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前中超球员感染新冠后去世,年仅37岁

“老王走了。”12月12日深夜,在微信上看到老友王若吉去世的消息,刘宇驰整个人都蒙了。一时间,他无法接受这个冰冷的事实。

王若吉(后排右六)、刘宇驰(后排右三)

王若吉,前沈阳金德队队员,曾在中超赛场上留下来去如风的身影。12月12日晚,这名1985年生人的前中超球员,因病猝然离世。他的同事在单位微信群中发布的通知显示,王若吉“因感染新冠后引发基础性疾病恶化,医治无效逝世”。刘宇驰是王若吉的昔日队友,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刘宇驰也表示,王若吉离世的主要原因在于基础疾病:“他身体不太好,之前已经很瘦削了。”

在很多上了年纪的沈阳球迷记忆中,王若吉是一名敢打敢拼的小将。2004年,19岁的王若吉身披沈阳金德战袍,出现在中超元年的赛场之上。在那之后,他随沈阳金德征战了5个赛季。2009年,王若吉加盟当时在中乙联赛的沈阳东进,并在当年随队成功冲甲。2010年,王若吉踢了一个赛季的中甲联赛后,因伤病退役,结束了自己短暂的职业生涯。

退役后,王若吉选择从事足球青训工作。彼时,中国足球正处低谷。从事青训教练这份工作之初,王若吉的收入颇为微薄。刘宇驰告诉新黄河记者,王若吉当时生活并不宽裕:“若吉退役得比较早,没赶上中国足球后来的‘红利期’,做球员时就没赚到什么钱,退役之后做青训,也是很困难。”

起初,王若吉在沈阳当地一家文化宫的足球班带课,每周三、五、六的晚上上课。一节课上一个半小时,每个孩子收费50元。王若吉每节课能拿到150元授课费用,月收入在1800元左右。做青训教练之外,王若吉有时还会兼职去做裁判,吹罚当地的一些业余比赛。彼时接受媒体采访时,王若吉算了这样一笔账,暑假每周上4节课,收入“算是过两千了”。王若吉说:“启蒙教练就是这样,最苦,收入也最低。”但即便如此,王若吉从未抱怨过什么,他说,自己看得到希望。

2013年11月24日,王若吉迎来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时刻,与恋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在沈阳举行的那场婚礼,很是热闹,王若吉昔日的恩师、队友们从天南地北赶来,共同见证了这一时刻。新婚不久,王若吉与刘宇驰等几名老友聚会。聚会中,话题很快地来到了足球,来到了青训。刘宇驰决定,与王若吉共同成立一家俱乐部,做青训。刘宇驰说:“足球,就是我们的专业。退役以后,你让我们去做生意,做其他的,这些都不是我们所擅长的。再者说,我们也都有一种割舍不下的情结,就决定一起做这件事。”

王若吉(右一)指导小球员

2014年,沈阳市蓝天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王若吉、刘宇驰由队友成为“合伙人”。注册公司、租用场地、购置办公设备、印发宣传材料、忙着推广招生……俱乐部成立之初,刘宇驰、王若吉一起操持着种种琐事。

万事开头难。蓝天足球俱乐部的起步阶段,亦是如此。刘宇驰回忆说:“沈阳是一座足球底蕴深厚的城市,人们对足球有很大的热情。但我们俱乐部成立时,中国足坛刚刚经历过扫黑风暴,正是最萧条的时候,沈阳很多的青训机构都不做了,足球青训可以说正处在一个‘空窗期’。我们做推广、招生,都很不容易,就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我跟若吉两个人,都是连轴转,累,却充满了干劲。”努力终有回报。随着时间的推移,蓝天足球俱乐部的运营逐渐走上正轨,具备了一定的规模。俱乐部从小队员们中进行选拔,组建起了精英队。

后来,王若吉离开蓝天足球俱乐部,去了同城的另一家青训机构工作,还是从事青训基层教练的工作。尽管不再一起共事,但刘宇驰与王若吉依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两个月前,他们在一场教学赛的场边偶遇,两个老友还像过去一样寒暄、开着玩笑。刘宇驰不曾想到,那竟是自己与老友的最后一面。

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刘宇驰沉浸在悲痛中,难以自拔。有太多关于老友的记忆,默片般浮现在他的脑海。

蓝天足球俱乐部刚刚成立那会儿,刘宇驰与王若吉一道,带着俱乐部的孩子们进行集训,住在训练场地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里。每天晚上,他们俩都会结伴去查房。当时,刘宇驰跟王若吉开玩笑说:“以前都是教练查咱们,现在咱们变成教练了。感慨吧?”王若吉笑着说:“以前咱们教练那些办法,我都会。咱们现在终于用上了。”

回想起八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次笑谈,刘宇驰潸然泪下。(图片由受访者提供)