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1岁女童在自家楼道失踪,父母为等孩子12年不搬家

2023年1月7日即将来了,可翻看着日历,张春霞的心情却越来越难过。12年前的1月7日,她11岁的小女儿侯妍被人从自家楼道里抱走,至今未归。

女儿失踪后,张春霞夫妇辗转全国各地寻找女儿,也曾悬赏10万元寻找女儿下落,但女儿依然杳无音讯。她的精神饱受折磨。

怕女儿找不到家,张春霞没有搬离过那个让人伤心小区,甚至女儿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她的书包、校服、文具、玩偶的位置都没有挪动。“只希望她回来的时候,发现一切都没有变。”

女儿上补习班后失踪

侯占忠和张春霞夫妇现居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康金镇,12年来,除了日常生活,他们的生命都被一件事占据,就是寻找失踪的小女儿。

2011年1月7日,是张春霞一家噩梦的开始。那一天,11岁的小女儿侯妍去补习班补习英语,到了点却没有按时回家。

当天也是侯妍第一次要求独自回家。“我本来要去接她的,她说她都这么大了,可以自己回家了。”张春霞说,那个补习班就在她家小区不远处,走路5分钟就能到家。按照正常时间,侯妍16:30下课,应该在16:40左右回家,但当天直到16:50都不见人。

张春霞说,她和老公下楼去找,在二楼和三楼转角处发现了侯妍的书包和帽子,却没见侯妍的身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夫妻俩又跑到补习班,发现那里也关门了,又问遍了侯妍的同学,同学说侯妍下课后就回家了。

当天,张春霞夫妇发动亲朋好友在全镇寻找,找遍了镇上都没有侯妍的下落。张春霞还记得,那天晚上黑龙江的气温达零下二十摄氏度,为了不错过孩子,她和老公在没有暖气的楼道里守了一整夜,冻得瑟瑟发抖,却没看到孩子的身影。

小区里曾出现可疑男子

小区丢了孩子的消息开始传开。第二天,就有邻居告诉张春霞,当天16:40左右,看见有一名男子抱着一个没戴帽子的孩子走出小区,而这名男子不像是小区里的常住户。

“邻居说他最初以为是父亲带着女儿出门看病就没在意。现在知道丢了孩子,才感觉不对劲,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小区里并没有这样一名住户。”张春霞说,女儿失踪时身高1.3米,体重50斤,当天穿着一件灰色的棉衣,下身穿着一条红色的裤子,脚穿红色的短靴,皮肤白净,留着齐刘海。这和邻居所看到的差不多。

有了目击证人,张春霞带着邻居去报警。

警方随即开始调查,其调取的一个私人监控找到了一个疑似抱着孩子的男子背影。“警方告诉我,那个男人身高在1.60米到1.65米,留着平头,穿着灰绿色棉服,背上有白色字母,怀里抱着孩子往小区外走。”张春霞说,后来同栋楼的邻居告诉她,在当天16:35,他曾听到楼道里传来一声惨叫,然而等他开门去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极目新闻记者向当地公安部门核实,张春霞的确曾报案。

女儿失踪后,张春霞万分自责,她每天都以泪洗面,脑海里总是想着女儿和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吃不下饭,夜不能寐,只有吃了安眠药才能睡上三四个小时,这也让她一度瘦到只有74斤。

“如果当时下楼去接她,那么坏人就没有可乘之机。”张春霞一遍遍地忏悔,“谁能想到,一次没去接,她就不见了。”

悬赏10万寻找女儿下落

为了寻找女儿,张春霞夫妇在当地和周边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并提出悬赏十万元找女儿下落。后来,他们接到了很多电话,其中有不少是诈骗电话。有许多人说有女儿的线索,但要先打钱,才会告知她。

有人故意说她女儿现在过得很惨,还有人让她拿着钱到某地见面才能交人。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们曾前去某个电话说的地点赴约。可在指定地点等待几个小时,致电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侯占忠是木工,每年都要随着装修队外出打工。“每到一个地方,我工作结束后,都会骑着电动车,去贴寻人启事。”侯占忠说,他去过北京、山东、广东、贵州、辽宁等地,也遇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唯一就是没能找到女儿失踪的线索。

2013年,有人提供线索称,深圳东门有个卖花的女孩和侯妍长得很像。夫妻俩看到了希望,便一起去深圳寻找,二十多天来,他们骑着自行车走过了深圳的大街小巷,张贴了无数张寻人启事,却一无所获。

2017年,又得到女儿在大连的线索,夫妻俩兴冲冲地跑过去,又是空欢喜一场。

2015年,张春霞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寻女信息。

孩子房间保持原样12年

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让夫妻俩的精神也饱受折磨。由于处于长期的忧虑当中,张春霞和侯占忠的身体都不太好。“我腰椎、颈椎和乳腺都有问题,医生要我保持心情开朗。”张春霞说。至于侯占忠,现在也只有90斤,53岁头发全白,为了方便找活,要经常去染发。

每到侯妍的生日和失踪日,都是夫妻两人最难过的时候。最初几年,张春霞也常常梦见侯妍,梦里的侯妍还是11岁的模样,对着她笑,叫她妈妈。

为了坚持下去,夫妻俩只好相互鼓励,告诉对方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就是想,我绝对不能倒下,不然谁来寻找女儿?”张春霞说,就是凭借着这股信念,才能支撑到如今。

张春霞夫妇还有一个大女儿,比侯妍大4岁。侯妍失踪之后,大女儿正在读初三。张春霞说,小女儿丢失后,他们对大女儿的安全是一点都不敢放松,每天都会接送,没有一次落下,一直持续到高三,“得知大女儿走黑道,独自打车,我的内心都接受不了。”张春霞说。

夫妻俩加了十多个寻亲群,每天关注着疑似的线索,2019年,在一个寻亲群里,他们了解到林宇辉可以画小孩长大后的样子,就从黑龙江赶去济南求助林宇辉,让他帮忙描绘侯妍长大的样子。当拿到林宇辉所绘的画像时,张春霞不停地抚摸着画像中女儿的脸,不由得泪流满面。

如今,小女儿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她的书包、校服、文具、玩偶的位置都没有挪动。“只希望她回来的时候,发现一切都没有变。”张春霞说,他们曾经睹物思人,也想过搬离伤心地,但最终没有搬走,“我们害怕女儿回来找不到家。”

侯占忠说,不论过去多久,当父母的最大的希望就是孩子早点回来,“希望她能看到报道,早日回家和我们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