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石油来自生物遗骸?哪来那么多遗骸?科学家另有说法

来源: 来自星星的小胖子 北京
 

我们大多数人被告知,石油是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在地球深处形成的,它来自浮游生物、植物和其它生物的遗骸。在某些政府和教育网站上,这种解释被当作一种事实来传播。

然而,这种石油形成只是一种理论。还有一种有实质性的证据支持的、相反的观点。

在美国,对石油有机起源(生物起源)被广泛接受,而无机起源(非生物起源)的理念很早以前被后苏联的科学家所接受。一些美国科学家也加入了这一阵营,尽管它可能被大多数同行所摒弃。

这些科学家指出了石油来自死亡植物的想法所带来的问题。

哪里来这么多遗骸?

当植物或动物死亡时,它的遗骸很少被埋葬,而是被自然回收了。一些自然界最伟大的回收者是昆虫、微生物、真菌和细菌。地球上是否真的有足够的生物被埋在地下,以产生数万亿桶石油?

此外,生物理论认为,生物在成为石油之前必须有适合的“油窗”。油窗是指一组生产石油的条件,包括在特定深度(1至2.5英里)下存在的合适的温度(140℉至300℉)。

另一种非生物理论的支持者说,石油可能是一种原始物质,通过裂缝从地球深处升起。因此,石油可能不是来自于经历化学过程的生物尸体,而是类似于在小行星或其它贫瘠环境中发现的甲烷。

对此表示怀疑的人说,甲烷是一种比石油更简单的物质。在石油中形成碳氢化合物的过程更为复杂,所以生成甲烷的逻辑可能在石油这里不成立。

基于非生物理论的石油开采的例子

锡利扬环形带:于2004年去世的纽约康奈尔大学的托马斯‧戈尔德是非生物理论的支持者。他曾建议一个团队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在瑞典中部的一个被称为锡利扬环形带的地点钻探。从生物角度上说,测量员认为这个地点不可能有石油。

传统的石油勘探仅限于沉积盆地。据信,浮游生物在死亡时会沉入水体底部并被埋在沉积物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沉积物会被迫下降,直到达到正确的条件:油窗。

另一方面,锡利扬环形带并不富含沉积物。戈尔德说,那里的沉积物不超过300米,而钻探是在5至10公里的深度进行的。

尽管钻探没有发现戈尔德所预测的“世界级尺寸的气田”。它开采了80桶石油,足以让戈尔德感到自己是正确的,并让一些科学家重新考虑他的观点。当然,当测量员认为一个区域看起来应该存在石油时,传统的钻探也并不总是能带来好处。

然而,批评者认为石油是从沉积岩中渗出的,戈尔德反驳说:“3.6亿年后,如此少量的沉积物产生石油渗漏似乎是不可能的。”

乌克兰的油田:肯尼博士在1996年发表的一篇题为“石油的未来特刊”的论文中引用了非生物理论的坚定支持者乌克兰科学院石油勘探系主任弗拉迪伦‧A‧克拉尤什金教授的观点。

克拉尤什金说:“这里所描述的十一个主要油气田和一个巨型油气田是在四十年前被认为没有石油生产潜力的地区发现的。这些油田的勘探完全是根据现代俄罗斯-乌克兰深海非生物石油起源理论进行的。”

“导致这些发现的钻探延伸到结晶基底岩石深处。……这些储量至少相当于82亿公吨(超过570亿桶)可采石油和1000亿立方米的可采天然气,因此可与阿拉斯加北坡相媲美。”

尤金岛:据报导,1995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尤金岛,油田在枯竭后又重新充满了石油。这令人困惑。美国能源部勘探计划的让‧K‧惠兰(Jean
K. Whelan)博士的研究结果似乎支持非生物理论来解释这一点。她发现,正如非生物支持者所说,石油可能来自很深的地方。

当时的一篇文章解释说:“(惠兰)发现了当石油逐渐从深层流向浅层时,其成分有差异。通过测量食油细菌作用引起的油中的降解化学变化,她推断石油从很深的地方快速喷射到靠近地表的储层。”

惠兰还支持戈尔德的理论,即微生物消化油,从而解释了为什么在很深的油中有生物物质存在。

怀疑者的观点

惠兰和戈尔德一样,也遭到了批评。反对非生物理论的主要论点之一是石油随地下水迁移,从而解释了在没有沉积岩的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的石油。因此,在不同年代的不同类型的岩层中发现的油的奇怪均匀性是石油迁移到其它地方的结果。

石油工程师兼顾问让‧H‧拉赫雷对戈尔德的论点进行了详细的逐点反驳。此时戈尔德已经去世了,无法做出回应。拉赫雷说戈尔德肯定知道这些信息。

拉赫雷提供了另一种的解释,而不是直接的反驳。他有时似乎断章取义地将戈尔德的评论视为非生物理论的独立论据。但是,这篇论文确实平衡考虑了双方的论点。拉赫雷的许多观点都基于石油迁移这个事实,他以此解释了非生物的问题。

石油中发现的某些金属和氦气的存在也有不同解释。

由于石油需要数百万年才能形成,而且没有人亲眼目睹过,因此任何一方提交的任何证据都很难确定。不过,如果非生物理论是正确的,它可能会对能源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对石油生产进行相应的校准,“化石燃料”可以被视为可再生能源。

戈尔德是“异端”?

在戈尔德去世之后发表的一篇康奈尔大学的文章中,作者引用了戈尔德的话:“我不喜欢扮演异端的角色。……这很烦人。”

文章接着说:“事实上,尽管它们经常受到强烈的挑战,但戈尔德的许多最离谱的、也是最热情的想法都有一个有趣的结局,那就是被证明是正确的。”

他的一些理论,比如关于人耳的听觉机制、太空中脉冲星的性质,以及月球上细岩粉的存在,在被证实并被广泛接受之前被嘲笑了几十年。

戈尔德被拿来与著名的天文学家卡尔‧萨根作比较。在1968年萨根被哈佛大学拒绝终身教职后,戈尔德将他带到康奈尔大学。康奈尔大学的文章引用了基伊‧戴维森在1999年萨根传记中的话:“戈尔德集中体现了康奈尔对另类天才的开放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