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薯条哥”摔下神坛 利他主义天才沦为狂妄骗徒?

再一次,金融业的恶棍在掉落神坛前,都是万人追捧的。年仅30岁的Sam Bankman
Fried(SFB)曾经是“最帅气行业”——币圈的天之骄子,凭着加密货币热潮成为90后全球首富。随着FTX破产,过去数周忙于向传媒“解画”的SFB周一在巴哈马被补,周二将于当地法庭应讯。据破产申请,FTX拖欠债权人高达30亿美元,巴哈马当局应美国要求拘捕SBF。

拥有蓬鬆爆炸头的Sam Bankman
Fried,出身自学术世家,父母皆为史丹福大学法学院教授,SBF亦毕业自麻省理工大学,毕业后曾在Jane
Street任EFT交易员的SBF,衣著打扮都承袭了科网界“牛记笠记”的作风。儘管成为了年轻巨富,看起来亲和又率性,一副无害脸。

而且SBF的进步派的作风,嘴邉经烯挂着以财富行善,使其深受左派的爱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英国前首相贝理雅(Tony Blair)、明星情侣Katy Perry与Orlando
Bloom都出席了4月在巴哈马举行的加密货币活动。就算在传统镜头下也会扮鬼扮马的SBF未摆脱孩子气,被一众比他年长的大人物包围着,得意洋洋地分享着对数码资产及金融体系的愿景。

今年4月的巴哈马的加密货币活动,FTX邀得美国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英国前首相贝理雅(Tony
Blair)等重量级嘉宾。(Twitter)

 

FTX崩盘说起

可是,事件始于本月2日,虚币新闻网站CoinDesk披露,同样由SBF创办的量化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资产负债表存在很大比例的负债,并以FTX自家发行币FTT作抵押品,其后加上币安赵长鹏放风指将抛售手上的FTT,引发巿场恐慌及挤兑。

随着FTT崩盘,FTX宣布破产,不为人知的幕后操作亦越揭越多。《华尔街日报》报道,FTX把来自自身客户的加密货币借给了Alameda。路透社引述两名FTX前高层指,SBF把约100亿美元的FTX客户资金转至Alameda,当中最少有10亿美元客户资金不翼而飞。

FTX涉及挪用客户资产,接管该公司的新任CEO兼破产企业重组专家John
Ray狠批“从未见过如此失败的企业管理”,企业完全缺乏可信的财务信息。“由鬆散的企业道德、国外充满漏洞的规管,乃至权力集中于极少数经验不足、不熟练、易于让步的人身上,这情况前所未见。”Ray更直言,部分FTX“很大的一部分”资产可能“丢失或被盗”。

FTX风暴另一主要人物、Alameda的CEO兼SBF前女友Caroline Ellison仍未被捕。(Twitter)

 

利他者变害人精?

短短数天,万人敬仰的金童变成“马多夫2.0”,SBF估计仍留守公司所在的巴哈马,据报美国当局正考虑SBF引渡回美。至于FTX的另一灵魂人物、Alameda的CEO兼SBF前女友Caroline
Ellison,连日未有公开露面,但被摄得在纽约买咖啡。

SBF与Caroline Ellison都深信有效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二人在Jane
Street共事相识,但因信奉有效利他主义而投契。直至后来Caroline加入了SBF创立的Alameda Research。

其中,SBF在大学时主修物理、副修数学,虽然认为大学所学的“很无聊”,但SBF在大学期间认识到有效利他主义。所谓有效利他主义就是一场近年在西方社会风行的社会运动,务求以最有效的方式帮助到最多的人。其中最常见的实践方式就是为自己选择一项专业,赚最多的钱,再把钱捐出去。

亦基于这个信仰,SBF甫毕业便投身了金融业,加入了投行新贵Jane
Street,在这家纽约证券商任职的短短几年间,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学会了炒股,并开始买卖比特币。2017年,加密货币才兴起第一波热潮,在华尔街都未搞懂加密货币之际
当年比特币已大涨10倍。但SBF发现到全球各地交易所加密货币的差价,当时在美国交易所买进比特币,即日在日本的交易所卖出便能赚到10%的利润,SBF与朋友便以这种方式搬砖套利,成立了Alameda
Research。

10月31日,FTX创办人Sam Bankman-Fried(SBF),以视像形式出席香港金融科技周。(资料图片)

 

由始至终的高风险

其后,SBF成立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Alameda
Research,以及在2018年,SBF在监管较为宽鬆的香港成立了FTX,提供数十种货币、槓杆、指数期货等高风险衍生商品,。其中,FTX亦以高槓杆作招徕,提供101倍槓杆,直至2021年的新一轮融资后,FTX在批评声音下才把槓杆上限下调至20倍,但仍然属于极高风险,与币安双双冠绝同业。

