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从“清零”转向“共存”后,新加坡如何防止医疗挤兑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第二年,作为国际贸易中心之一的新加坡,在认识到新冠病毒无法彻底摆脱后,最终于2021年6月宣布由“清零”转向“共存”。

新加坡是执行“清零”政策中较早转变的国家,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当时,德尔塔毒株在国际流行,尤其是在印度暴发后的惨状仍历历在目,而如今大家熟悉的奥密克戎变异株尚未出现。

时任新加坡财政部长、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联合负责人的黄循财在去年12月曾向第一财经等媒体表示,在2021年中的时候,新加坡决定改变政策,学习与新冠共存,主要的原因是在于“我们进行了疫苗和加强剂的接种”。

据新加坡卫生部数据显示,截至12月12日中午12时,约550万人口的新加坡共累计确诊218.2万,累计死亡1707例。在过去的28天里,当地新增感染34519人,其中99.6%为无症状或轻症,只有0.01%的病例死亡。

目前入院治疗人数为110例,其中10人需要呼吸机,6人送进加护病房。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士新也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新加坡当时之所以敢于投石问路,在于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较高水平,同时新加坡国门依旧关闭,基本实现了群体免疫,即便随后出现新一波疫情或病毒变种的攻击,也难伤筋动骨。

从“清零”转向“共存”

在疫情的初期,即便十分依赖国际贸易和交流,新加坡也同样采取了严格的“封城”和“清零”政策,抗疫效果十分明显。

2020年1月23日,新加坡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同年4月,随着外籍劳工宿舍感染激增,新加坡政府下令实施全国性封锁政策,暂停所有非必要的活动,并关闭大部分的工作场所。6月2日,新加坡社区病例“清零”。

可以说,在新冠疫情暴发和全球大流行初期,新加坡施行了严格的“清零”政策。

此后,新加坡染疫人数长时间保持低位,不少时间每天只有个位数。但新加坡因此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新加坡贸工部在2020年7月公布数据显示,新加坡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较去年同期下降12.6%;而与前一季度相比,下挫幅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41.2%。

到了2020年末,随着新冠疫苗的出现,新加坡迅速跟进,成为亚洲国家中最早启动新冠疫苗接种的国家之一。2020年12月30日,一名负责筛查新冠病例的护士成为新加坡疫苗接种第一人。

到了2021年8月,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表示,全国八成人口已顺利完成两剂新冠疫苗接种。根据当时的统计,新加坡成为全球完全接种率最高的国家。

有了疫苗接种率作为基础,新加坡逐渐迈开了步伐。黄循财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新加坡的抗疫政策从“清零”开始,想的就是尽量减少病例。但在疫苗接种覆盖扩大后,他们发现很多病例症状轻微,“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让我们觉得逐步的开放是可行的”。

2021年6月,新加坡开始转变防疫思路,提出打造“对新冠更具适应性国家(COVID-resilientnation)”的目标,即逐步放松社会管控,恢复正常生活,为此还制定了四阶段的路线图,按部就班进入“共存”阶段。

从当年6月29日起,新加坡卫生部就不再通报确诊新冠病例的行动轨迹和部分个人信息,而更着重于防止重症和加快疫苗接种。

不过,即便有高疫苗接种率作为无形屏障,在放开疫情限制性措施后,新加坡依然毫无意外地迎来了一波史无前例的感染潮。面对新形势,新加坡对防疫政策做出了回撤,但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表示,政府不是在动摇,“我们的整体战略没有变”。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021年10月9日发表全国讲话,再次明确了新加坡的防疫政策方向。新加坡的国情决定了无法长期封锁。他说:“我们每一次封锁,就会再一次冲击商业,员工会失业,儿童会失去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分居两地的家人难以见面。这些都加剧了心理和精神压力。”

他强调要转向“共存”策略,首先要调整的是心理。他说,“我们必须敬畏病毒,但不能被它吓坏。我们必须尽可能正常地过生活,采取个人防护措施,遵守限制措施。”

他进而指出,“有了疫苗,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新冠现在是可治的、不严重的”,“居家康复是常态。无症状和轻症病人居家康复,可以把宝贵的医疗资源留给重症病人,尤其年长者”。

“渐进式”防止医疗挤兑

黄循财表示,在与新冠病毒共存后,新加坡不再纠结于病例的数字,而是密切关注医疗体系。

他进一步解释道,新加坡十分关注医院使用率,与此同时,也加强了所有医院的能力和处理病人的能力,把资源投入可以照顾和满足新冠患者的新型医疗方式。

新加坡在疫情后,综合医院基本没有发生医疗挤兑,被称为PHPC(PublicHealthPreparednessClinic)的“公共卫生防范系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PHPC是在2003年SARS疫情以后建立起来的,让私人诊所等社区医疗在自愿的基础上,接受新加坡卫生部的统一指挥和指导。

在2020年末,已有近千家诊所加入到了PHPC系统,遍布新加坡每一个角落。新加坡政府对PHPC诊所提供了一系列的物资和经济援助。如在2020年,PHPC每诊治一位急性上呼吸道症状的患者,无论最后确诊与否,PHPC诊所都可以从政府领到60新加坡元(约合309元人民币)的补贴。

由此大量普通型的新冠患者在社区诊所就得到了治疗,充分利用了基层的医疗力量,而大型医院主要承担重症的治疗。有评论人士指出,面对传染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株,如果让综合医院承担主要防疫任务,哪怕像新加坡这样优秀的医疗系统也会崩溃。

同时,新加坡政府在疫情上,保持了相当的透明度。如新加坡卫生局网站上会时常更新加护病房的使用率,很少有超过95%存在挤兑风险的。医疗情况透明让民众放心,摆脱恐慌。特别是在感染高峰期后,民众看到加护病房的使用率快速下降,进一步增强了抗疫的信心。

在2022年2月,奥密克戎变异株流行的高峰期间,新加坡每日的确诊病例曾高达2万例,但由于疫苗加强针的快速推进,加上对应措施妥当,新冠的重症患者和病亡人数并没有大幅提高。

今年3月15日新加坡政府宣布,社会管控措施将进一步放宽,新加坡将进入与新冠共存的新阶段;8月末,新加坡正式取消了在室内强制戴口罩的规定,在10月8日又宣布取消500人以上聚集活动的限制和对疫苗接种情况的差异化管理措施。

国家的防疫举措、民众疫情感染情况,与经济表现息息相关。2020年疫情暴发之年,新加坡GDP全年同比增长-5.4%,为独立以来最低增速。2021年,作出了转变的新加坡经济迅速恢复元气,同比增速达7.6%。今年前三季度,新加坡经济增长了4.2%。尽管在各种外部不利因素影响下,2022年新加坡经济增幅预计仍在3.5%左右。

黄循财向第一财经等媒体表示,在抗疫的过程中,新加坡有两个重中之重的重点:一是保护生命,二是保障生计。除了保护生命之外,我们也是希望可以保障我们新加坡人的生计。这两者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