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连花清瘟,别再割中国人韭菜了!

政策180度转弯,大封大放的情况下,要说现在什么药最红,那当然是神药连花清瘟了。中国各个版本的什么用药指南,都把这个药加了进去。

首先说一下这个药怎么来的,2003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进行临床研究。这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启动防治非典型肺炎药品快速审批通道后,首次批准用于治疗非典的中药。也就是说这个药是为了非典研发的。

2004年6月刊发的《中国中医药报》披露了更多细节,“他们昼夜攻关,在短短的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的提取、浓缩、干燥、成型等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从研制到获省药监局批号,再到进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快速审批通道,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15天就研发出来一款药,什么概念,给大家普及一下医药届公认的双10定律,就是一款创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平均成本超过10亿美元、研发周期大于10年。

另外据中国知网检索,1992-2003这12年间,吴以岭在一些医疗杂志发表过数篇医学文章,主题为心脑血管疾病和肌无力疾病的防治。期间并未有连花清瘟为代表的的呼吸系统或感冒防治相关研究。所以以岭制药怎么在一夜之间对呼吸系统疾病这么拿手了?

所以说一款15天就做出来的,没有呼吸系统疾病经验的研发的,没有经过科学验证的,没有经过大量临床试验的,一个一堆中药组合起来的,一个并不是为了新冠研发的药,突然跳出来说能预防或者治疗新冠,你信么?

我们先不说药效怎么样,抓机会连花清瘟那是快准狠。从2003年的非典、2008年手足口病、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20年开始的新冠,再加上每年的流感,连花清瘟一次次上演救世主的戏码,没有让任何一次灾难的机会错失。甚至2008年汶川地震,连花清瘟也能尽力打造为国制药的企业人设。尤其是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身处神坛的连花清瘟出厂销售额应已达到百亿之巨。

这次疫情尤为突出,在各种官方的居家指南里面,都有连花清瘟的身影,我在这里想认真的问编写指南的人,你们到底是以什么为依据,把一个15天研发出来的连花清瘟设置在里面?有没有利益输送?

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抢购,已经把价格从十几块抬到了70多,甚至90、100多块,这不是发国难财,什么是国难财?这不是人血馒头什么是人血馒头?一个菜涨几毛几块的,你过去罚别人几十万,连花清瘟在这里公然涨价销售,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干什么?为什么不管?

这时候会有朋友说了,以前我感冒吃连花清瘟确实有效果啊,当然有效,因为连花清瘟贼就贼在这里,连花清瘟的配料表里面:

有一个叫炙麻黄的东西,炙麻黄里面含有麻黄碱。

麻黄碱,又名麻黄素,是一种生物碱,化学式为C10H15NO
麻黄碱为拟肾上腺素药。能兴奋交感神经,药效较肾上腺素持久;能松弛支气管平滑肌、收缩血管;有显著的中枢兴奋作用。

麻黄碱是暂时最好的缓解感冒症状的特效药物之一,像流感病毒比病毒引起的鼻塞流鼻涕,包括头痛,头晕咳嗽。用它是立竿见影的。而且大部分人对他是没有耐受的。

像快克康泰克白加黑这些感冒特效药,里面都含有伪麻黄碱(麻黄碱因为能做冰毒所以现在基本上用伪麻黄碱),效果类似。

所以你吃连花清瘟感觉有效,那是因为这个成分有效,而不是这个药有效,你吃所有类似的感冒药,都一样有效。

厚颜无耻的把新冠印在药盒上既然对感冒是有点效,到底有没有相关学术论文说连花清瘟能预防或者治疗新冠呢?还真有。

在“丁香医生”发表文章表示连花清瘟不能用于新冠预防之后的4月18日,以岭药业高调宣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研究已经发表”,来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个论文(因为是英文的我就不放截图了,有兴趣的自己搜索观看)。

河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团队在《基于证据的补充与替代医学》杂志上发表了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的论文。看上去这是以岭药业对丁香医生的有力回击。

不过,还没等我点开论文仔细学习,就产生了两个质疑:

1、以岭药业的初创人,吴以岭院士,是河北医科大学的校领导:也就是说,他自己学校的科研团队发表了一篇论文,来论证他自己企业的药物能预防新冠。好家伙,自己学校的团队写文章说校领导的药有用,这是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

2、这篇论文所刊登的期刊,仅仅是中科院医学4区,影响因子1.8-2.0左右的低水平刊物。

但是吧,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实事求是,不能因为论文和企业利益高度相关,不能因为杂志分数低,咱就直接否定了论文质量是不是?

