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专家:劳荣枝具有"冷血精神病"典型特征 智商永不掉线


 

“我今年48岁,未做任何整形。”一审被判死刑的劳荣枝在二审首次开庭时,最先澄清的是她未整形。关于整形的说法,源自抓获劳荣枝的厦门警方对外公布的信息:劳荣枝供述,在潜逃期间,为了逃避打击,她隐姓埋名还整了容……
劳荣枝的说法常常前后矛盾。她被抓后近8个月时间作出40多次有罪供述,后又在庭上翻供。她说她是“傻白甜”“不撒谎”,作案是被法子英胁迫;面对不利自己的指控,又说是随口说的,撒了谎。

中国资深心理咨询师武志红在观察劳荣枝讲话特点后,认为这个美貌、说话嗲嗲的女人“智商永不掉线”。“她具有‘冷血精神病’的典型特征,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不会在意自己和别人的情绪情感。”

红星新闻记者亲历劳荣枝一二审庭审现场,梳理以往多家媒体的报道,发现劳荣枝人生的48年,就像她不同时期有不同名字一样,仿佛有不同的面孔。但最终,她还是以劳荣枝的身份,进入了死刑复核阶段。

1974年至1995年

“乖乖女”劳末枝

“我不敢说,我是温柔、善良、胆小。但是事实上,我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这样。”46岁的劳荣枝涉命案站在被告人席位上,已有“女魔头”的称号。她细声细语含泪地说,“我不希望你们妖魔化我。我曾经也是那个可怜的妈妈的女儿。”

劳荣枝,1974年出生于江西九江的普通石油家庭,家中排行第五。起初,父母为她起名劳末枝。21岁前,她从未离开过九江。

在九江的劳末枝,眼睛大大的,有着秀气的面庞。多年以后,大家描述那时候的劳末枝是一名漂亮、成绩优异、喜欢打扮的乖乖女。在哥哥的建议下,劳末枝选择读中专,哥哥希望她早毕业帮家庭分忧。劳末枝进入了只有长相出众、能歌善舞会表演的同学才更有机会进入的,九江师范唯一的幼师班。

1992年,她毕业后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教书,工资每月300元左右。这所学校曾有辉煌的时候,但是她去的时候,已经不景气了。

劳末枝哥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劳末枝在教书时,上级部门经常打电话给学校,让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去跳舞。他觉得,那段时间里,妹妹的心思已经“活”了。

上世纪90年代,复苏的商业经济,刺激了九江这座码头城市的货运行业,也促进了歌舞厅、旱冰场等娱乐产业的兴起。出入这些娱乐场所的人,不乏混社会的小青年。

1964年出生的法子英是家里六兄妹中最小的一个。他年幼时父亲意外溺水身亡,母亲出车祸落下后遗症。法子英小学三年级辍学,15岁起两度因犯罪被抓。出狱后,他在九江黑道被称为“法老七”。

法家的老屋在1992年已拆迁重建,每人分得一套房,法子英变卖了房产用于挥霍。1993年,年轻貌美的19岁女教师劳末枝在一场婚礼上,遇到了29岁骑着高档摩托车已有家室的悍匪法子英,那天她乘坐着法子英的摩托车回家。劳末枝成了“大哥的女人”,逐渐和法子英一起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在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俞晞眼中,与法子英谈话“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而法子英自己曾得意讲述,劳荣枝一直把他当做英雄,心甘情愿追随他。法子英被抓后,对他人和自己的生命都很漠视,只关心劳荣枝,问得最多的就是劳荣枝的情况。

劳末枝的同学孙某至今仍后悔未阻止劳末枝和有家室的法子英交往。孙某眼里,劳末枝是勤俭、不爱慕虚荣的人。劳末枝刚和法子英在一起的时候,高兴地打电话告诉孙某她有男友了。

法子英朋友陈某则称,法子英向他借钱时,说劳荣枝是个“花钱的祖宗、败家子”,贪玩好面子。按照劳荣枝的说法,那时候,她花法子英的钱是为堕胎。但是怀孕堕胎一事已很难查证。

湖北省警官学院犯罪心理学专家徐俊文教授分析认为,劳末枝的成长阶段或受武侠片影响,那时也存在“犯罪光荣”的社会暗流。法子英打打杀杀的犯罪行为,在劳末枝眼中“如同侠士一般”,不以为耻,反为炫耀的资本。

1995年11月,家人眼里一向乖巧、胆小的劳末枝,居然提出要办理停薪留职外出经商,甚至因此顶撞父母。二哥劳声桥回忆,二人刚开始交往时,父母让他去打听法子英的底细,但他没有去。妹妹离开家时,父母坚决不让她走,也是劳声桥放她离开的。“这是我后悔一生的事情。”

