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三大独裁政权正遭遇糟糕时刻 死寂大海下的惊涛骇浪

俄罗斯总统普京、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组合照。 AFP / ILYA PITALEV / via
REUTERS / WANA NEWS AGENCY / AFP / JACK TAYLOR

此间舆论注意到:中国,俄罗斯,伊朗三大独裁政权正遭遇着一个糟糕的时刻,他们或遭本国人民广泛的抗议,或陷入战争泥潭而不能自拔,专制政权表面是一片死寂的大海,突然间不可测地转化为惊涛骇浪。

伊朗刚刚对第二位抗议者执行死刑,但根本无法阻止不顾生死的民众继续涌上街头抗议,俄罗斯被临时送上前线不知为何当炮灰的新兵已无法阻挡俄国在乌克兰战场节节败退的命运,二十大后登上权力顶峰的习近平突遭民间白纸抗议运动后放弃“坚决清零不动摇”政策,“至高无上的地位受到削弱”。

法国费加罗报专栏作家雷诺-吉拉德在“独裁者的坏时光”一文中分析,“中国、俄罗斯、伊朗独裁政权都遭到他们的人民的抗议,他们的可塑性比他们的独裁者希望的要差”。作者认为,民主国家就像海洋,不断地有波浪翻腾,专制政权表面是一片死寂的大海,突然,完全不可测地,爆发为惊涛骇浪。

法国世界报12月10日的社评称,10月举行的中共二十大庆祝习近平主席的无懈可击,这种教条现在已经部分地终结了,中国政府被迫废弃仅仅在几天前还在歌颂的清零政策,这无疑是现实主义与公民的胜利。“这场愤怒的运动表明,中国不仅仅是单一政党统治的无灵魂的僵尸形象。而且,任何不公正的禁锢都无法战胜一个民族”。

费加罗报的相关报道说,在中国,大城市居民早已清楚中共的清零战略是一出荒诞戏。谁都明白,我们无法消灭病毒,我们只能与病毒共存。中国人看到了卡塔尔球场上观众和体育健将,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他们对自己被迫生活在与世隔离的泡沫里愤怒不堪。

身为受害者的大学生如同工人,再也不能忍受,他们手举白纸,以讽刺的方式对抗国家审查制度,当他们被警告小心被外国势力利用时,有人高声回击:“我们是中国人!
谁是外国势力,马恩列斯才是外国势力!”

费加罗报认为,不可否认中国当局在最近四十年成功地使得国家现代化,但他们忘了人不只是吃饱了算的动物,他们还向往尊严、公正和自由。

俄罗斯也一样,普京在乌克兰战场陷入泥潭,面对灾难般的战略,俄罗斯权力正在分裂。俄罗斯母亲开始利用社交网络发声,她们要求普京拿出勇气,体面地与她们见面,向她们解释这么多俄罗斯年轻人为什么这样白白去送死?泽连斯基真的是一个希特勒吗?从什么时候起俄罗斯成了乌克兰的敌人?为了保卫俄罗斯真的应该占领乌克兰的土地吗?难道俄罗斯拥有的广缈的土地还不够开发吗?

克里姆林宫竭力避免挑起这样一场辩论。但辩论还是开始了。振聋发聩。像野火一样,它已经渗透到俄罗斯社会的所有部门。而面对这场战略灾难的规模,权力内核正在分裂。

伊朗的情形则是一滴水打翻了花瓶,年轻一代不能接受22岁的女子阿米尼之死, 9月13日,她被警方以
“头巾包得不正确”的理由抓走,三天以后姑娘莫名其妙死了。愤怒的伊朗青年人再也不能接受毛拉的独裁统治,越是警察开枪杀死示威者,其他的示威者越是无畏地地走上街头。毛拉集团组成的政府已不为伊朗青年接受,伊朗仅仅靠所谓的革命卫队维持,青年人今天的革命就是冲着他们而来的。

荒谬的隔离,荒唐的针对假想敌的战争,荒谬的地上的真主组成的政府,通过网络知情的人民早已不像独裁者所想象的那样驯服,他们最后总会揭竿而起。

法国世界报吉勒-帕里斯报道说,时间似乎对这三个深信西方衰落的国家有利,他们试图推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的模式,问题是为了成为反模式,自己必须是一种模式,无论俄罗斯中国还是伊朗,今天都不具备这一资格。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连续三月面对民众爆发的抗议,就连训练有素的镇压机构都措手不及。自入侵乌克兰以来,俄罗斯面临大脑流失,这对俄罗斯的未来是毁灭性的灾难。现在,俄罗斯面临军事失败,其影响力在邻邦也被严重削弱了。11月23日的集体安全组织条约会议就是一个明证。而习近平二十大登上权力顶峰不足两月,其清零政策终于激起全社会空前的愤怒。

报道分析,以前,时间似乎对中俄这样的修正主义大国有利,他们自认远超西方的效率和稳定,只要耐心等待世界领导人改换阵营就够了。但是,习近平承诺的人民至上成了天天做核算的诱饵,他的许愿已经不以经济发展为中心,青年人百分之十八的失业率彻底毁灭了曾经建立的我给你经济增长的许诺。而普京承诺的不需要当兵只需一个特别行动就能解决乌克兰纳粹成了弥天大谎。

在这三个国家,政权的意识形态禁锢和僵化产生了同样的结果。消除垂直抗议结构并不能阻止水平运动。后者更有活力,因为它们被一种超越这些政权所建立的遏制障碍的事业所凝聚。在伊朗,头巾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将库尔德人和俾路支人等边缘少数民族与大都市联合起来。从乌鲁木齐到上海,习近平的零容忍战略在中国发挥了同样的作用。乌克兰阵亡士兵遗体的大规模回归有可能对整个俄罗斯产生同样的影响。

『大西洋』杂志在题为“清零的失败就是习近平的失败”一文中也指出,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已经死亡,但是当局不会公开承认,中共自认无懈可击,不会承认错误。文章指出,习近平如此突然地从一个极端立场走向另一个极端,实际上可能是在用一个危机换取另一个危机。11月下旬中国各地爆发了抗议运动,引起了中共对可能引发大范围动乱的恐惧。但是,现在习近平可能面临一场可能夺走数十万人生命的流行病的政治风险。

文章指出,习近平在没有让他的人民对传染病激增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改变方向,前景可能是残酷的,根据一项预测,在新冠病毒大规模爆发的几个月中,中国可能至少超过60万人死于流行病。已经有迹象表明,情况正在失去控制。人们可能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专制制度白白浪费了三年的国家资源,最终又落到2000年世界其他国家曾经历的新冠疫情爆炸性爆发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