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暴利”的抗原生意:谁在赚钱?谁在囤货?

核心提示:

1、正规渠道难以买到抗原检测试剂盒背后,多个私人销售渠道突然大量涌现。正是这些渠道让“抗原”的价格炒上天。有人甚至将20人份的试剂盒卖到200元,然而抗原检测试剂盒的单人份成本早已降至2-3元,涨价幅度堪称“暴利”。

2、凤凰网《风暴眼》跟踪发现,市面上出现的“中间商”很早就开始囤货并在市场货源短缺时大量向外销售。这些“中间商”之间还形成了互助关系,尤其在跨地区货物调配方面,对同行表现出极大程度的开放。但这些“中间商”事实上并非医疗器械销售行业的从业者,也没有获取销售许可证。

3、抗原检测试剂盒热销的情况也令资本市场迅速反应,相关概念股股价连续多日大涨。市场分析人士称,尽管当前相关个股热度不减,但由于抗原检测技术壁垒不高,且整体价格逐渐走低,因此近期个股大涨的持续性并不足,长远看股价或将回归理性。

————————-

正规渠道买不到抗原检测试剂盒后,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身边突然冒出了许多兜售“抗原”的人。

他们看起来很有“门路”,而且颇为神秘。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借助不同的线上群售卖,既不会公开购买人数,也不会透露有多少货源,而是特意叮嘱“有意者私信联系”,然后不时地在群里散布消息,提醒大家货要售罄了。

12月以来,国内各地的疫情防控政策陆续调整优化,多地纷纷呼吁居民购买抗原检测试剂盒在家自测。这让曾经一度鲜有问津的抗原检测瞬时走红。最近一周,包括北京、广州、石家庄等地均出现多家实体药店“一盒难求”现象。

图源:网络

线上渠道也供应紧张。凤凰网《风暴眼》搜索多个平台后了解到,目前,绝大部分互联网健康平台上,有关抗原检测试剂盒相关商品都显示无货。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尽管不少抗原试剂盒的链接仍能下单购买,但商家都会标注“采购中,此商品为预购商品”等类似描述,且发货时间不定,少则10天,多则20天。

市场的走红,已让“抗原”的价格炒上天,有人甚至将20人份的试剂盒卖到200元。即便如此,微信群里依然人声鼎沸,寻货者不绝。要知道,早在今年上半年,抗原检测试剂盒的单人份成本已降至2-3元。

抗原检测,在防疫政策优化后,俨然成了一门“暴利”的生意。

1、“卖家”抢占朋友圈

相比药店里的抗原检测试剂 “一盒难求”,在朋友圈、线上业主群等非正规渠道,“抗原”却层出不穷。

北京不少小区的业主群,因为有人售卖抗原检测试剂盒而显得十分热闹。12月9日,通过多个朋友介绍,凤凰网《风暴眼》潜入北京昌平某小区的业主群。

这个名为“抗原试剂盒拼单”的微信群里,彼时有80多人,大多都是该小区的业主或租户。入群时,大家正激烈参与着群里的接龙拼单,“xxx,3盒”“xxx,5盒”“xxx,10盒”……强烈的购买欲望令接龙信息瞬间刷屏,肉眼甚至来不及跟上页面翻新的速度。

与此同时,群里不断有新人涌入,几个小时后,群人数突破200。入群后的新人马不停蹄加入接龙大军,至于抗原检测试剂盒的售价、数量、品牌、物流等信息则一概不问——大家最要紧的,就是抢占名额。

图源:凤凰网《风暴眼》

密密麻麻的拼单信息里,群主见缝插针地催促大家:“就剩一批货了”“想订的尽快”“好几个群都在拼”“再晚就涨价了”。紧张的哄抢气氛,笼罩在整个微信群里。

直到凌晨两点,群里才暂告平静。但第二天一早,随着一则涨价群公告发布,群里再次活跃——“接厂家临时消息,每盒涨价15元。”于是,新一天的接龙夹杂着前一日的补钱和退款,群里的局面更为混乱。

北京朝阳区的某小区业主群里,近几日也同样涌现不少人在售卖“抗原”。400多人的微信群里,几乎每天都有好几个人问:“有没有人需要抗原?”