自认和小妹关系好的劳声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把自己名字中的“末”改成了“荣”,也不知道妹妹为什么未拿到年终奖就先办停薪留职匆忙离开。

1995年下半年,法子英因打架负案潜逃。法子英后来交代,劳荣枝确实是因为他离开九江,但不是去做生意,而是逃亡。

1996年至1999年

陈佳、葛葛、沈凌秋与“女魔头”

武志红分析,法子英的反社会人格不是特别典型。法子英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都很随意不在乎。但劳荣枝不在时也有心软的时候,因为法子英骄傲自己“从不会欺负弱小,专跟强人斗”。

“他们的联合作案有相互催化的部分。”武志红提出,劳荣枝是“智商加表演永不掉线”的“冷血精神病”。“冷血精神病”思维完全能驾驭自己的情绪情感,不会感到恐惧。这类人不一定伤害他人,但若以犯罪为目标,就会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事。

劳荣枝拿着工作存下的三千元和法子英逃去深圳,两人半个月就花了六千元。孙某记得,劳荣枝曾打电话说没钱了,想办信用卡。

后来,两人离开深圳,走上了掠夺他人财富和生命的犯罪之路。

法院认定,1996年至1999年间,劳荣枝与法子英共谋,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二人先后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犯罪4起,致7人死亡。法院认定的情形中,劳荣枝不仅是主谋,而且作案时冷静,手段残忍。

劳荣枝在二审时曾公开表达对法子英作案手法的不满。她一边辩称自己当时年纪小,“21岁到24岁一直没有成长”;一边又说如果由她主导,根本不会实施这样低智商的犯罪。

1996年7月28日,两人实施了第一起南昌灭门案。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娱乐场工作物色绑架对象,熊某成了第一个被害人。

法子英将熊某勒死分尸,劳荣枝前往熊某家开锁时,邻居看到过她。当晚两人到熊某家,法子英将熊某妻女控制,劳荣枝翻找财物。随后,法子英将熊某妻女勒死,熊某的女儿当时只有3岁。法子英后来被捕,对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有提到3岁孩子被杀害时,他说“作孽”。

一审公诉人提到,劳荣枝在侦查阶段,四次提到自己提议放火烧熊某一家,这一行为被法子英制止。这反映出她有致人死亡的主观故意。

1997年9月,两人逃到浙江温州,劳荣枝化名“葛葛”继续在娱乐场所工作物色对象。发现在娱乐场所工作的梁某有手机,男友有钱,梁某就成了他们的“猴子”。劳荣枝以租房为由和法子英到梁某家,将梁某捆绑并劫取财物,并让其找一个有钱的人来出租屋。

期间,非目标抢劫人物的卢某来出租屋门口看梁某时,劳荣枝开门自称与梁某有约,灵活应对卢某。27岁的“妈咪”刘某清成了这起案件的第二个“猴子”,她接到梁某身体不适的消息后前来看望,被控制被迫交出存折和密码。

劳荣枝拿着存折到储蓄所取钱,柜员认出她不是刘某清,劳荣枝很平静地说卡主本人有事,她在找卡主借钱,并坦然签下卡主名字,将卡里的2万多元取走。法子英得知钱到手就将两名被害人杀害。

两人作案前通过详细研究地图,商量钱得手后就在公路的一个路口碰面,碰面后直接坐大巴逃走。在离开温州的车上,梁某的男友打来电话,劳荣枝说梁某有事跟朋友出去了,回头让梁某回电话给他,就把手机关机。

1998年发生的常州案,是四起案件中唯一一起被害人幸存的案件。刘甲回忆,劳荣枝将他骗到出租屋,法子英持刀刺伤他,劳荣枝用事先准备的铁丝把他捆绑,两人全程无交流,配合默契。劳荣枝单独在房间看管刘甲期间,还多次持刀威胁他。他还被要求打电话让妻子刘乙送钱。

刘乙回忆,她到指定地点后,劳荣枝打了一辆的士让她上车,并让的士司机开着车在周围绕了几个圈。到达案发出租屋后,劳荣枝和法子英商议由劳荣枝先带着钱离开。劳荣枝离开后,法子英想要加害刘乙夫妇,经刘乙恳求后放弃加害的行为。法子英指着刘甲重复说了三遍:“你记着,你的命是你老婆给的。”

武志红分析,常州案法子英放弃杀害刘乙夫妇,可能是因为最后的时刻劳荣枝不在现场。劳荣枝不在时,法子英有心软的时候,因为法子英有这样一份骄傲,“我从来都不会欺负弱小,专跟强人斗。”

