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曾经沧海难为水,中国足球失去地产商这一年

卡塔尔世界杯已进入激烈的半决赛角逐,亚洲球队再次无缘4强,每当球迷们对于日韩球队淘汰或惋惜、或嘲讽时,心里总不免会想起国足。

自2021年秋季以来,伴随着中超足球俱乐部最大的金主行业房地产的没落,与房企羁绊多年的中国足球也正经历一场蜕变。

实际上,目前中超新赛季16支队伍中,只有由国企主导的上海海港和山东泰山还在平稳运营,其余俱乐部均存在资金紧张、欠薪问题。

这十年间,地产商带着资金、场地进入足球领域,重金招募中外球员、教练,追求在最短时间内打出影响力,这成为了俱乐部们惯用的模式。

如今地产商们普遍自身难保,盛行十余年的中国足球“金元时代”终于落幕,曾经的荣辱,仿若一夜间变成了一地鸡毛。

重金砸成就

很长一段时间来,说起国足和地产商,这两个因为足球俱乐部深度捆绑的群体,国人态度出奇一致的又爱又恨。

从2010到2020这黄金10年,16支中超球队中15支的股东是房企。

如广州恒大、绿地申花、河南建业、万达的大连人、富力的广州城、华夏幸福的河北队等,在一代球迷的记忆中,几乎是一体的。

彼时的地产商与国足,称得上相互成就。

如最早投资足球的河南建业,从1994年决定投资足球队,至今已经近30年历史,胡葆森对于足球的投资与热爱丝毫不输房地产,建业足球队也曾经一度成为中超乃至亚冠赛场上的强队。

再如以豪气著称的广州恒大,许家印自2010年收购广州足球俱乐部起,短短十余年间不计成本、狂掷约150亿元,想要打造一支“梦之队”。

尽管槽点十足,但不可否认的是,广州恒大足球队的两次亚冠冠军与其背后强大资本加持密不可分。

而事实上,地产商之所以热衷于足球,除了老板个人爱好之外,更大的因素在于足球这项竞技运动自身魅力所带来的商业价值。

就如世界杯、欧冠等全球顶级赛事,作为品牌传播的高效催化剂,其商业价值从来不会被低估。

像中超、亚冠等大赛的赞助,对于中国企业展示品牌形象、提升知名度和未来发展空间的意义不言而喻。

特别是2010年前后,正是国内房地产快速崛起的年代,地方性房企本土竞争压力巨大,同时也有部分房企在本土发展遇到瓶颈,急于进行全国性扩张。

举个例子,恒大甚至甘愿支付天价违约金,私自用“恒大人寿”替换“东风日产”的胸前广告位;此前还出价800万元回购一场赛事胸前广告,用于“恒大粮油”的推广。

赔本赚吆喝

时移事易,现如今支撑起中超联赛半壁江山的地产富豪们,备感落寞。除了王健林的万达在前几年重金砸入世界杯,成为FIFA官方指定的最大中国赞助商之外,其余大多都已无暇顾及足球。

根据新华社消息,今年2月16日,广州恒大送上球员集体降薪的公告,主力降薪近90%。与此同时,还跟五名高薪引进的归化球员解约。

原本按照许家印的设想,2022年是其圆梦的一年。按照计划,广州恒大足球场将建成世界第一球场;斥数十亿巨资归化的球员,也能够一圆中国足球的世界杯梦。

但如今一切都都倒在了2021年秋天,此后恒大足球场被退地、易主广州城投,大批归化球员集体解约,许家印早已无暇顾及曾经的足球梦。

当恒大危机持续发酵,这块房地产最大的多米诺骨牌倒下,一个又一个房企出现违约,各大球队也纷纷上演“讨薪”行动。

《足球报》甚至发文直言,“欠薪已成为中国足球的核心矛盾”。

在11月23日,中国足协公开发布的处罚通知中,因为欠薪多支球队被扣除6个联赛积分,其中就包括了中超球队上海申花、武汉长江和河北队。彼时已经0分的河北队,被再次扣分后为-6分。