越来越多的朋友感染新冠病毒后,梁洁决定买几个抗原检测试剂盒备着。但原本是购物达人的她,也遭遇了现实的困境——网上根本找不到货。这时候,业主群里跳出来的信息似乎正能解其燃眉之急。不过,面对突然增多的“卖家”,梁洁有些狐疑,她担心货源不可靠,于是没有购买。

梁洁最终在一个优惠活动群里,看到有人在卖,因为链接地址跳转到淘宝店铺,她比较放心,果断下单。不过两天后,她发现店铺不见了,货品也没了。

不只是小区群里涌现的卖家,一些微商也在售卖。从事多年微商的赵婷婷,近期顺带卖起抗原检测试剂盒。她运营的多个微商群,近期都出现了“抗原”的购买需求,因此她们内部也正在多方寻找货源。“目前我们就是跟踪几个固定平台,一旦放货就转发到微信群里,客户通过链接从平台直接下单,根据每单金额不同,我们有不同的返点。”

北京朝阳区某社区的团购群也开始做起了“抗原”团购,购买条件十分苛刻——每支售价近5元,但是预售至少20天,且中途无法退单。这在卖“抗原”的中间商看来,有些离谱。因为“一盒难求”的现象最多也就持续半个月的时间,过了这段时间,当抗原检测试剂盒的货源不再紧缺,价格也就会恢复正常。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在一些售卖抗原的群里,20人份的抗原试剂盒,售价高达200元。群公告里甚至标出“秒杀价”“20支/盒,200元/盒,380元/2盒”等字样。

图源:凤凰网《风暴眼》

“抗原”价格已大幅偏离成本。据广发证券今年上半年研报,我国抗原自检试剂的单人份生产成本约为2-3元,极限情况下,生产成本可压低至1.5元。这意味着,当前市场上流通的抗原利润已经高达4-5倍。

12月10日,随着朝阳区某药店因线上高价销售抗原检测试剂盒被罚款20万元的消息公布,不少群里的交流开始出现微妙变化。有群主面对价格询问时不再直接回复,而表示“私聊”;凤凰网《风暴眼》此前潜入的微信群甚至直接修改群名,去掉了“抗原”“试剂盒”等敏感字眼。

2、玩家联盟

除了类似上述的“小卖家”从市场上“捡漏”外,还有一批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中间商,他们凭借手中的资源,提前从厂家订货,然后试图“大捞一笔”。

在疫情政策调整伊始时加入售卖“抗原”大军的徐兵,这两天格外忙碌。他和朋友合伙,从多家厂商预定了一批抗原检测试剂盒。因为货源紧张,每个厂家对外给出的数量不超过30万只。

为了“吃下”更多的货,徐兵他们前后谈了不下7家厂商,并在谈拢后赶紧打款以锁定货源。他们看准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抗原检测”市场会是个大爆发。

这场囤货到沽售的“生意”,按照徐兵的话说,每单也就几毛钱利润。他们主要面向企业客户,这些客户订购数量较大,动辄高达5万支。

这也就意味着,50万支抗原检测试剂盒,徐兵们转手倒卖,至少能挣10万元。“一天一个价,前两天大概4.4元/支,今天就涨到4.6元/支。”徐兵说,这比北京药店8元/支的价格便宜多了。

而据思瀚产业研究院市场数据显示,通常情况下,抗原厂商的零售渠道出厂价基本维持在2.5-3元,终端价基本定在3.5-4元。有渠道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今年4、5月时,抗原检测试剂盒的价格已经降到了3-4元,6月进入平静期后出厂价更低。

这也就意味着,现有市面上的抗原检测试剂盒售价,已至少翻了一倍。从厂家到徐兵囤货这一中间商环节,已有人吃了不少“利润”。

这一利益链条还可继续往下渗透。凤凰网《风暴眼》还以采购商身份联系到了一位“中间商”汪洋。当作者进一步询问汪洋是否能加入对方销售阵营,成为另一个“卖家”时,汪洋爽快地答应了:“你从我这儿拿货,咱俩五五分成。”

由于货源早已订购,这些渠道商很乐于尽快将手中的存货出清。无论汪洋还是徐兵都明白,这门“暴利”生意并非长久。“挣钱的机会最多也就半个月。”时机一过,货源可能会“烂”在自己手里。

正是基于相似的目标,他们对同行表现出极大程度的开放。这往往体现在跨地区的货物调配上。“比如同行朋友有个我所在的城市的客户,我在这个城市刚好有货,那我们谈好分成,我给他安排发货。下次我有个另一座城市的客户,也会让该城市的朋友帮忙发货,然后给予朋友提成。”徐兵称,他们彼此之间虽未曾谋面,但都因为共同的圈子,而形成互助。

像汪洋和徐兵这样的中间商,事实上并非医疗器械销售行业的从业者,也没有获取销售许可证。尽管他们戏称自己是“三无人员”,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角色存在问题。在他们看来,只要货源的厂家生产的试剂盒没有问题,他们的风险就不会很大。“毕竟哪种方式都是卖,我们只是‘搬运工’。”

3、能否复刻“造富神话”?