标题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一项前瞻性开放标签临床试验。

开放标签,也就是说没有采用盲法。不管这篇论文得出什么结论,由于没有盲法,这个结论的效力就已经大大降低了。不得不说我还是非常失望的,毕竟到目前为止,我们用连花清瘟治疗新冠2年多了,还没有任何一篇连花清瘟治疗或预防新冠的研究,是采用多中心、安慰剂对照、双盲的严格论证的。

接着往下看,试验对象(新冠的密切接触者和次级密切接触者,共计1976人)分成了2个组:一个是连花清瘟胶囊组,共计1101人,一个是对照组,共计875人。(傻子都知道作对比你起码把人数搞一样吧,这差了将近40%的人数你告诉我你在搞研究?)

然后看看他的试验步骤:

连花清瘟组,也就是实验组,依据第8版的新冠诊治指南,每人每天3次、每次口服4粒连花清瘟胶囊;而对照组,仅仅进行医学观察,然后统计两组人群的新冠发病率,如果连花清瘟组的新冠发病率低于对照组,那么就得出结论: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论文中所有阳性的密切接触方式分为两种,一个是在同一空间密接,一个是医护人员密接。

在连花清瘟组的1101人中,只有115人是“在同一空间密接”,而在对照组的875人中,有高达240人“在同一空间密接”。(真会选)

另外,连花清瘟组1101人中有29名医护人员密接,而对照组875人中有45名医护人员密接。(真会选X2)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两项密接方式的人数在两个组的分配非常不均衡,对照组明显多于连花清瘟组。

结果果然很理想!

连花清瘟组1101名“密接”和“次密接”人群中,只出现了3名新冠阳性;而对照组875人就出现了10名阳性。连花清瘟组的阳性率远低于对照组!进而大笔一挥得出结论:连花清瘟胶囊是可以预防新冠的!

我们再看看这13名核酸阳性患者的分布,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其中8人是在“同一空间密接”,5人是“医护人员密接”。其他密接方式,核酸阳性都是0!(两组中这两种密接的人数完全不均等)。

也就是说,河北医科大学的团队通过有意不均等的设置样本的数量,制造出来这样一个对他们有利的数据,用这种毫无科学性毫无参考价值的数据来证明他们药的有效性,纯粹是把所有人当傻子看。

当然老百姓看不懂英文论文,也不懂什么对照组,也不会在意他们是编的还是什么,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这就够了。在这一点上,以岭药业那是完美的满足了消费者的痛点。

钟南山,解放军日报也强调了,新冠没有预防药。

中国人这3年真的惨,开始被口罩企业收割,再被核酸企业收割,封了被保供企业收割,放开了被药企收割。本来就不富裕的中国人被这些资本一波一波的收割,而上面确视而不见,纵容他们的行为。

从非典到新冠,连花清瘟一次次被官方拿到明面上,为了什么?说白了就是两个字–面子。我们中国企业做不出来特效药,那咋办,上连花清瘟啊,怎么能在国际上丢了面子,我们中医干不过西医能说的过去么?无论非典还是新冠,真正严重的病人,是用中医治疗还是呼吸机ECMO?是吃西药还是喝中药?这个不用我多说了吧。同样的状况发生在新冠疫苗上,科兴的疫苗在重症率,死亡率上都比国外的辉瑞疫苗(香港叫复必泰,也叫BNT疫苗)要高,但是我们就是不引进辉瑞疫苗,群众想打辉瑞只能去国外打,因为什么?因为我们不想承认科兴不行,不想承认国产的不如国外的。说白了,还是现在崛起成了大国,心态越来越不谦虚了,到哪里都是中必赢。

中医无论是一种哲学,还是一种养生方式,或是一些治疗方法,传承了这么多年肯定是有用的。但是有很多企业,打着中医的幌子,随便凑点成分造出来一些没用的药,通过通天的关系和每年几十亿的营销费用,不光玷污了中医这个招牌,还收割了全中国人的钱,这个良心可是坏透了。

最后呼吁大家不要跟风去抢什么连花清瘟当韭菜。生命经过40亿年的进化才成为一个人,人类战胜这个病毒难道还需要靠一个15天研发出来的药?

最后的最后,给大家安利一个经过全世界认可的新冠特效药:

成分为一氧化二氢、零醇、氧酚、羟基氢、氢羟酸、苛性氢、二零醚、正氧烷、氧乙烯、氢氧化氢、脱碳甲醛、氢化超氧酰、脱氰零醛肟、二聚氢氧酸酐、氢化脱磺硫酸、氧化脱羧乙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