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可能决心已定:让病毒传播,把宝押在这上

检测几乎没有了,行程码要取消了,方舱隔离要结束了:北京当局现在似乎是决定了:让病毒传播,把宝押在群体免疫上。

一片寂静

法国世界报北京通讯员勒梅特(Frédéric
Lemaître)在其周一刊出的文章中写道,在主要新冠限制措施解除四天后,解封后的北京却在刚过去的周末变成了一座鬼城,就像2020年2月或2022年5月的北京一样。在72小时内,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激增。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感染人数,因为核酸检测点就像六个月前突然出现一样,现在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当局建议人们除非重病否则就呆在家里。但是,根据几个不同的评估,2200万北京居民中,感染病毒的人约占10%。由法国外派专家管理的“新冠团结互助(Solidarité
Covid)网站说,感染的比例是“将近13%”。除了感染的人,其他人要么是密接,要么是谨慎,都呆在家中。因此,北京的街道成了成千上万的送货员的天地。

勒梅特表示,在北京的药店,抗原检测试剂盒和退烧药都被抢购一空,人们只能到互联网上去找。不过,今天,即使是在互联网上,也很难找到可以在家自测的抗原检测盒子了,需要的人们都是自己想办法。但是,时间一长,有先见之明、家里有储备的朋友,他们的慷慨也来得越来越慢了。“北京接待(Pékin
Accueil)”协会的会长西尔维·伯杰(Sylvie Berger)说,“真的是恐慌。人们的心理压力极大。”

由于医护人员也无法避免传染,所以许多医院接待病人的能力在下降。不过,12月7日和8日两天可以看到的医院前的长长的队伍似乎已经见不到了。一位北京人说,“在我家附近,医院开始了在线问诊并少量地寄药。”

与此同时,企业又开始了远程办公。原计划于12月12日星期一召开年度人权会议的欧盟代表团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会议。在北京,学校在上网课,但旷课率超过20%。一位老师作证说,“就这,还是有一些生病的学生仍然在坚持上课”。

“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责任人”

勒梅特指出,尽管局势混乱,但中国当局仍然坚持既有的方向。12月11日星期日晚上,当局甚至又宣布了一项激进的新措施:取消行程码。同样,各城市今后也不再显示各区的感染人数,这样,也就不再有“风险区”的划定了。

勒梅特表示,自2020年1月以来,中国的抗疫斗争是这样的三步曲:检测、追踪和隔离。现在,检测几乎不存在了,不论是乘坐交通工具还是进入公共场所,都不再要求出示核酸检测结果了。追踪,也刚刚被取消了。剩下的只有隔离了。虽然隔离仍然存在,但是,集体性的方舱隔离也要结束了。感染的病人要居家自理。人们健康的责任人,是每个人自己。

促使北京政府如此迅速地重新放开的原因是什么呢?勒梅特说,观察家们有不少的猜测。北京和广州的病例数在采取新冠清零政策的情况下激增,经济形势的恶化,人们明显已经受够了清零政策,这些无疑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寄希望于群体免疫

一些观察家还认为,不排除11月中旬前往巴厘岛参加G20峰会的习近平看到,世界其他地方都在与新冠共存。甚至,或许习近平已经被香港特首李家超给感染了,习近平在11月18日至19日在曼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多次会面李家超,而李家超在返回香港后新冠检测呈阳性。

不管怎样,中国现在似乎决心让病毒传播,寄希望于群体免疫。不过,据总部位于伦敦、追踪香港秋季放开后情况的机构Airfinity称,中国可能会有130万至210万人死亡。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专家阿里·莫克达德(Ali
Mokdad)告诉彭博社说,“一个月内我们会看到大量的感染病例,两周后就会出现死亡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