一向嗅觉灵敏的资本市场也经历着同款火爆。上周以来,抗病毒概念股持续拉升,其中更是以抗原检测方向领涨板块。

12月11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基蛋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原检测试剂盒(乳胶法)于近日取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器械注册证(体外诊断试剂)》。这一消息直接导致基蛋生物股价12日大幅高开并迅速封上涨停。

基蛋生物12月12日K线(图源:Wind)

事实上,抗原检测概念的真正兴起,始自去年。2021年,世界卫生组织、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等机构都支持并推荐使用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随后今年2月,香港开始采购热景生物、万孚生物等公司生产的抗原自测产品。

今年3月,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称,在核酸检测的基础上增加抗原检测作为补充。此后一周内,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十多个抗原产品,抗原检测从此正式进入公众视野,抗原概念股也迎来一波上涨热潮。

据中泰证券此前研报预测,如果国内抗原自检试剂盒正式放开,预计国内新冠抗原自检试剂盒市场单月规模有望达到280亿元,再结合中国居民、企业有储备习惯的情况,新冠抗原检测产品采购需求单月或达560亿元,年需求将达到6000亿元。

巨大的市场需求也刺激核酸检测试剂盒赛道越来越拥挤。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截至12月11日,拥有“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医疗器械注册证的产品有40家,相较四天前增长了4家,而这一数字在今年3月时只有17家。

积极布局抗原检测试剂赛道,令多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狂赚。

以最早布局海外市场的九安医疗为例,凭借新冠检测试剂盒在美国的热销,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同比增长近320倍至160.50亿元,货币资金增至130.61亿元。11月23日,九安医疗再发公告称,子公司与美国DLA(美国国防部后勤局)签订13.67亿元大单,这一订单金额甚至超过了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主营业务收入的50%。

根据九安医疗此前披露,除自主生产外,公司还选择与具有一定规模、具备生产能力以及相应资质的外协工厂合作,以保障了抗原检测试剂盒的供应,公司合作的外协工厂近40家,遍及十多个城市。

九安医疗董事长刘毅甚至直言,“当时我们判断,美国在2021年7月份,新冠疫情可能就结束了。这样的情况下,试剂盒到时候可能就没有人需要了,所以一定要赶在它之前,在市场抢时间,和时间进行赛跑。”

另一家“壕赚”代表万孚生物,凭借抗原检测试剂盒产品在欧洲、亚洲、拉美、中东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覆盖,仅今年一季度,净利润9.04亿元就已超过去年全年的6.33亿元。而根据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1-9月净利润实现12.35亿元,较去年全年轻松翻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在成为国内首批取得抗原检测试剂盒生产资质的企业后,万孚生物董秘胡洪曾因发布“此刻心情如下”并配上大笑表情包的朋友圈,被质疑“发国难财”,引发舆论争议。

图源:网络

次日,胡洪在其微信朋友圈致歉称:“昨日朋友圈是我因个人私事有所感发,确系我考虑不周,没有意识到疫情当下大家焦灼的心情,造成了不良影响。相关内容我已第一时间删除,在此也向大家诚恳致歉。”此事才算平息。

图源:网络

此外,另一家受益于抗原检测试剂盒的上市公司乐普医疗也曾承认,得益于公司把握时机,快速推进新冠抗原检测产品在CE的准入和销售工作,公司2021年海外业务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7.11%占比跃升至35.27%,2021年公司营收同比上涨270.8%,达到37.6亿元。但今年以来,由于行业竞争加剧,乐普医疗的新冠抗原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同比骤降77%,这也导致乐普医疗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降。

乐普医疗业绩的转向也令市场对抗原检测概念的长期走势产生隐忧。今年二季度以来,随着欧美市场疫情防控政策趋向常态化,海外检测需求快速回落,包括东方生物等公司已出现单季度收入环比下滑的现象。而二级市场上,今年以来,九安医疗、东方生物均走出“过山车”行情,区间最大跌幅超过40%。

对此,中阅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孙建波指出,抗原检测试剂盒产品的技术壁垒较低,国内厂商的产能一直都较为稳定。由于此前主要供货海外市场,上市公司迎来一波红利期。如今随着国内外政策的调整,国内需求短时间激增,从而再次推动上市公司股价抬升。但孙建波认为,当市场情绪消化后,随着国内需求趋稳,加之未来试剂盒价格下行的大趋势,相应的概念股股价走势将会回归正常。

这也就意味着,抗原检测复刻昔日核酸检测的“造富神话”或将难以成真。而在潮水退去后,上市公司的业绩稳定性也将受到市场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