1999年6月,二人逃窜到了安徽合肥。判决材料显示,殷某被捆绑后,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面杀了小木匠威胁殷某。多名证人证言,化名沈凌秋的劳荣枝在旧货市场购买了冰箱。这个冰箱后来也成了法子英存放“小木匠”陆某尸体的容器。

“少一分钱我就没命了。”“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死得比刚才那个人还快。”在殷某写给妻子的字条上,上述内容被鉴定为劳荣枝的字迹。法子英独自去殷某家,被警察围捕捉住。

殷某最终到底被谁杀害?公诉人指出,虽然法子英案判决认定法子英勒死了殷某,但是根据尸检报告,殷某的死亡时间在法子英被抓后的第二天。法院最后基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未认定是劳荣枝所杀。

从很多方面都能看出劳荣枝本人对金钱的渴望。这四起案件中,他们作案的目的都是为了“搞钱”,多名证人提到劳荣枝喜欢接近有钱人。劳荣枝自己也曾说,有个石家庄男人,尽管自己并未和他睡觉,对方还是给了她2万元。合肥案中,劳荣枝称,如果让她来选,她不会选没啥钱的“路人甲”殷某。她交朋友“会选择优秀的人”,“我至少要找一个身家几千万元、上亿的人。”

每次作案后,二人都会销毁之前办的假身份证,回到重庆的“安全屋”,他们不会在这里作案,劳荣枝也不用在重庆坐台,两人一起去商场吃饭购物,她说:“我感觉生活很快乐,除了不能和家人联系,其他都没有问题。”

劳荣枝说自己喜欢看《还珠格格》,对法治内容不感兴趣。但她也曾供述南昌案中提到“放一把火烧了”只是随口说说,是受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影响。另外,她还表示曾关注北大吴谢宇弑母案。

劳荣枝说,钱都是法子英管理,他连她喜欢花色的床单都不让买。事实上,每次作案后,赃款都由劳荣枝携带先行离开。他们在全国各地游玩,劳荣枝说这是在“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不过,她又说当时的心情是“生不如死,行尸走肉”。

1999年7月23日,法子英在殷某家持枪被警方包围逮捕。劳荣枝没有等到法子英,留下“亲爱的,我先走了,我会在家里等你,我爱你”的字条后开始逃亡。

法子英曾说,抢劫是为了生存,保证每个月一两万元的花费。他在接受审判时曾7次为劳荣枝辩护。得知劳荣枝成功脱逃后,“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欣喜”。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死刑处决。

1999年至2019年

从雪梨、洪叶娇回到劳荣枝

劳荣枝逃亡20年,除少部分警方公布的信息和媒体走访调查的情况可经查证外,劳荣枝本人在一二审期间也透露了大量细节,但多已难查证是否属实。

她声称,法子英被抓后,她脱离了控制,“我觉得天空都是蓝的。”为了防止被抓,劳荣枝先是去了河南,因为她分析警方可能猜测她会去沿海城市,她继续通过办理假身份证依靠虚构的身份生活。逃亡期间,她经常睡不好觉,“我毁了别人也毁了我自己。”

2000年时,她在央视《今日说法》上看到过法子英被抓、自己被通缉的消息,但是只看了前面的几分钟,因为她“想远离这些犯罪的细节”。

她为自己逃亡辩解的理由是,“请原谅我的胆小、自私。”她声称,也想做个好人、做正能量的事。她还声称,逃亡的20年,除了炒股、辨别方向不对,从来没有做过错事。

2009年,她被查出罹患宫颈癌,与死神擦肩而过。她说,“我尽量善待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你可以说我不优秀,但是不能说我不善良。”

劳荣枝声称,逃亡期间,她一直在厦门生活,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劳荣枝在厦门的生活轨迹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她在厦门靠在酒吧、KTV等场所以打零工、短工为生。

2016年12月,在厦门某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上,劳荣枝以新名字“女神雪梨Sherry”的身份,头戴圣诞帽,身着抹胸短裙,站在海报中心位置。

据媒体报道,劳荣枝夜间靠卖酒来拿提成,每月能拿一万元左右。在逃亡期间拍摄的生活照中,她衣着精致,妆容考究,养了宠物狗,还学钢琴、肚皮舞、画画等。被抓捕后,她仍会对着镜头妩媚一笑。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被捕。厦门警方通过大数据信息研判发现了劳荣枝的踪迹。被抓时,她正在柜台卖表,也未争吵、逃跑。审讯阶段时,她自称是南京人“洪叶娇”,直到DNA比对后,她才突然低头,用手捂着脸部。

她当时45岁,微信头像是拿着一个鬼怪面具半遮的虚拟偶像动漫人物初音的形象,微信个性签名为:“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

