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大疫三年,我们找到了稀缺的奢侈品:说真话的人

大疫三年,我们终于明白了2句话的现实意义: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我们这代人,比人生道路上任何其他时刻,更加意识到真话、说真话的人的千钧重要性。

因为我们经历了4代人都未曾遭遇过的极限时刻,并且,是长达3年的时光。

我们差点就以为,这样的生活就会持续下去,永远不会结束了。

**1**

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张文宏作为在一线参与救治新冠病人的上海专家,一直在呼吁社会要科学地看待病毒、学会与病毒科学共存、不应该阻断交流、要将医疗资源倾斜到脆弱人群。2021年7月份前后,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他,被举报学术论文造假,在复旦大学发布调查结论之前,他被迫自我禁声7个月。

2022年上海封城结束以后,他说:病毒已经无法被控制,如何有智慧地和病毒共存,是我们必须面临的课题。自此,他在互联网上被暴力声讨为卖国贼、投降派,又被迫从公众视野里消失7个月。

如今,国家已经及时地调整了封控政策,所有城市的全员核酸检测、健康码、行程码,已经下线。

张文宏一如既往地说:99.5%的阳性患者不需要去医院,紧缺的医疗资源应该留给真正有需要的0.5%的脆弱、年老人群。

这3年来,我们见到多少身披光环的专家们,粉墨登场,指导抗疫。

身处舆论的风暴中心,只能作为被动接受者的我们,一时眼花缭乱,难以分辨哪些是见风使舵、毫无见解的奸佞小人,哪些是真才实学、品行高洁的专家。

3年时光并不长,却足以吹尽狂沙始到金。

有些专家说: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有些专家说:Omicron的致死率是流行性感冒的7-8倍;

有些专家说:新冠感染者会间歇性排毒,后遗症长达几个月或数年;

个别曾主政卫生部门的退休要员说:鼓吹与病毒共存论,是彻底的投降派做法!

转入2022年12月份以后,各路活跃的「专家」们都忘记之前信誓旦旦的言论,突然180度大转弯,开始为共存路线站台。

真的让人恍若隔世。

在喧嚣时局的混沌之中,无数的各路专家都在争抢话筒发声,而只有张文宏,3年后的言论,和3年前是完全一致的。

也许,他没有做到,任何时候都开口说话。

但是,只要他开口说话,他保证说的一定是真话。

他完全可以远离是非、网络暴力的。

我相信,只要他违背自己的原则和初心,根据时局的不断变化而改变自己的措辞,身段再灵活一点,他活得一定更加轻松,任何时刻都会在互联网上和民众心中赢得短期的赞誉。

凭借他的专业影响力,和在互联网上的关注度,他完全可以为某款中药、中成药代言,甚至在上海的救治方案中强行加入,推广开来。

已经有名气比张文宏还大的、威望还高、荣誉等身的同行,做出了「表率」。

某些同行,深谙民众心理,哪怕药品根本无效、成分不明,但是只要短期内不会致人死亡,就能用个人名望来为药品背书,端出一款正宗的「安慰剂」药品,混杂在诊疗方案中,浑水摸鱼。

神不知,鬼不觉。

风头正盛的某院士,将某药业公司旗下的中成药注射液「血必净」,挤入了《CovID-19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分别列入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措施及中医临床治疗期推荐用药。

不要开金口,不需要向公众解释,就可以省掉多少麻烦,为不明药品的药业公司输送多少利益。

在那些同行的心里,自己辛苦了一辈子,既然肩负了专家组组长的重任,在纷繁芜杂的诊疗方案中,夹带点私货,直接把权力、资源、社会影响力,变现为商业利益,商业模式形成闭环。

简直是完美。

他倒好,公开科普:最好的神药,就是患者的免疫力。

这种极其专业、朴实无华的言语,哪怕已经取得了极其优异的成绩,也被淹没在各种神药的测试流程报导、诊疗方案版本的热议、药企铺天盖地的宣传中了。

除了明哥这种忠实于历史事实的记录者,谁还会记得他朴实无华的真话呢?