而细究起来,即便“万达文旅”一如既往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也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并非出自本心。

2017年王健林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以438.44亿元卖给了融创,77家酒店以199.06亿元卖给了富力。这笔637.5亿元的交易,成为中国房地产行业史上最大的并购交易。

现如今,原本的万达文旅绝大部分项目早已散落融创等其他不相关的企业之手,万达的业务重心聚焦在商业地产运营等轻资产方面。

只不过在此之前的2016年3月,万达与国际足联合同有效期为15年,即拥有2016至2030国际足联顶级赞助权益。

为了这15年,万达出价不菲。英国数据公司Global
Data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上,中国企业成为本届世界杯最大赞助商,为卡塔尔世界杯赞助了共13.95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11亿美元。

其中,万达集团预计15年内为世界杯投入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将赞助未来四届世界杯赛事,平均每届赞助超2亿美元。

曾经沧海难为水

目前来看,广州的两家房企俱乐部,富力张力和恒大许家印两大投资人的选择截然不同:富力很可能全面退出广州城的运营,而恒大却决定独自继续运营俱乐部。

当年引领了金元足球的恒大,如今不得不选择用“跳水式”低薪来应对新赛季,1500万一年的运营费用不是全部给一线队用,包括足校青训在内的全部费用也都在其中。

河北队曾经也是金元足球的参与者,曾经的巨星拉维奇近期还在回味在河北华夏幸福的美妙时光,全然不知给了他丰厚薪资的这支球队已经在困境中坚守了两个赛季,目前仍旧没能等来股改。

此前河北队被曝,因无力支付水电费做出停工休假决定,全体员工联名表态要无偿工作,目前正打算凑11名队员低成本参加中超联赛,颇有几分悲壮。

据相关媒体报道,绿地集团投资的上海申花也存在不少的欠薪,球队也早已在吴金贵指导的带领下开启了冬训,俱乐部也希望通过平等对话和谈判来完成对球队的瘦身和对球员的降薪,只是目前进展缓慢。

如果无法完成内在减负,俱乐部有极大可能在2022赛季全华班出战,而无法引进外援。

其他数家房企俱乐部也都在变革中。如欠薪中的深圳队提前结束了海南集训,公开原因是李章洙的魔鬼训练和队员自报有伤,但球员也有讨薪意图。

事实上,除了已经完成股改的河南嵩山龙门,北京国安应该是其余房企俱乐部中最平静的一家,虽然也存在欠薪,但俱乐部早早确定了主教练,并开始了引援工作,从租借梅米舍维奇可以看出,国安引援的标准并不高,新赛季已经大大压缩了开支。

尽管近期广州队等部分足球队官宣了几个合作伙伴,但因此获得的赞助收益仍无法达到对俱乐部的有力支撑。

股改或许是一条出路,多数俱乐部都把股改希望放在国企和地方政府身上。可惜目前只有山东泰山队和河南嵩山龙门队的股改比较成功,其他俱乐部的改革进程缓慢。

有行业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即便是这些已经外城股改的球队,如引入重庆国家级新区两江新区的重庆队,以及借改中性名之机引入郑州和洛阳地方政府的河南队,也几乎都只是停留在书面上的改革,资金还没彻底到位。

“每当中国足球被诟病不行的时候,大家会短暂将目光投到青训上面。”某位足球学校的从业者表示,青训需要漫长的投入,目前我国足球运动的普及和赛事体系其实并未真正完善和成熟。“现在中国足球俱乐部的收入可能还达不到支出的10%。”

尽管与地产商绑定的中国足球曾被无数球迷吐槽和批判,但在地产商倒下后的这一年,还有谁愿意继续拿出真金白银来“接盘”中国足球,改变发展模式,让俱乐部市场化良性运作,是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