公诉人透露,劳荣枝在接受审讯时,作了40多次有罪供述,也供述了一些“非亲历不可知”的细节。二审庭审中,播放了劳荣枝在2019年12月31日的审讯录像片段。劳荣枝披散着头发,讲话时身体微微摇摆晃动,偶尔面带微笑。

劳荣枝一审辩护人称,与她会见16次后,她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从起初的只在乎外界的看法,不在意判刑,到有极强的求生欲。

在看守所期间,劳荣枝承认自己有罪,但罪不至死,她想对所有的受害者家属道歉。她还看经济学、文学类书籍,比如《货币战争》《活着》《百年孤独》等。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皮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嫌犯逃亡时难以承受被追捕的恐惧,但劳荣枝能够承受这种压力,可能是进入了一种愚昧或者麻木的状态,也可能是因为她的价值观便是自己过得好就行,如果她没有接触过正常人的社会,情感便很可能是单薄的,没有伦理心、同情心和怜悯心。

2020年至现在

自称“傻白甜”的被告人

她最终以劳荣枝的身份站在了被告人席位上接受审判。红星新闻记者参与了劳荣枝一审、二审的旁听,两次公开审理也均由劳荣枝申请获得批准。

一审时,劳荣枝未放过任何为自己辩解的机会。她吐词咬字清晰,声音细软,说话时多用“请”“谢谢”“对不起”等礼貌言语,还常常哭泣。对于指控的罪名,劳荣枝辩称没有合谋,她当庭翻供不认罪,否认了部分杀人事实。

在她的言语描述中,她是一个身心备受法子英摧残,多次被法子英施暴、强奸、威胁、精神控制,堕过四次胎、头骨被打凹陷的受害者。“当年的我21岁,年轻、单纯、涉世未深、不懂法,被法子英利用、胁迫,才造成无法弥补的错误。”

对于不利于自己的指控,她会说,“对不起公诉人,这个我不太记得。”“请原谅我,我一直不敢面对,我非常地害怕。”或者说,“我记得的我全都如实交代”……

武志红分析,劳荣枝有永不掉线的智商。“她的头脑永远在运转,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表现。请大家想象一下,如果你良心未泯,会充满愧疚,很难大脑充分地运转为自己做缜密的辩护。”而庭审时,但凡是没有查证或者很难查证的罪行,她都是否认。已经查证的事实,她都会交代,而且交代的时候都会解释和澄清,“我对我有印象的东西我都会承认”,总是要辩解一下,把自己弄到无辜的地步。

武志红还提到,劳荣枝说着“我不想去侵犯别人的利益,我都说了去抢去偷非常丢脸,我鄙视这样的行为”这类话语,向被害人家属道歉,但未表现出愧疚和极其的不安。她或许会迷惑一些涉世未深的人,但是她迷惑不了公诉人。

合肥案被害人家属朱大红委托的法援律师刘静洁指出,劳荣枝有强大的意识和非凡的表演才能,以表现柔弱欺骗所有人。

一审公诉人指出,劳荣枝的多项辩解矛盾,不成立。公诉人认为,劳荣枝受过良好的教育,她没有抵御诱惑,希望通过捷径获得大量财富,伙同法子英实施多起犯罪,致人死亡,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意极深、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以严惩。

2021年9月,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劳荣枝当庭痛哭,并表示要上诉。

2022年8月,二审庭审中,劳荣枝一改一审时表现出的柔弱状态,态度变得强硬。推翻之前的供述,否认故意杀人罪,声称绑架、抢劫也是受法子英胁迫,她只是从犯。她否认了与法子英的情侣关系,在回答公诉人问题时,几次回怼“你可以去问法子英”。

劳荣枝也关注自己在公众眼中的形象。二审一开庭就否认自己整容,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傻白甜”,还曝光自己初吻等隐私。她还多次提到知晓有媒体以及其他人员旁听,她知道自己的案件会上“今日头条”。她的一些类似“我还想去华盛顿呢,我能去得了吗”的“雷人”语言,几度引起旁听人员哄笑。

“如果她没有建立基本的良知体系,就不会有忏悔心,没有忏悔,也就认为自己无罪,就会把自己完全摆在一个被胁迫的、无辜的,甚至被害的位置上,在和法子英的长期相处中,她缺乏正向的刺激,所以很可能她那种负向的人生观已经非常牢固了。”皮艺军对媒体分析。

2022年11月30日,劳荣枝案在江西高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劳荣枝情绪稳定,当庭表示“我很失望”,并称要申诉。

12月初,死刑复核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劳荣枝,劳荣枝仍表示“罪不至死”,她有愿望没有达成,她没有结过婚,(如果有可能)希望另一半有上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