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人民币未有定案 沙特藉中国“对冲”美国势在必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这周再访沙特阿拉伯,是近7年来再访利雅德,签订近300亿美元的协议,并与多位中东国家领袖会面。他于9日出席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GCC)峰会时谈到中国将从海合国家扩大原油进口,并呼吁展閞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但沙特等国暂未表态。

作为全球最大产油国之一的沙特阿拉伯,此前未有理会美国总统拜登6月时提出的增产要求。相反11月起更与俄罗斯等一众产油国启动大规模减产,持续油价坚挺。沙特与美国的关係疏远之际,却与中国迎来新高峰。由习近平专机进入沙特领空,沙特空军已派出四架战机升空护航,降落利雅德,多位重要沙特王室成员已在紫地毯上等候迎接,礼宾护卫机在上空飞过,在天空喷出代表中国的红黄彩带。最高规格礼遇亦足证沙特对中沙关係之重视。相比拜登6月的沙特之行上,也没有特别高规格的会议。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买家,亦是沙特阿拉伯的最大贸易伙伴;沙特则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中国亦有迫切需要寻求能源安全。基于中国从来不会在人权及性别等问题上向其他国家施压,海合国家与中国的合作自然是各取所需。

习近平在访问沙特之际于《利雅得报》发表署名文章强调了双边经济及文化合作,包括合作建设的阿尔及利亚嘉玛大清真寺、卡塔尔卢塞尔球场、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苏丹麦洛维大坝、罗赛雷斯大坝加高、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等重大项目。习近平在文中形容,海合会国家是联通亚非欧的地缘枢纽,石油、天然气储量分别佔全球的30%及20%,是世界经济的能源宝库。

的确,石油会是此行离不开的焦点。“能源合作将成为沙特与中国领导人之间所有讨论的核心。”欧亚集团中东和北非研究团队负责人Ayham
Kamel说:“人们非常确切地了解到要建立框架,以确保在政治上适应这种相互依存关係,尤其是考虑到西方能源转型。”

美国自2000年代以来,凭藉页岩革命大大增加油气产量,加上欧美企业推进减碳及能源转型,美国与阿拉伯产油国的关係亦起了变化。以往,沙特的石油对美国不可或缺,沙特则需要美国提供安全保障,包括制衡伊朗。但凭着页岩开发,美国已一跃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美国由最高峰时单月从OPEC进口近20万桶(2008年底),大幅下跌至2022年每月不够5万桶。

美国由最高峰时单月从OPEC进口近20万桶(2008年底),大幅下跌至2022年每月不够5万桶。(EIA)

由“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开始,美国已显然不欲沾手中东事务,奥巴马政府早已把外交重心转向亚太地区,抗衡中国。中东北非的亲美政权如掌权30年的埃及总统穆巴拉(Hosni
Mubarak)、利比亚狂人卡达菲(Muammar
Gaddafi)双双被民主革命推翻,下场惨烈。这都令阿拉伯的君主们看到如坐针毡,亦突显了美国对中东国家的“石油换安全”的关係已经失灵,美国对当地安全已不买帐,甚至可谓“反转猪肚”。奥巴马在任内最后阶段亦达成与伊朗的核协议,放宽对伊制裁,已令沙特心生不满。儘管协议其后被特朗普推翻,但现任民主党拜登显然是支持重启伊朗核谈判。加上记者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被杀事件,美沙关係陷于低潮。

然而,俄乌战事爆发使原油价格上涨,美国自身亦饱受能源通胀之苦,不得不再次依赖中东盟友,要求沙特增产。

增产求不得,OPEC+更“逆袭”减产,显然是触怒了华府上下。美国认为沙特主导了OPEC+减产,白宫发言人皮埃尔(Karine Jean
Pierre)10月初对记者表示,“很明显”OPEC+已与俄罗斯连成一线。两党亦再次蠢蠢欲动推进《反对联合垄断石油生产及出口法案》(NOPEC),继众议院之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今年5月以压倒性票数通过
NOPEC 法案,若能获得两院全体表决通过,美国司法部将有权对沙国、俄罗斯等OPEC
+成员国提出反垄断诉讼。但有分析认为,NOPEC可能会招致意想不到的反效果,例如其他国家可能会对美国採取类似行动,以农业减产手段以支持本国农业。

OPEC国家亦可能以其他手段还击。以2019年为例,美国当时欲通过另一版本的NOPEC法案,沙特便要胁把其他货币作石油计价。当前,美沙关係恶化,中国固然是沙特寻求对冲的最佳选择。

沙特接待习近平到访的规格非常高。12月7日习近平乘坐的专机进入沙特领空后,沙特空军4架战机升空护航。专机进入利雅得上空后,6架“沙特之鹰”礼宾护卫机随行伴飞。图为沙特利雅得省省长费萨尔亲王、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中国事务大臣鲁梅延等王室重要成员和政府高级官员热情迎接习近平。(中国外交部)

因此,习近平到访获沙持以最高规格接待,显然是沙特要公开告诉美国,中东并非别无他选,人民币结算石油若然成事将是对石油美元的一大挑战。在9日公布中沙峰会会后联合声明中,还未有提及沙特接受人民币结算一事,但习近平同日于海合会峰会上,公开呼吁中国和海湾国家应充分使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平台,展开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

不可忘记的是沙特等六个海合会成员国(即沙持、阿联酋、科威特、阿曼、卡塔尔及巴林)的货币,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都与美元挂钩,以保障国家经济免受国际能源巿场波动影响,因此长久以来美国和中东的战略关係难以动摇。

习近平访问沙特阿拉伯,两国签署了能源、科技等领域的34项投资协议,其中包括和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的协议。(路透社)

不过,沙特自2020年以来总体呈现抛售美债的状态,已经累计抛售了至少高达620亿美元的美债,累计抛售美债比例高达35%。有分析认为,这或是沙特为日后废除石油美元协议铺路。尤其在美国目前加息及紧缩的形势下,美国国债对中东石油资金而言失去以往的吸引力,石油资金有由美国流向中东及亚洲的趋势。种种迹象已见中国与沙特已就“去美元化”进行积极讨论,此趋势已经展开。

再者,中方此行更促成了5G、氢能、可再生能源等多重实质合作,签署了能源、科技等领域的34项投资协议,其中包括和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的协议,极具重要性。双方又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係协议》,同意每两年轮流举行一次元首会晤。如今,作为中东原油的最大买家的中国,趁在这个时机积极推动石油人民币,也欲填补美国减少参与中东事务所留下的空白。沙特等主宰全球能源命脉的海湾国家若选择加强与中国及俄罗斯的合作,势将改变全球政治及经济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