这种高风险操作吸引了大量专业交易员及机难构投资者成为FTX客户,在短短三年内,FTX乘着加密货币牛巿成为大赢家,投资者包括红杉、软银、Coinbase
Venture等,成为仅次币安的第二大虚币交易所,SBF本身成为身家达200亿美元的超级巨富,镀了金的初创巨子兼投资天才,人人争相巴结。

今年1月,FTX的巿值达320亿美元,SBF更是成为币圈以外的风云人物,彭博在今年4月才形容SBF是“币圈罗宾汉”(Robin
Hood of
crypto)。SBF又声言,会把99%的收入捐出去,只要留着1%的钱过著舒适的日子便够。报道又指,SBF与10名FTX高层“室友”像大学生般同居于巴哈马的海景豪宅内,SBF估计这里的另外5人都座拥10亿美元身家,全都跟他年纪相若。当时,SBF还称“FTX是诚实的巿场经营者”,会核查用户背景、购买碳信用额度来抵消其碳排放,而且比主流金融系统更有效率。

 

《英雄联盟》中的“混乱善良型”

作为一位极年轻的超级巨富,SBF的天赋、性格与道德观都成为传媒挖掘焦点,除了不修边幅的外型;喜欢全天候工作、睡在办公室的豆袋;边演讲边打机之外。在SBF喜欢的游戏《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之中,玩家须自选角色的道德和伦理观——合法到混乱,邪恶到善良。

採访过他的The Generalist创办人Mario Gabriele形容,SBF就是属于“混乱善良型”(Chaotic
good)——既是一名虔诚的利他主义者,混乱则见诸于其个人及公司之内,FTX无序的野蛮生长,SBF本人则每天能开16个会、只睡两小时。“他既开放又神秘、既务实又睿智、既坚持道德原则又灵活,他在混乱中显得游刃有馀。”

如今这些对这位“币圈金童”的形容与讚美,似乎显得相当尴尬,天之骄子成了嫌疑骗子。造福人群的利他主义口号,也被质疑是FTX公关工具、SBF的人设包装。

 

SBF在Twitter上解释为何要在办公室的豆袋上睡,是为了翌日不用让头脑“重新启动”:

6) (Guess that my age didn’t quite hit the
bar.)

Some of this manifests in straightforward ways. Each Sunday, I go
to https://t.co/2lpv6T5YmC
and pull up my 3 favorite games for each time slot, watching them
in the background while I work.https://t.co/XOwOLnWtEH

— SBF (@SBF_FTX)
February 4, 2021
噱头后一塌糊涂的管理

当FTX崩盘后,这间看似营运有道的企业被揭发管理混乱,会计帐目一塌糊涂;10位年轻主理人同居于巴哈马的私人豪华庄园内,大搞多边恋又吸毒,私生活工作零界线下公私不分。

理论上,这类虚币交易所的利模式是透諣用户交易时抽手续费,但而非涉入交易,(币安表示九成收入来自交易费用)但Alameda却运用客户的资金进行各式各样的交易,透过波动套利,换言之,就是滥用了客户资金作高风险投机。据目前所知,FTX本身共有约160亿美元用户资产,FTX把逾半的用户资金借给Alameda。

SBF近日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方首度承认有超过50亿美元的FTX用户资金被电滙至Alameda的银行帐户。另外他又向彭博记者展示财务报表,指有80亿美元的预算缺口是由“会计出错”(misaccounted)导致。无论如何,这间公司的治理出现严重问题,同样可以肯定的是,FTX几年来亦投放了大额资金于慈善业务。可是,SBF也自知害惨了无数用户,投放于FTX的大量资产可能血本无归。

FTX广告中,SBF亦宣扬自己的理念“我支持加密货币,因为我想为世界带来最大的正面影响。”(FTX广告截图)

在FTX出事后,SBF一直摆出一副歉疚的姿态,多次向客户及受影响人士道歉,坚称从来没存心欺骗,强调只是“混乱的会计记帐”所致。SBF继续接受多家传媒访问,反复强调对FTX和Alameda混合资金、Alameda使用FTX客户资金一无所知,并称自己为了避免利益衝突而没有直接参与Alameda的交易和风险管理,被众多应酬工作所困,难以知悉公司所有营运细节。当记者追问他两间公司之间的操作及来龙去脉时,SBF很多时都回答不上,或是满脸不确定,当记者问他到底丢失的钱跑到哪里时,SBF支吾以对的吐出一句又一句的“我猜……”。

现在我不会想自己(可能入狱)的问题,我现在只在集中去想,还能为客户做些什么。客户才是重要的。

无可否认,由学生时代已深信利他主义的SBF,或真未有诈骗或害人之心,却揭出新创产业“零治理”的严重性。加密货币热潮在过去数年快速崛起,高风险操作在未有规管的环境下爆炸性增长,名人政客追捧加持下,形成了这场币圈风暴,更多的币所、金童、KOL滑下神坛并不令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