哪怕在最困难的时光里,他宁可从公众面前消失,保持沉寂,也绝不顺着风向说假话。

即便忍受着暴风骤雨般的无知谩骂而无法发声,专业工作照做不误。

然而,回过头来深度思考一下,他说的这些医学知识,是普通人很难理解的吗?

恰恰相反,这是常识。

只要一个高中生,学习过生物课,就应该知道:

我们体内已经有数十万种细菌、病毒,和人体的生态系统共生、共存了;

所有的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都是为了帮助人体缓解肉体痛苦,再恢复免疫力的。

然而,在各种观点碰撞、不同立场人群撕裂再互相攻击的大环境下,坚守常识、只说真话,已经是一股清流了。

我们花费了3年的巨大代价,重新认识到稀缺的奢侈品:真话、说真话的人。

今天,在疫情政策全面放开的大势下,我可以非常自豪:这3年来,我一直选择和张文宏站在一起,只说真话,绝不见风使舵、风吹两边倒。

尘埃落定、喧嚣散去。

攻击过他的人中,少部分选择了道歉。

但是更多辱骂他的人,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的背影后。知识、良知,在他们脑子里就从来没有过。

****2****

也许,这些人正在忙着抢购连花清瘟。

我找来了连花清瘟胶囊,在美国销售时的包装盒,上面清楚地写着:膳食补充剂。

产品的盒子上,印有免责声明:本产品不能用于诊断、治疗、治愈或者预防任何疾病(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

也就是说,在美国,连花清瘟胶囊,连作药的资格都没有。

并且,不仅是在美国,在俄罗斯、乌克兰,同样是膳食补充剂。

2020年6月份,美国负责食品药品审批的FDA机构,曾经就连花清瘟胶囊,在官方网站上发布过警告信:

由于违反了美国联邦关于食品、药品、化妆品的一系列联邦法案,这款产品不能作为药品被介绍、销售和流通。

原文如下:

Based on our review, this product is an unapproved new drug sold
in violation of section 505(a) of the 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 (FD&C Act), 21 U.S.C. § 355(a). Furthermore, this
product is a misbranded drug under section 502 of the FD&C Act,
21 U.S.C. § 352. The introduction or delivery for introduction of
this product into interstate commerce is prohibited under sections
301(a) and (d) of the FD&C Act, 21 U.S.C. § 331(a) and (d).

原始出处在此:

https://www.fda.gov/inspections-compliance-enforcement-and-criminal-investigations/warning-letters/lotus-herbal-supplements-608658-07062020

那么我们不禁想问,连花清瘟,能够在国内风靡引发抢购的原因在哪里呢?

连花清瘟胶囊的已知成分有: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霍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从炙麻黄中,可以提取一种叫做麻黄碱的化学成分,麻黄碱具有减轻鼻粘膜充血,选择性收缩鼻粘膜血管的作用,可以使鼻塞减少、清鼻涕减少。

而众所周知,麻黄碱作为一种成熟的西药(现代医药),被广泛适用于减轻感冒症状。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服用了连花清瘟,感觉感冒症状减轻了,那也是西药麻黄碱的功劳,而不是其他成分、辅料的功能。

含有麻黄碱的药物不仅仅包括连花清瘟,市场上绝大多数复方感冒制剂、止咳平喘药都含有麻黄碱或伪麻黄素成分,例如泰诺、白加黑、复方感冒灵、银得菲、双黄连口服液、板蓝根冲剂、感冒灵胶囊,等等。

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买麻黄碱,或者买泰诺呢?

不仅便宜,还更纯正,副作用更明确、更小。

但是我们更困惑的是,为什么真话,难以传递出去,以提高民众的科学素养,而说真话的人,总是势单力孤、形单影只,随时要被淹没?

3年大疫的全面防控阶段结束了,但是留给我们的思考,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