响亮,把信心留给民众,现实却是把方舱留给自己,各种科普知识让大家不担心,轮到自己了,却是去了方舱里面“治疗”。

吕梓源不仅仅是占用了北京的医疗资源,更是伤害了一个群体,一个重症了也挤不进去方舱或者医院的普通百姓群体。

要知道,这个记者不算是什么大V,也不是像胡锡进那样有影响力的大人物。

可想而知,胡锡进天天说自己不怕阳,等他真的感染了,会享受到何等的医护啊,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哪怕他主动让出了自己的资源,普通人也享受不到这个,因为级别和人脉不够。

古人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吕梓源作为媒体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整个社会上了非常负面的一课。

一个小媒体记者尚且如此,这些“专家”和媒体人怎么可能没有“床位”啊,大家都有退路,却告诉我们“没事”。

我们的常识里,谁病情严重,谁就应该优先治疗,谁就应该被收进方舱,如今吕梓源的事情却告诉我们,谁进方舱,是可以根据某些人的选择来的。

不知道这个事情后续是怎么发展,但至少目前来看,这个吕梓源太令人失望了,无论后面她道歉还是不道歉,最终都弥补不了群众破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